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峰會在即 全球智庫寄望大陸經濟「有所作為」

第八次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9月5日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召開。此次峰會的背景是當前險象環生的世界經濟:前有各國對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前景的草木皆兵,後有歐元區久陷主權債務危機泥淖的焦慮不安。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第八次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9月5日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召開。此次峰會的背景是當前險象環生的世界經濟:前有各國對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前景的草木皆兵,後有歐元區久陷主權債務危機泥淖的焦慮不安。

根據中新社報導,當G20最初於1999年成立時,其目的正是為了加強西方七國集團(G7)與主要發展中國家的溝通對話,避免重蹈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覆轍。因此,各國如何應對當前充滿危機與挑戰的國際經濟環境,勢必成為此次會議討論的焦點。

在G20對話架構下,大陸正日益發揮更重要、更廣泛的作用。日前,在首次由大陸民間智庫舉辦的『大金融、大合作、大治理』國際智庫研討會上,來自20國共26家智庫的學者集體為世界經濟號脈,亦為大陸未來發展獻策。從上世紀七十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固定匯率制退出國際舞台至今,由於缺乏足夠的國際層面的監管與協調,原材料價格和主要貨幣匯率的不穩定性漸強,為世界經濟埋下危機隱患。

鑒於此,諾貝爾獎得主、『歐元之父』羅伯特·蒙代爾教授提出,要建立一種新型的多元化國際貨幣體系,進一步確保匯率和世界經濟的穩定,『這一體系應包含人民幣在內』。近年來,在國際金融體系過度虛擬化、金融衍生品泛濫的背景下,大陸依然保持實體經濟穩固發展,成為外界矚目焦點。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陳雨露將中國應對危機的經驗總結為『金融發展必須服務於實體經濟需要』。陳雨露提議,各國應限制金融過度虛擬化,確保資金流向實體經濟部門,擴大生產,增加就業。

同時,多國智庫代表認為,大陸經濟保持增長,將成為佔全球GDP總量近90%、貿易額近80%的G20國家走出困境的決定性因素。作為大陸的鄰邦和伙伴,同為G20成員國的俄羅斯重視與大陸攜手發展,共同改善國際經濟秩序。俄羅斯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經濟學部主任謝爾蓋·阿凡特謝夫認為,大陸是世界經濟的核心參與者,能夠很好地平衡世界經濟的需求赤字,『不管是解決歐洲還是美洲當前的問題,大陸都可有所作為』。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G8與G20研究所聯合主任約翰·科頓認為,經歷了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的三次國際性金融危機後,隨著其他新興經濟體步入停滯,大陸已成為世界經濟的安全屏障。

澳洲國際事務研究所(AIIA)執行理事梅麗莎·康利·泰勒表示,目前發達經濟體難以馬上復甦,新興經濟體增速也普遍放緩。與此同時,大陸在G20架構中更多地擔任起領導者的角色,大陸承擔的責任和發揮的作用是國際社會有目共睹的。

印度大陸經濟文化促進會秘書長默罕默德·薩奇布認為,大陸在G20中可發揮更大的帶頭作用,也應更多地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相互交流學習各自發展經驗。

對於G20峰會後的大陸經濟,蒙代爾則描繪了一幅相當樂觀的願景:只要大陸政府貨幣政策保持穩健,在經濟轉型提速的同時解決好就業、城鄉一體化等重大民生議題,大陸經濟尚有很大增長空間。蒙代爾預測,到2025年左右大陸將有望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綜合來看,經濟增長與就業料將成為本次G20領導人峰會回避不了的重點議題,亦是大陸可以為世界經濟走出疲軟作出積極貢獻的『主戰場』之一。

大陸國際貿易學會中美歐研究中心主任何偉文估計,大陸領導人將在本次峰會上向世界闡述大陸調整國內經濟結構的必要性,以及確保大陸經濟在可控區間內穩定運行的信心。

與完全由發達國家組成的西方七國集團相比,G20的優勢在於吸納了更多的發展中國家,然而更多的參與者也為達成共識帶來更大挑戰。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賈慶國認為,G20領導人應該相互學習幫助,更好地協調各國之間的關係,才能發揮G20的優勢。

『二十國集團峰會已經承擔了維護全球經濟正常秩序、提供全球性公共產品的重任。』大陸社科院世界經濟政治所全球治理研究室副主任黃薇預計,本次G20峰會將在政策協調、齊力解決全球經濟問題方面取得重要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