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軍一航母戰鬥群曾迫解放軍後撤 讓大陸決心強軍

第三次台海危機讓北京感到發展軍事已是迫在眉睫,數百萬大陸士兵配備的還是冷戰時期的武器,憑此來對付美國一流的技術,沒有任何勝出的機會。在接下來的20年時間裡,北京計劃打造被廣泛稱為非對稱「反介入/區域拒止」的戰略。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雪梨大學國際安全研究中心兼職副教授、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客座高級學者李·約翰博士8月21日文章稱,在大陸『反介入』戰略與美國『空海戰』的對抗中,如果大陸的『反介入』能力經過初次交戰後,基本上保持完好無損,而此時大陸內陸的目標已然遭到攻擊,那麼北京在政治上就別無選擇,只能推動解放軍升級戰爭,從而全面啟動『反介入』或其他能力,讓美國部隊付出高昂的代價。如果大陸擊沉了美國的一艘航母,或者嚴重破壞了美國的一個航母戰鬥群,那時美國就會重新考慮是否仍有必要擔保台北或東京的安全了。

根據環球網報導,1995年至1996年,因臺灣前領導人李登輝在競選時支持台獨立場,為此大陸在臺灣海峽舉行了一系列軍事演習進行恐嚇,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派遣了『獨立號』航母和3艘補給艦開赴該地區。由於當時大陸人民解放軍連一個美國航母戰鬥群也贏不了,只好被迫後撤,第三次台海危機就此結束。

美國一個航母戰鬥群所配備的火力比一個中等國家還多。美國擁有11個航母戰鬥群,其中僅有5艘部署在太平洋。不過,大陸當年的撤退只不過是軍事競爭的開始,而遠非結束。1990年至1991年,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中,美國憑藉先進的、資訊化的武器一舉擊敗了薩達姆·海珊的軍隊,北京對此感到難以置信。第三次台海危機更是讓北京感到發展軍事已是迫在眉睫,數百萬大陸士兵配備的還是冷戰時期的武器,憑此來對付美國一流的技術,沒有任何勝出的機會。

在接下來的20年時間裡,北京計劃打造被廣泛稱為非對稱『反介入/區域拒止』的戰略。該戰略利用陸、海、空、網路、空間軍事設施和技術,憑藉潛艇、先進水雷、反艦武器等來打擊美國航母戰鬥群,阻止其進入任何戰鬥區域或地緣政治區域。大陸還試圖利用網路技術和空間技術來擾亂或破壞資訊化的美國部隊,摧毀給予美軍重大戰略優勢的『耳目』。大陸的最終戰略並非要全面贏得戰爭,而且要對美國的航母戰鬥群造成嚴重打擊。

大陸的戰略讓人不安。美國壓倒性戰術優勢可能會面臨威脅,作為回應美國建立『海空一體戰』作戰原則。據五角大樓稱,面臨著先進武器系統(由大陸掌握)的挑戰,『海空一體戰』的目的就是確保美國具備擊敗侵略、維持優勢的能力。『海空戰』作戰原則包括,深入大陸領土,摧毀其先進導彈、命令控制系統,並破壞其他偵察或情報收集平台,以防大陸實行『反介入』戰略。之所以稱之為『海空一體戰』,是因為該戰略需要利用美國戰機、戰艦、衛星、資訊能力、潛艇、導彈等武器系統,來保存美國的優勢,並『挫敗對手的作戰網路』。

也有人批評『海空一體戰』——包括來自美國國防建設部門的批評——因為這個戰略會讓危機進一步擴大化。也就是說,如果施行『海空一體戰』戰略,會讓北京別無選擇,只有透過任何方式來升級軍事行動,加以報復。一些可信的分析家甚至認為,『海空戰』可以確認的後果就是導致無節制的戰爭,甚至可能觸發美中兩國的核戰爭。

『海空一體戰』概念的初衷,在於瓦解大陸對『第一島鏈』(起於俄羅斯北方四島,依次至日本、臺灣、菲律賓北部、婆羅洲、馬拉西亞)採取重大的、高強度的軍事行動。值得注意的是,『海空戰一體』正是為制衡大陸的『反介入』能力而設計。『海空一體戰』的反對者認為,『海空一體戰』要想取得成功,美國必須對大陸境內的陸基目標進行大規模的搶先打擊,而這是高度的挑釁行為。因為大陸已用20餘年的時間打造出『反介入』能力,如果美國不發動搶先打擊,『海空一體戰』就會失去意義。

