達文西畫作藏有神祕預言?4006年世界末日

達文西《最後的晚餐》。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些權威專家對瑪雅2012年人類末日的預言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他們認為,世界末日的預言肯定會實現,但不是在2012年,真正的世界末日預言藏在達文西的世界名畫《最後的晚餐》中,這個預言就是——人類將在4006年迎來真正的世界末日。

據人民網報導,這不由讓人想起了義大利偉大的藝術家李奧納多·達文西。很多人認為,達文西就是一位像諾查丹瑪斯那樣的先知,他的作品成功預言了一個個他根本不可能了解的時代。在他的筆記本中,有很多像謎一樣的話語,比如:『世界將會出現全新的生物,他們將進行無休止地廝殺,也終將會面臨死亡……,上帝啊,你為何不肯打開幽暗的洞穴和峽谷,將他們徹底吞沒,解除他們的痛苦?為何不將冷酷的一面收起,展示出你那仁慈的一面啊?』

在達文西的一些畫作中,似乎也隱藏著一些神秘的預言。在他的世界名畫《最後的晚餐》中,就曾預言4006年11月1日將會是世界末日,達文西認為,在那一天,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將毀於一旦。

《最後的晚餐》是畫於米蘭·聖瑪利亞德爾格契修道院餐廳牆上的一幅壁畫,是鑲嵌在西方文化寶庫中的一顆璀璨的明珠。據記載,該畫整體的大小有420公分×910公分,是達文西取材自《聖經·馬太福音》而創作的最著名的一幅作品,也是最具有歷史價值的傑作。它被譽為全人類藝術寶庫中最完美的經典之作!許多人都曾這樣說過:『只要看它一眼,就會在心底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象。這一眼足以滲透人們的內心,使之成為人類靈魂的一部分。』

在《最後的晚餐》中,耶穌端坐在長方形餐桌的正中央,左右分別圍繞著六個門徒,耶穌以一種悲痛的姿勢將兩手平攤在桌面上,神情悲涼而又鎮定。與之截然相反的是,畫中的十二個門徒卻神態各異,他們各自有不同的表情、手勢,並流露出了難以掩飾的驚慌、質疑和憤怒等情緒。坐在耶穌右側(即畫面正左邊第四位)的叛徒猶大身體後傾,一手抓住桌上的錢袋(裝有出賣耶穌的三十塊銀幣酬勞的錢袋),臉部顯得極其陰暗。

這種騷動的局面形成了一個波浪,越靠近耶穌的門徒,其神態動作起伏越大。整幅畫就像一幕被定格的電影,呈現出十二個門徒不同的心理狀態。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窗外明亮的天空,一片明媚、祥和、湛藍,仿佛就是一道聖潔的光環。或許,達文西正是想透過背後這種明亮的天空襯托出耶穌的光明磊落。

梵蒂岡的研究人員對外界披露,他們在《最後的晚餐》中發現了隱藏著的『達文西預言』:人類將於4006年毀滅於一場全球大洪水。作出這個判斷的是梵蒂岡研究人員薩賓娜·斯福爾扎·加里特茲亞。加里特茲亞在美國洛杉磯大學工作時就曾對達文西的手稿做過深入研究。她指出,這個4006年世界末日的預言就隱藏在《最後的晚餐》中耶穌背後那扇窗戶上。加里特茲亞認為,在那扇明亮的半月形窗戶里面隱藏著一個關於『數學和占星術』的謎團,也包括黃道12宮星座。

加里特茲亞還指出,這個謎團是由12宮星座和代表一天24小時的24個拉丁字母設計而成,只要破解了這個謎團,就能破解達文西的末日預言。加里特茲亞還明確指出,《最後的晚餐》中預言的全球大洪水將發生在4006年3月21日,同年11月1日,人類將遭遇『最後的晚餐』,即世界末日。

加里特茲亞認為,達文西的這個預言肯定是存在的,但並不像《達文西密碼》那本暢銷書中描述的那樣。加里特茲亞說:『達文西不只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也是一位學識淵博的預言家,他之所以要把人類末日預言隱藏在《最後的晚餐》中,是因為他認為人類在遭受這次毀滅性災難的同時,也是一個「新人類」的開始。』

關於這個預言,民間還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4006年毀滅人類的全球大洪水將發生在一個星期五,即傳說中的黑色星期五。這個說法的起源相當複雜,首先得從黑色星期五的命名開始。在古羅馬時期,星期五被稱為愛神維納斯之日。或許是繼承了古羅馬的傳統,在北歐的神話中,一個星期中的第五天被認為是美與愛之神的日子(Freya’s day)。有一次12位神在星期五這天聚會,未被邀請的第13位神即邪惡的火神突然闖入聚會,惱羞成怒之下殺死了和平之神。和平之神的母親愛之神悲痛欲絕,從此北歐的星期五籠罩上了一層不祥的陰影。本文摘自《達芬奇末日預言》,喬達恩著,新世界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