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少女時代已學會房中術!趙飛燕受寵之因…

趙飛燕在少女時期,就具備了夏姬的房中導引之術,使受者都會欲罷不能,飄飄欲仙。這或許是她此後受到成帝特別寵愛的原因之一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公主府中錦衣玉食的生活,如春雨潤物,使趙飛燕很快出落成一婷婷玉立的美少女,成熟的身體內湧動著一股異樣的感覺,伴隨著一種莫名的渴望。趙飛燕原名叫宜主,由於她舞姿特別輕盈,看起來像飛舞的燕子一樣,所以就改了個藝名,叫飛燕。

根據新華網報導,趙臨家有個鄰居,是守衛皇宮的羽林軍中射鳥的衛士,我們姑且稱他為射鳥人吧!在飛燕姊妹街頭為乞時,射鳥人對她們的遭遇多表同情。幾年不見,飛燕竟出落得如花似玉,令射鳥人大為驚詫。少女情竇初開,對一切男女情事甚覺好奇、新鮮、刺激,就在這種複雜的心理驅使下,飛燕對射鳥人的溫情勾引,欲拒還就。在一個月光如水之夜,兩人成就了好事,果然美妙無比。從此一發不可收,只要陽阿公主家沒有歌舞表演,飛燕就常常找藉口外出與射鳥者相會。

據野史記載,飛燕聰明穎悟,在歌舞之餘,又熟讀了公主府中所藏的古醫書,學會了導引之術。一天晚上,天降大雪,奇冷無比,飛燕站在雪地,等候射者。雖然她衣著單薄,但她的皮膚上竟沒有一絲寒意。原來她運用導引之術,屏住呼吸,暗中調息血脈,使得寒意不侵肌膚。射鳥人摟抱飛燕,發現較前尤為溫暖舒展,驚異不已,認為是仙女下凡。可見飛燕在少女時期,就具備了夏姬的房中導引之術,使受者都會欲罷不能,飄飄欲仙。這或許是她此後受到成帝特別寵愛的原因之一吧!

漢成帝劉驁是個遊樂成性的浪蕩皇帝,喜好淫樂,天下共知。經常帶著一班侍從,化名張公子,騎著馬在街市或郊野狂飆急馳,恣情妄為。或看鬥雞賞馬,或搶奪民間女子,以滿足自己喜好新鮮的慾望。漢成帝在位時,大漢雄風早已被雨打風吹去。外戚王氏一門中,九人封侯。由於他終日沉溺於美酒女色之中,使大漢朝政逐漸落入其母皇太后王政君的弟弟手中。於是,他乾脆不問朝政,做起太平天子來。

漢鴻嘉三年(西元前18年)的某一天,他又帶著隨滬在外遊蕩,順便就拐到了陽阿公主家。皇上駕到,這是何等的榮耀。陽阿公主受寵若驚,自然要把府中最好吃的、用的、看的都拿出來,招待皇上。酒席間自然少不了歌舞佐樂,美女侑酒。成帝在酒酣耳熱之際,看到趙飛燕長得傾國傾城,無限嬌羞。

『涼風起兮天隕霜,懷君子兮渺難忘,感予心兮多慨慷。』趙飛燕那輕盈扭動的腰肢,婉囀如嬌鶯的歌喉,如一片白雲出岫,柔若無骨,又宛似弱柳扶風,美色奪人。面部表情似是籠罩著一層若即若離的雲煙,令人心生憐愛;而舉手投足之間透出的情趣,又恰似雲中的花枝,臨風搖曳,宛若飛燕,美不勝收。

《趙飛燕別傳》中就曾有這樣生動的描述:『(飛燕)腰骨尤纖細,善踽步行,若人手執花枝顫顫然,他人莫可學也。』她獨創出『踽步』這一舞蹈技巧,揚袖飄舞,舒展自如,可見其有極深的舞蹈功底和悟性。如此看來,趙飛燕不但有動人的非凡的舞姿,模樣兒更是豔質卓絕,成帝一時癡了,呆了,像丟了魂似的。竟懷疑自己是否置身仙界,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不等歌舞表演完畢,成帝就對姐姐說:『這個小妮子簡直是美近於妖,尤其是她那輕盈如燕的身體,透露出如此豐富多彩的舞蹈語言,竟然可以在不斷的旋舞中顯示出只有仙女才有的縹緲的體態。看她的歌舞,真是一種賞心悅目的享受啊!』陽阿公主見皇上喜歡,當即就把飛燕獻給成帝,成帝厚賞了陽阿公主。隨即就把趙飛燕帶回宮中,愛得沒商量,日夜寵幸,縱情享樂。

