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殘忍將烈士遺體開膛破肚 老兵憶新疆剿匪…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進入大陸新疆奇台縣城內的烈士陵園,首先映入人們眼簾的是一座高聳的人民英雄紀念碑,這是為紀念1950年大沙坡和1958年六棵樹剿匪戰役犧牲的戰士而建。7月18日,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50餘年前參軍成為騎兵二團0294部隊的戰士、參加過1950年大沙坡和1958年六棵樹剿匪戰役至今健在的60餘名老同志從甘肅、烏魯木齊、南疆、昌吉、奇台各鄉鎮、團場等地來到曾生活戰鬥過的地方——新疆奇台縣城,年過花甲憶戰友,歡聚一堂,自發舉辦了《喜迎奧運盛會進疆剿匪50周年戰友大聯歡》活動,在烈士陵園向英雄敬獻花圈,與被土匪殘忍殺害、長眠50周年的戰友『相見』,老同志們老淚縱橫。當年吃馬料、喝馬尿以及被害現場浮現眼前……。

根據兵團新聞網報導,72歲的王秉鑒老人向我們講述了1950年大沙坡和1958年六棵樹剿匪的歷史:1958年初,烏斯滿殘餘匪幫頭目加米希汗、達力列汗、巨奎等人匪性不改,在阿爾泰山、北塔山、奇台等地造謠、煽動並大搞破壞,搶劫老百姓的財物,喪心病狂地殺害地方黨政幹部。一時間人心惶惶,社會秩序動蕩。為了穩定地方局勢,鞏固剛成立的人民政權:清剿殘匪。

騎兵二團立即整裝待發,新疆軍區戰略值班連——『鋼鐵二連』先行出擊。接到命令後,王秉鑒和戰友們身挎槍彈戰刀,乘騎戰馬,準時趕到烏倫古河畔的二台待令。就在這時接到命令:『土匪投降了!』於是騎兵二團就地駐扎整訓,隨後返回奇台,去半截溝公社幫助老鄉收割麥子,並參加了修建水磨河電站的工程。不久,全團又奔赴吐魯番參加修築蘭新鐵路大會戰,正在大幹苦幹、迎接『國慶九周年』時,土匪又開始暴亂了!

原來,上次土匪是以假投降的伎倆騙取了政府的信任,為他們的再反取得了喘息的機會,待到條件成熟,他們又做起了繼續殘害人民的壞事。聽到命令後,全團指戰員義憤填膺,紛紛表示這次要徹底消滅頑匪,為國慶九周年獻厚禮!於是全團指戰員告別了蘭新鐵路修築工地,乘車連夜奔赴到奇台時,牧工們早已牽來放在南山宋家梁的戰馬,大家各自尋找到自己的軍馬後,就人馬一起裝上軍車,繼續向芨芨湖、北沙窩挺進。

夜幕下,幾十輛汽車燈光閃爍,壯觀極了!戰士們熱情高漲,情緒激昂,為了祖國的和平和邊疆人民的安寧,大家都有『不斬樓蘭誓不還』的決心。誰知路不隨願,天亮時車隊才行走了十幾公里,原來汽車在沙漠裡,車輪陷入沙堆,徒勞地打著滑。真可謂:『銀風淒淒明月光,馬嘶駝嗚悲斷腸,沙漠原為無人地,只留將士在此忙!』見此情景,戰士們紛紛跳下車,不顧嚴寒,脫下皮大衣,毫不猶豫地塞到車輪下,眾人手推肩扛,硬是把車一輛輛推出荒漠。

沿著將軍戈壁、經北塔山下的哈薩墳朝阿爾泰繼續前進!到了烏恰溝,因路難行,全團人員改騎馬追剿土匪,涉冰河、戰寒冷。在石根台,『鋼鐵二連』首先與叛匪遭遇,由當時的新疆軍區參謀長任晨、政委李銓(後任自治區黨委副書記)、騎兵二團團長董香森、政委王新春等人組成剿匪指揮部,具體布署追剿方案。二連連長劉興發一聲令下,在指導員楊應山、高茂成和副連長劉正提的帶領下,戰友們如下山的猛虎衝向匪徒,將匪徒們逼上阿拉同溝的山坡上,這時他們憑借著熟悉地形,躲在叢林深草中,邊抵抗邊向山後逃竄。

