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她很淫蕩差點娶?! 張學良與溥儀弟妹偷情…

唐石霞(溥傑前妻),她是滿人,她父親當過清朝駐西藏大臣。她幾乎成了溥儀的人,可是景妃說這個人不能當妃子,因為她的性情很淫蕩,最後就沒有選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根據大河文摘報報導,記者讓張學良回憶一下他一生不平凡的愛情時,張學良袒露說,我現在已經老了,才肯說這些話。我有兩句詩:『平生無憾事,唯一好女人。』我年輕時是非常荒唐的。

我的女朋友好多,行的卻沒有幾個。其實我並沒有怎麼追過女人,除一兩個女人我主動追過以外,大都是女人追我。在這方面,我父親不管我,但也不完全是放縱我。有一次,我父親在第五個母親那兒,衝著我說,你這小子,你當我不知道你,你淨出去跟人家混,混女人。我可告訴你,玩女人可以,但你別叫女人把你玩了。我的五母親在旁邊說,得了吧,你的兒子夠壞的了,你還教他呢。

但是,我問心無愧。我這個人待朋友,待部下,以誠相見,問心無愧。我除了好點色之外,沒有出過旁的錯。我從不與部下的老婆、部下女人搞曖昧關係,甚至我家裡的人,我都不許與她們來往,連部下們的姑娘我都不許她們到我家裡來玩兒。為什麼呢?我怕招蜂惹蝶,怕惹事,怕惹出閒話來。這就是我自個兒做人的界限。

我跟溥傑很要好,我跟他太太有關係,是他的前妻,她後來跟溥傑離婚了。她是滿人,她父親當過清朝駐西藏大臣。她幾乎成了溥儀的人,可是景妃說這個人不能當妃子,因為她的性情很淫蕩,最後就沒有選上。她姓唐,有一次,我與朋友們在北京飯店吃飯,在座的我的一個親戚對我說,那邊有倆人在吃飯,想認識一下你,我就過去了,見了面,是溥傑和他太太。然後,他們就說明天請我到他們家裡去吃飯,這沒有什麼好客氣的,我就答應了。

第二天到他們家裡去時,一下子把我驚呆了。這位溥二奶奶拿出這麼厚的一本黏好了的新聞剪報,都是近幾年來報紙上有關我的消息的剪貼,這就證明她早就對我有心嘛,就這麼著,我就跟她偷了,以後差一點娶了她。不過,後來我發現這個人完全是玩兒假的,我最恨人作假。她有點才氣,能寫能畫,做詩能文,什麼都會,我很喜歡她,可是,後來我發現,她畫的畫是人家改過的,作的詩也是人家替她改的。她現在大概還活著,在香港定居。

我還給你講一個我的秘密,我還和國府王外交部長的妹妹同居了一年多。那還是中俄會議之後,王部長帶著他的太太、他的小姐、他的妹妹到奉天來。天地良心話,我喜歡上了王部長的小姐,可是他的妹妹是一個大混蛋,她對我有心,夾在這裡面,把我給搶過去了。怎麼個事兒呢?我給她們寄照片,我說寄給王小姐就行了,可是她卻把信給拿去了,不讓王小姐知道,還給我回信,就這樣一來二去,好上了。那王小姐也有點傻不拉嘰的,不像王部長的妹妹那麼聰明。

我再給你說一個人。天津最有名的是梁家,他是天津怡和洋行的買辦,他有位四小姐。這梁老頭可真有意思,他有很講究的大樓,但樓上不點電燈,都點油燈。為什麼呢?怕電燈走火。這位四小姐,我很喜歡她,我就跟她開玩笑。她說,張先生你別跟我開玩笑,我問你,你喜不喜歡我?我說我喜歡你,那你呢?她說我也喜歡你,但你不要那樣跟我亂逗著玩,你喜歡我,你真能娶我嗎?後來,她嫁給了葉公超的哥哥。她嫁了以後,我還到她家去過。

葉公超的哥哥也很有錢,因為他有錢,她爸爸梁老頭就在她出嫁時僅陪了四千多塊錢人民幣,那葉公超的哥哥就看不上她。結婚後,她給他生了個兒子。後來,她丈夫得了肺病,病稍微好一點時,在一個宴會上,有一位太太,實際上是交際花一類的,在那兒灌他酒,他太太就在旁邊說:『你的病剛好,你少喝一點吧!』這不是好話嘛,可是他過去就給了她一個耳光。這一打,他太太就走了,坐火車去了上海,在火車上自殺了,吃了洋火頭自殺的,可憐啊!可見這個女子是很剛烈的一個人。

你要是把我的豔史寫成書,準能發財!張將軍說完,與唐德剛教授一起放聲大笑。儘管如此,張將軍的紅顏知己,終生陪伴他的,則非趙四小姐莫屬。本文摘自大河網—大河文摘報,作者唐德剛、王書君,原題為:《張學良:我年輕時非常荒唐》。

本文摘自《張學良口述歷史》,張學良口述唐德剛撰寫,中國檔案出版社出版張學良晚年曾寫過一首詩:『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盡英雄。我雖並非英雄漢。唯有好色似英雄。』年輕時代的張學良。確實…
由張學良口述唐德剛撰寫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中,張學良晚年曾寫過一首詩:『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盡英雄。我雖並非英雄漢。唯有好色似英雄。』,此圖是年輕時代的張學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