 

趙飛燕是個聰明的女子,並未因此沉溺安樂。她知道後宮的險惡,而皇帝最大的德性就是朝三暮四,喜新厭舊,其速度甚至比種子發芽還快。而自己之所以被皇上相中,除了姿色外,舞姿和歌喉更是成帝心動的主要原因了。成帝專寵她,並非在色而是在藝。凡入後宮的女子,莫不都是天下美色。成帝看慣了春天所有綻放的花蕾,沒有多少令他心動的了。

若要論色,能長久迷住皇上的,只有自己美豔絕倫的妹妹趙合德了。趙合德就是天上的奇葩,人間絕無。史書上說她:姿性尤穰翠,左右皆嘖嘖嘆賞!她知道妹妹較自己更長於談笑,肌膚更加秀美滑膩,仿佛胭脂也會失去顏色,世上最美的玉也會在她面前羞澀似的,是天下第一美色,足以傾倒後宮。為了能夠專寵後宮,於是,趙飛燕就向成帝推薦了自己的妹妹趙合德,極誇她容色婉麗,體態美好,清純可信。

趙飛燕是一個頗有心機的女人,她向成帝推薦自己的妹妹,與其說是讓她與自己一樣共用富貴,勿寧說是讓她來一起聯手控制皇上,對付後宮的其他美女,永享帝王之愛。大凡好的東西,都不會輕易得到,趙合德非常懂得欲擒故縱之術,詔書雖一日數至,但趙合德卻驕矜不奉詔,她對使者辭謝說:『只有我姐姐來召,我才去,除此之外,即使斧鉞加項,也不敢去。』成帝聽後,愈加新奇,欲取之心更熾,就把趙飛燕的五彩手巾作為信物,再召合德。

趙合德這才似乎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隨使者入宮。趙合德天生麗質,別有一番韻致,獨具萬種風情,能在無言之中,也讓人望而傾心,神魂顛倒。成帝和左右侍從一見,無不驚得目瞪口呆,他們不相信人間竟會有這樣超凡脫俗的女子。當時宣帝時代的披香博士淖方城,已經很老了,經見了太多的世事。在見了趙合德之後,也大為驚駭,就給成帝提醒說:『此禍水也,滅火必矣!』(因依據五行學說,漢朝尚赤,承繼火德,水滅火,相克,意將趙合德喻為亡漢之人。)

但在成帝的心裡,美色近前,江山已不重要了,恨不能立即饕餮,所以毫不為意。立即下令冊封趙氏姊妹雙雙為婕妤。婕妤在漢宮中,位列後妃第三等,是僅次於皇后和昭儀的稱號。爵比列侯。而原來備受成帝寵愛的賢淑的許皇后和才女班婕妤,則從此被成帝徹底冷落。

正像一切暴發戶一樣,把偶然發達的機會,視之為必然。而野心一旦膨脹起來,不把自己燒成灰燼是不會停止燃燒的。趙飛燕見漢成帝被自己和妹妹的美色所迷,不能自拔,於是便野心勃勃地想要奪取皇后的寶座。她認為,憑著倆姐妹的絕世顏色,她們理應得到比婕妤更高的位置。趙飛燕之所以有如此之念,自有其原因。因為在她看來,如果真能償其心願的話,那麼,在講究長幼有序的封建時代,那皇后的桂冠,自是非她莫屬了。

看傳奇女人趙飛燕如何讓皇帝寵愛有加

趙飛燕想,皇帝的熱情向來是來得快去得也快。要想長時間受寵,得需要用用計謀才行。於是她先使了個欲擒故縱之計:一連拒絕成帝三夜召幸。

趙飛燕是江南的美人兒,從小便具有了傳奇色彩。她的爹爹叫趙臨,是漢代宮府的家奴,日子過得窮困潦倒。據說她出生後,一開始就被爹娘丟棄了,丟到了荒郊野 外。但是這娃生命力超級頑強,被棄三天,竟然也活了下來。她的爹娘覺得奇怪,想可能是天意吧,那就別扔了,於是又把她撿回來了。

 

趙飛燕稍大一些後,她們家還是很窮。於是她和妹妹趙合都被賣到了陽阿公主的府中,學習歌舞,成了歌舞姬,開始賣笑生涯。趙飛燕很有藝術天分,學了一手好琴,跳舞還跳得倍兒棒。趙飛燕原名叫宜主,由於她舞姿特別輕盈,看起來像飛舞的燕子一樣,所以就改了個藝名,叫飛燕。

