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教導如何取悅高級妓女?!日古代導遊書功能是…

如果想在風月場上大展身手,得到高級妓女的青睞,除了要有錢和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以外,還要懂風月場上的一套規矩。日本古代有一種「導遊書」就是起這樣的「教育引導」作用。即使後來這些書轉化成純文學性的「灑落本」以後,也沒有失去以上的作用。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高級妓女一般只和上層人士交往,在日本古代,要得到一個高級『太夫』的青睞談何容易。向高級妓女求愛正像在平安宮廷裡一樣,是有一系列的禮節儀式的。一個文化水平不高的鄉下佬要想將一位『太夫』弄到手,就和現代農民想得到一位高級時裝模特兒一樣,希望極小。

所以,如果想在風月場上大展身手,得到高級妓女的青睞,除了要有錢和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以外,還要懂風月場上的一套規矩。日本古代有一種『導遊書』就是起這樣的『教育引導』作用。即使後來這些書轉化成純文學性的『灑落本』以後,也沒有失去以上的作用。在18世紀的日本尤其流行的『灑落本』多為武士階級中有知識的成員或妓院生活的內行所寫,那時,每個拈花惹草的紈子弟都十分希望成為一名『通』,一個懂行的人,一個深通妓院禮節、被看成是雅而不俗的常客。

根據人民網報導,由此可見,一個真正的『通』懂得如何取悅妓女。妓女賣身當然為了錢,但是作為有血有肉的人來說,特別是對高級妓女來說,她們要錢,但更需要溫情,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被尊重,需要愛。中國古代也是這樣,在某些情況下,妓女和狎客的性關係可以完全排除經濟因素,而成為戀人、知己、密友,心心相印,不分你我,互相幫助。

有人總認為,男人和妓女打交道,那就是付錢、上床,發洩性慾。實際上在古代不完全是這樣,至少在高級妓女和上層人士的交往中不完全是這樣。這些上層人士的婚姻往往並非自主,和妻妾們缺乏共同語言,於是就嚮往和一些高級妓女唱和、交往,以獲得一種解脫。當然,這種活動還是建立在性愛的基礎上的,如果雙方很相投,有一些性愛動作以至共寢也是完全可能的。例如古代中國北宋時期汴京名妓李師師就先後和文學家晏幾道、秦觀、周邦彥等互慕風流,共度良宵。

許多歷史事實說明,在中國古代(以唐代為最盛)和日本古代,有錢的紳士和文人都喜歡置身於有高度教養的妓女之中,這種行為被視作風流韻事,而不會丟臉、內疚。這是因為,男人在外面尋花問柳和家庭生活是兩回事,家庭必須穩定,家庭是社會的細胞,中國的古人就說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話。對上層階級來說,男子擇偶的最重要的條件是門第,即女方家庭的社會地位。所以,在任何情況下,這種關係必須保持,丈夫可以對妻子沒有愛,甚至也沒有性,但是對家庭要盡義務,要維持這個門面,並生兒育女,繼承香火,繁衍後代。

因此,當時的社會規範就是,只要能保持家庭生活穩定,在外面風流一下屬於小事,社會、家庭都能予以寬容。否則,如果男子在外面和妓女產生了要動搖家庭生活的愛情,社會就會嚴厲地干預和制止。從日本的平安時代起,就有這麼一個社會規範,在男女交往過程中遊戲只能是遊戲,而不能傻吃禁果,這個禁果是愛情,而不是性交。男子尋花問柳不是罪,和妓女性交也不是罪,但是如果和妓女產生了真正的愛情,則是大罪,因為這會影響到男子的社會地位和動搖家庭這個社會的根基。

正是因為如此,在娼妓世界裡,男女之間不管有多少海誓山盟,總的看來只不過是一場遊戲。伊凡·莫里斯曾尖銳地指出:『由於缺少包括忠誠、保護以及浪漫思念的理想主義愛情,由於兩性可以自由交媾,使世界上男女之間的關係顯得輕率,甚至無情。我們的印象是,所有那些在詩歌中表達的高雅的感嘆,以及當時男女的情愛,尤其是在宮廷內,很少滲入了真正的情感。它們往往是一場純粹的誘引操演。』

當然,這種遊戲還是和審美意識相結合,披上一層美麗的外衣,而避免使這一遊戲墮入庸俗、卑下的境地。在日本古代,男人和妓女的一場情愛高潮並不在那雲雨之夜,而在那第二天黎明依照嚴格的藝術規則作出的標準雅詩中。這些有許多陳詞濫調的詩歌很少提到愛情,也很少提到被愛的人,卻去描述那黎明時分滴滿淚水的和服袖子,或是宣告分別時刻來臨的無情的雞啼聲。

 

不論嫖客和妓女怎樣重複著情愛的語言,雙方內心都明白這只是一場戴著假面具的遊戲。可是,人到底是人,不管這方面的遊戲規則如何,男女之間不論等級差異有多大,有時仍然會動真情,而嫖客和妓女如果動了真情,就會觸犯當時的社會規範和等級制度,社會就會對當事人施加強大的壓力,或者使男方從較高的等級上掉下來;或者使男方變心,知難而退;或者迫使男女雙雙殉情,留了千古之恨。

在古代中國歷史上,『癡心女子負心漢』的事可以說是史不絕書。在日本也有同樣情況,色情是合法的,而愛情是違法的,不同等級的男女之間的愛情被視作一種社會污染,是對封建的等級制度的一種衝擊,政府和社會是要予以嚴厲制裁的。

在現代的日本,有些黃色作品赤裸裸地宣揚殘暴的色情,但是在歷史上,多數日本人既重視情慾的肉體表達,又講究端莊體面,甚至和妓女在性探索的最高潮時刻也沒有真正忘掉禮貌和得體。平安宮廷的貴族風度,江戶浮蕩世界的高雅,甚至明治時期茶館中的灑脫,還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影響到現代。在古代和現代的日本,許多事都有一定的規矩,嫖客對妓女、妓女對嫖客也有許多規矩,違反了這些規矩就會被人看不起。例如,看脫衣舞的男子們決不亂動手動腳,在男子付完錢一個挨一個地離去時,有個姑娘裸體地站在門口,低聲邀請每個客人捏一把她的乳房,所有的姑娘都對客人深深鞠躬,機械地齊聲地說:『感謝您的光顧,希望有幸和您再會。』所有的客人也都捏一把(不多捏)這個姑娘的乳房,然後有禮貌地離去。

如前如述,日本人也很崇尚母性。有人說日本人的妻子既是妓女(供丈夫發洩情慾),又是母親(無微不至地照顧丈夫),這種關係有時也表現在嫖客和妓女之間,特別是表現在年輕的嫖客和妓女之間。總之,在女子賣淫這一社會畸形現象中,有許多人性的摧殘,有許多人性的反抗,也有許多人性在形形色色的社會文化影響下一些不同的表現形式。日本古代和中國古代在這些方面各有特點,但是大致規律還是相同的。本文摘自《中國與日本的性文化比較:浮世與春夢》,劉達臨 著,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