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戰爭扭曲人性 日本女人爭做慰安婦?!

二戰期間,日軍在其占領地區普遍設立了被國家默認的合法的強姦中心——慰安所。在這一制度的奴役下,大量古代中國、北韓、東南亞和歐美各國的婦女慘遭日軍的蹂躪。古代中國婦女被強徵,而受皇民化教育的日本女學生卻自願當慰安婦。此圖為「自覺自願」的日軍慰安婦。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二戰期間,日軍在其占領地區普遍設立了被國家默認的合法的強姦中心——慰安所。在這一制度的奴役下,大量舊中國、北韓、東南亞和歐美各國的婦女慘遭日軍的蹂躪。舊中國婦女被強徵,而受皇民化教育的日本女學生卻自願當慰安婦。

根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在亞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領區和本土,慰安婦的總數在四十萬人以上,至少有二十萬舊中國婦女先後被逼迫為日軍的性奴隸,日軍慰安所遍及舊中國二十多個省。在這一制度的奴役下,大量舊中國、北韓、東南亞和歐美各國的婦女慘遭日軍的蹂躪。強徵舊中國、北韓等地婦女做為日軍性奴隸,是當時的日本政府和軍部直接策劃、各地日軍具體執行實施的。

來舊中國的日籍慰安婦中,有一部分是在軍國主義宣傳下自願成為慰安婦的。雖然現在的人們很難想像這種『自覺自願去做慰安婦』的想法,但在當時日本戰時機制的鼓吹下,一些單純的少女的確為了『國家』和『理想』奔向了戰場。

侵華日軍到底在舊中國開設了多少家娛樂所、行樂所和慰安所,又有多少女人落入深淵,要作精確的統計,是極其困難的。現存的資料顯示:從國籍上看,在上海的慰安婦主要來自日本、北韓和舊中國。日軍稱慰安婦為『P』,日籍慰安婦稱『日本P』,北韓慰安婦稱『朝鮮P』,舊中國女子稱『支那P』。

來舊中國的日籍慰安婦大致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應召的妓女:從日本國內召募妓女充任從軍慰安婦,是戰爭初期日軍的既定政策,因此可以說妓女是早期慰安婦的主要來源之一。但是,隨著戰爭規模的擴大,慰安婦的需要量急速增加,日本國內的妓女已不能滿足需要。第二種是家境較為貧困的,迫於生計而不得不讓女兒受苦。


圖說:深受皇民化教育的日本學校女學生組成的『慰安婦團』。(資料圖片)


圖說:日本統治區域積極自願參加前線的『挺身隊』(從軍妓女)。(資料圖片)


圖說:在當時日本戰時機制的鼓吹下,確實很多婦女自願參加『慰安婦團』。(資料圖片)

 

第三種則是在軍國主義宣傳下自願成為慰安婦的。雖然現在的人們很難想像竟然有女人會『自覺、自願去做慰安婦』的想法,但在當時日本的戰時機制的鼓吹下,日本國內確實有很多婦女是自願參與並組建慰安婦團。在戰爭初期,一些單純的少女為了『國家』、『理想』而奔向了戰場。

例如,《從軍慰安婦·慶子》(千田夏光著)中寫道──阪田慶子,家住長崎。1937年底的一天,她意外地發現熱戀中的情人已另有所愛,悲憤之下,慶子來到慰安婦募集處,加入了慰安婦的行列。當辦事員遞上1000日元時,慶子輕蔑地說:『我一元錢也不要。』幾天後,她與其他的慰安婦到達上海,被送到沙涇小學接受體檢。軍官命令她脫去衣褲,慶子高喊:我不是妓女,我是自願來的,我是處女!話音未落,那軍官飛起一腳,吼道:『到這裡來的,都是當妓女,脫!慶子的理想破滅了。』

因為慶子是處女,她被首先用來接待一個50多歲的將軍,後來也像其他人一樣被送入『楊家宅陸軍娛樂所』,從此做了7年的從軍慰安女。最多的一天,她接待了67名官兵。


圖說:很多日本婦女被蒙騙,認為自己真的為國家和人民做出貢獻。(資料圖片)


圖說:日軍慰安所內慰安婦在做政治宣傳表演。(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