如果是這樣,將帶來雙重的問題。首先,美國搶先打擊大陸領土令其無法接受,那麼北京除了擴大衝突以外別無選擇,即便那時美國只是在該地區拉拉槍栓,也會讓大陸做出讓戰爭升級的選擇。目前,美國正試圖改善同中國的軍事關係,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採取方法和手段,避免任何讓衝突升級的事件發生。『海空一體戰』可能正好達到完全相反的效果。

 

其次,如果『海空一體戰』成為美國在該地區與大陸作戰的主要原則,那麼一旦事情越來越糟糕,解放軍只能採取搶先打擊措施來攻擊美國的軍事資產。因為如果解放軍失去了『反介入』能力,就將會失去勝利(例如對美國軍事資產造成摧毀性打擊)的唯一希望,從而讓美國掌控全局。

『海空一體戰』的支持者認為,首先的回應是,如果大陸的『反介入』能力無可爭辯,並將最終拒止美國進入,那麼第一島鏈就會變成艾爾布瑞吉·科爾比(『海空戰』主要倡導者)所稱的『戰略自由開火區』或『無人島』。既然北京意欲將美軍阻止在第一島鏈戰場之外,那麼北京就會成就最終的優勢,這正是大陸所希望的。萬一在東海地區發生高強度衝突,沒有美國介入就意味著美國對臺灣、日本、南韓所做的安全承諾即將結束。東京、臺北、首爾隨後就會重組武裝,更有可能會用上核武器,這樣的結局才是美國最意想不到的後果。

關於大陸威懾的問題,主張『海空戰』的人認為,一旦該作戰原則取得成功,就能顯著削弱解放軍與美軍開戰的能力,從而令其無力認真考慮針對美國擴大軍事行動。即便解放軍試圖蠻幹,也很快就能發覺升級衝突是得不償失。進一步說,只要美軍的保護措施得當,解放軍就無法對美國的軍事資產發動先發制人打擊,也就無法摧毀『海空一體戰』,因而大陸不太可能這樣嘗試。值得注意的是,『海空戰』有越來越高的升級模式,解放軍有多重機會選擇在某個級別退出。

從這層意義上說,『海空戰』的支持者認為,那些警告戰爭的結果必然會升級到核戰級別的人,完全是沒有理解『海空戰』的靈活性。『海空戰』不是一個『要麼全勝,要麼完敗』的作戰原則,而是每當敵方採取一步戰爭升級措施,其都有一步維護美國行動自由的應對舉措。此外,『海空戰』的支持者還認為,如果美國拒絕打造這樣一個化解大陸侵略的能力,那麼解放軍更會在第一島鏈毫無顧忌地為所欲為。

約翰博士認為,如果解放軍確信美國會在每一步升級步驟中從容贏得勝利,那麼他們就不太可能觸發升級措施。美國應該在每一步升級步驟中,謹慎地選擇所要打擊的目標。例如,不能一開始就瞄準解放軍主要的命令控制平台或高級領導,否則就會超出需要,將衝突一下子升高好幾個級別。

不過,如果大陸的『反介入』能力經過初次交戰後,基本上保持完好無損,而此時大陸內陸的物理目標已然遭到攻擊,那麼北京在政治上就別無選擇,只能推動解放軍升級戰爭,從而全面啟動『反介入』或其他能力,讓美國部隊付出高昂的代價。如果大陸擊沉了美國的一艘航母,或者嚴重破壞了美國的一個航母戰鬥群,那時美國就會重新考慮是否仍有必要擔保臺北或東京的安全了。

目前,美國海軍若要在東亞或東南亞擊退解放軍,無需遭受什麼不可接受的損失。不過,『海空戰』將來要應對的情況,與目前的形勢可謂大不相同。對於美中雙方來說,一旦開戰,都會遭到巨大損失,特別是大陸。不過,在過去這個邏輯沒能成功地阻止無數次重大戰爭,意料之外的升級或失算常常帶來血腥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