指揮部立即命令『白馬三連』緊隨二連,齊刷刷壓來,機炮連的『八二』炮彈也在匪徒圈中爆炸開花,匪徒立刻成了烏合之眾,大亂陣腳紛紛潰逃。這次戰役擊斃土匪20多人,繳獲了部分馬匹和槍械,俘虜土匪近200人。經審訊,大多數人是不明真相的貧苦牧民,在匪首的威逼、恐嚇、脅迫下才當了土匪。在這次戰鬥中,騎兵二團也付出代價:擔任正面攻擊任務的二排九班長張忠信同志在換彈匣時,被匪徒擊中頭部,當場犧牲,他的戰馬也倒在血泊中,還有軍馬、獸醫、衛生員等不同程度也都負了重傷,戰士們將傷亡戰友轉移到安全地帶後,擦乾眼淚、血跡後,又投入到追剿殘匪的戰鬥中去了。

1958年初的一天,部隊進入到戈壁或山區的縱深處。這時已斷水缺糧,奇台、吉木薩爾、木壘三縣政府組織運送給養的駱駝隊也遭到叛匪的搶劫,使身處戈壁沙漠中的戰士有時不得不吃僅有的一點馬料、喝幾口馬尿,有些戰士還喝自己的尿。『為了邊疆人民能過上和平安寧的好日子,吃苦是理所當然的,再苦再累也要剿清殘匪,強烈的責任感支撐著我們!當時我們就是這樣想的。』王秉鑒說。就在這時偵察發現,在哈薩墳區域,發現有一股土匪,指揮部立即令副連長蔣遐林(1948年黃埔軍校畢業)、排長梁福順(剛在軍區總院動完手術,線還未拆便請戰參加剿匪戰鬥)兩人率領兩個班的戰士乘汽車去執行圍追這股土匪的任務。當車行進到六棵樹的地方時,忽遭敵匪的伏擊。

 

他們臨危不懼,立即投入戰鬥,就地還擊。梁排長率先跳下汽車,為了便於戰友們隱蔽,他端起槍邊射擊邊向被土匪所占山頭衝去,在擊斃幾名土匪後,他不幸中彈倒地。副連長蔣遐林一邊指揮戰鬥,一邊用機槍向土匪掃射,由於長時間用力扣板機,他的右手食指竟皮肉骨頭分裂露出來了,戰鬥在激烈地進行著,由於敵眾我寡,又處在被土匪包圍之中,當他們打完最後一發子彈時,19名戰友英勇壯烈地犧牲了!

躺在戰場上的戰友們,是殘不忍睹的一幅景況:梁排長衣服被土匪撕開,剛動過手術的腹部被土匪殘忍地割開,腸子被土匪掏出撒在屍體四周,毫無人性的土匪還割下了他的生殖器塞入口中,身上到處是刺刀捅的刀眼;副連長的雙腿被打斷,身中16槍彈,喉嚨也被割斷;當戰友王成來給他們清洗遺體時發現,凡犧牲同志的屍體全都殘缺不全,腦袋、胳膊、腿、耳、鼻和生殖器等都被暴匪殘無人道地割掉了。一起入伍的老鄉王勾旦在負重傷後,土匪們竟殘暴地割下了他的雙耳、鼻子,並在其全身扎了數十道口子,這個年輕戰友被活活折磨至死!在清洗更衣時他的拳頭還在緊緊攥著,雙目圓睜,英雄死不瞑目啊!

這次戰役的唯一倖存者是一位曾參加抗美援朝的志願軍老戰士,他詳細講述了當時戰鬥的殘酷和土匪的滅絕人性。當時他是新疆軍區汽車團司機,是他開的軍車被陷而不能前進時,土匪乘機占據有利地形向我開槍射擊的。他的右手腕、下巴、後背等處中彈而昏死過去。土匪在脫他身上的毛衣後逃離現場。當他甦醒時,戰鬥已經停止,他掙扎著朝部隊方向爬去,抓地上僅有的雪解渴。正巧遇上阿爾泰專員路過,將他送往北塔山兵團八一牧場而獲救。這便是享譽奇台地區的六棵樹戰役。

到上世紀60年代,殘匪被基本殲滅,剩餘不多的土菲也感到末日來臨,主動投降。至此危害一方人民、騷擾北疆的匪徒終於被徹底鏟除!

隨著歲月的流逝,昔日的小伙子而今全都步入花甲之年,曾經出生入死的60余名倖存戰友重逢,悲喜交加。為緬懷昔日已逝戰友,7月18日他們相約來到奇台縣人民政府為烈士們重新修建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和莊嚴肅穆的烈士陵園,悼念拜奠六棵樹戰役中為國捐軀的騎兵二團連長、排長及王勾旦、李榮善、張成喜等16名英烈,在紀念時,他們身後有一群八、九歲的孩子手捧鮮花,那麼天真嚴肅默默地跟隨其後,傾聽著老人們的訴說,並將鮮花奉獻給英靈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