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國安局至今無法統計 史諾登帶走了多少機密文件

美全國廣播公司網站刊文稱,美國國家安全局仍在試圖弄清史諾登逃亡時究竟帶走了多少機密文件。據稱,由於國安局的安全漏洞,史諾登可以在各領域內讀取任意文件,已經發現的洩密文件涉及範圍之廣令安全局「震驚」。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美全國廣播公司網站今天刊文稱,美國國家安全局仍在試圖弄清斯諾登逃亡時究竟帶走了多少機密文件。據稱,由於國安局的安全漏洞,史諾登可以在各領域內讀取任意文件,已經發現的洩密文件涉及範圍之廣令安全局『震驚』。

至今美國還沒搞清楚史諾登到底帶走多少機密

根據人民網報導,這篇《消息源稱,美國至今仍不知道斯諾登帶走了什麼》的文章稱,兩個月前,美國國家安全局前雇員愛德華·史諾登洩露的文件開始出現在網路上,但是國家安全局至今仍不知道他究竟帶走了多少機密,據情報界消息,他們試圖評估洩密可能造成的破壞時被『震驚』了。

包括國家安全局主觀凱斯·亞歷山大在內的高官曾向公眾保證政府已經清楚損失的程度,但是兩個不同的消息源向NBC新聞透露,NSA至今仍無法確定究竟有多少資料已經洩漏。

消息稱,美國官方相信洩漏的情報包括了美國及其盟友搜集資訊的細節,這其中包括了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這些盟國非常清楚『五隻眼』組織對於情報搜集的效果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史諾登曾作為一名美國智庫公司博思艾倫的雇員為國家安全局工作,工作地點位於夏威夷。2013年5月他飛往香港。他目前已經洩漏出來的文件是通過英國衛報記者格倫·格林伍德和華盛頓郵報記者巴頓·格萊曼發表,其內容大多關於NSA對電信實施監控的情況。格林伍德告訴記者,史諾登向他洩密的文件『數以千計』——這些資訊全部進行了加密——此外他還將大量的加密文件存放在不同地方。

據消息源稱,國家安全局現在的文件分類系統存在缺陷,這一缺陷讓斯諾登利用自己的系統管理員身份在許多領域內可以自由調取文件。他使用『瘦客戶端』電腦(譯注:瘦客戶端指的是在客戶端-伺服器網路體系中的一個基本無需應用程式的電腦終端。它通過一些協定和伺服器通信,進而接入局域網。)從他位於夏威夷的基地遠端竊取安全局的大量資訊。

一位美國情報官員稱,官方試圖弄清史諾登究竟竊取了多少資訊時被『震驚』了。另一名官員稱國家安全局的審計能力很弱,這導致進行完整的損失評估變得非常困難。

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國家情報主管部門目前都尚未對此事發表評論。據公開報導,兩天前,衛報記者格林伍德的同性戀同伴戴維·米蘭達在倫敦被捕。據稱他當時身上有一個U盤,這個U盤上有與史諾登有關俄資訊,他當時正試圖將這個U盤從柏林帶到里約熱內盧,那裡是他和格林伍德同居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