這一天,漢成帝到陽阿公主家來玩。公主殷勤地招待皇上,就讓歌姬舞姬出來為成帝表演助興。趙飛燕出場了。她勾人魂魄的眼神、清麗動人的歌喉、婀娜曼妙的舞姿,一下子就征服了成帝。這樣的美人成帝自然不會放過了,直接找公主要了她,帶回了漢宮。

趙飛燕也挺有心眼的,她揣摩了皇帝的心理。當時成帝有許皇后、班婕妤,趙飛燕想,皇帝的熱情向來是來得快去得也快。要想長時間受寵,得需要用用計謀才行。於是她先使了個欲擒故縱之計:一連拒絕成帝三夜召幸。漢成帝不是缺乏耐心的人,所以趙飛燕連拒三次他並不惱怒,沒有怪罪她,反而被她激起了征服之心。果然趙飛燕的這招很有效,成帝一直寵她,而且是獨寵。那位才華橫溢的班婕妤也慢慢拋到腦後了。

趙飛燕身材特別苗條,體態輕盈,舞技出眾,傳說還可以在人的手掌上翩然起舞。應該算得上古代一位成就較高的舞蹈家了吧。成帝對她的舞蹈更是十分著迷。

趙飛燕不僅漂亮,心思也非常縝密。為了緊緊抓住成帝的心,她又把容貌更勝她一籌的妹妹趙合德,推薦給成帝。趙合德的美貌令成帝驚羨不已,合德的柔情更令成 帝神魂顛倒,成帝一刻見不到趙氏姐妹,便心神不安。成帝對趙氏姐妹的話更是言聽計從。趙氏姐妹設計陷害了許皇后,使成帝廢掉了許后,冊立趙飛燕為后,趙合德為昭儀。姐妹倆掌握著後宮生殺大權,不可一世。

趙飛燕被冊封為皇后以後,住到了建築豪華的東宮,漢成帝還在太液池中建起了瀛洲台,造了一個豪華的大船,她們從臺上下來,泛舟太液池中,飲酒談心。酒興來時,趙飛燕顫巍巍地站起身來,高歌一曲《歸風送遠》。漢成帝以玉管擊節,侍郎馮無方吹笙相和。舟在湖中,忽然一陣風來,趙飛燕衣袂隨風飄舞, 大有御風而去之勢。漢成帝一時情急,連忙命馮無方拉住皇后裙角,只聽得『哧啦』一聲,本來就薄薄的裙子被扯去了一大片。

趙飛燕趁勢跌入漢成帝懷中撒嬌: 『要不是你命人拉住我,我豈不成了仙女了嘛!』自此以後,宮中佳麗都將裙後留一個缺口,稱這種裙子為『留仙裙』,一時成為時尚潮流。人們都以為是趙飛燕是為了吸引皇帝視線才冥思苦想設計出來的裙子,他們哪裡知道這其實是無意之間被扯破的呢?現在的女裙,也有些保留了裙後開叉的款式,這可是漢宮服飾流傳下來的呢。

話說,趙氏姐妹雖得專寵,但從未懷孕。她們害怕別的嬪妃懷孕生子,威脅到皇后的地位,就瘋狂地摧殘宮人。且先不說只要後宮有人生下孩子,就會被她們倆的人殺掉;只要是有懷孕嫌疑的,她們都會派人送去墮胎藥。可真是兩位蛇蠍美人,手段實在是狠辣。有一位姓曹的宮女生了一個男孩,就被逼死了,皇子也被扔出門 外。有一位姓許的美人,好不容易歷經艱險把兒子生下來,又被發現了,趙合德哭鬧不已,逼迫成帝賜死母子。

 

這時候的漢成帝已經被色迷心竅得完全不正常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還是沒有子嗣,他竟然也不著急,他竟然還舍得,為了逗樂趙家姐妹,犧牲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的兩個兒子,也不管他的江山他的社稷他的黎民百姓了。當時,民間就流傳著『燕飛來,啄皇孫』的童謠。

這樣的故事向來不會有好結局,妹喜、妲己、褒姒早有前車之鑑。好色的漢成帝最後暴斃在趙合德的寢宮,引起了人們的共憤,趙合德被迫自盡了。趙飛燕因為幫助成帝的侄兒劉欣即位,新帝感恩,仍舊尊她為皇太后。六年後,哀帝逝世,大司馬王莽篡權。趙飛燕以殺害皇子之罪,被迫自盡。雖然說,如果將一個國家甚至朝代的衰亡歸結於紅顏禍水這樣的理由,是荒唐的。但是,趙氏姐妹剛好如此『巧合』地亂了漢宮,尤其是她們狠辣地殺害孕婦和幼子的行為,確實是太讓人無法原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