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判斷大陸貨幣供應會放鬆 能否落在實體經濟存疑

經過6月份出現的流動性緊張情況後,市場對下半年貨幣供應和貨幣政策的內容充滿關注。日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稱,大陸經濟不會出現連續下滑的情況,下半年將繼續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同時若有需要會做一些結構性微調。他還表示,從中期看,大陸經濟的流動性總體充裕。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經過6月份出現的流動性緊張情況後,市場對下半年貨幣供應和貨幣政策的內容充滿關注。日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稱,大陸經濟不會出現連續下滑的情況,下半年將繼續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同時若有需要會做一些結構性微調。他還表示,從中期看,大陸經濟的流動性總體充裕。

前7月貨幣供應偏緊

根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報導,大陸貨幣政策多以穩健為主旋律,在此基調下,有偏鬆或偏緊的調整。暨南大學國際商學院副院長孫華妤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長期以來,大陸央行在穩健的貨幣政策下,大多時候是偏鬆的,因為貨幣供給增長率超過GDP增長率與通脹率之和,肯定屬於偏鬆。二三十年來,經濟都習慣於在寬鬆中運行。

今(2013)年以來,貨幣政策開始趨緊。年初制定的全年廣義貨幣供應量(M2)的增長預期目標是13%,該目標是自『十一五』(2006-2010年)以來這一指標的最低目標值。『預先給出這個信號,有助於穩定經濟,防止經濟過熱,防止資產泡沫重新興起,這是個審慎的目標』,大陸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認為,這反映了央行試圖適度從緊的意向。

然而,事實上,從今年1-7月的M2增速看,已超出了預期目標。央行的資料顯示,今年前7個月,M2增速分別為15.9%、15.2%、15.7%、16.1%、15.8%、14.0%、14.5%。據此,是否可以判斷今年前7個月貨幣供應偏鬆呢?孫華妤表示,『整體看,前7個月我國貨幣供應仍然偏緊』。

孫華妤分析說:『傳統上,大陸M2增速一般都超過17%,現在降到15%左右,雖然超過預期目標,但與過去相比,大家感覺還是偏緊。特別在6月份時,央行為避免過度寬鬆,轉變策略,釋放出適度緊縮的信號。』

短期事件不會影響流動性

下半年貨幣供給是否依然從緊?針對6月份的『錢荒』事件,周小川表示,從一個中期的階段來講,大陸經濟的流動性總體充裕,不會因為短期的事件受到大的影響。

『周小川講話表現出姿態上的調整。貨幣從緊是對的,但6月份「錢荒」事件說明,要慢慢來,不能一下子緊,要根據市場反映進行微調。』孫華妤認為。

孫華妤判斷,下一步貨幣供應也許會有適當地放鬆。她預計,下半年M2增速大約不會超過15%。以前M2增速17%,比較高,但若降到12%-13%的增速,實體經濟又受不了。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表示:『最新的貨幣政策動向限制了經濟增長下行的風險,明確了穩健的貨幣政策,意味著不會因為前幾個月較快的增量而在下半年硬壓縮M2的增速到13%。』

問題的關鍵是,供應的貨幣能否真正落在實體經濟上。中金公司認為,目前的貨幣環境存在一個矛盾,M2增速、銀行信貸、社會融資總量等擴張較快,但是銀行的加權平均貸款利率、銀行間市場利率較高,反映價格指標的實際利率較高,抑制了總需求增長;人民幣有效匯率升值過快,也同樣抑制了實體經濟。因此,企業面臨的實際利率處於較高水平,導致實體經濟弱複蘇。孫華妤也指出,M2很大一部分沉澱了,沒周轉起來給工商企業用。

貨幣政策繼續以穩為主

雖然貨幣政策會有調整,但周小川表示,下半年會繼續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他說:『如果有需要可以做一些靈活的調整,但是我認為今年下半年都不會有大的調整,有調整的話也是微調,進行一些適當的結構性的微調。』

中國人民銀行在日前發布的2013年第二季度大陸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表示,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增強調控的針對性、協調性,適時適度預調微調,把握好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防風險的平衡點,為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創造穩定的金融環境和貨幣條件。

『大陸貨幣政策傳統上一直是多目標制,既要促進經濟增長,又要控制通脹,這兩個目標有矛盾,需要掌握好平衡。』孫華妤認為,下半年貨幣供應在總量上將相對穩健,M2增速大約在14%-15%,其中在有些時段上會根據市場情況進行調整,比如到季度末或月末市場資金緊張時。孫華妤同時指出,如果美國退出QE後引起資金大規模從國內流出,央行就必須放寬貨幣以填補流出的這部分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