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女患口腔癌晚期 搭飛機過境美國竟受盡侮辱

口腔癌晚期的林女士,在美國機場安檢吃盡苦頭,多次因隨身攜帶飲水被拿去安檢,弄到苦不堪言。此圖為安檢示意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口腔癌晚期的林女士,在美國機場安檢吃盡苦頭,多次因隨身攜帶飲水被拿去安檢,弄到苦不堪言。林女士說,將自己吃到的苦頭公諸於世,是希望遭遇同樣痛苦或身體不便的華人,全力爭取權益,「美國應該是講理的地方」。

根據世界日報報導,在美國居住超過半甲子的林女士發現末期口腔癌,醫生說來日不多,「對我來說,每天都是老天對我生命的獎賞」,林女士開始周遊各地,希望有生之年,遊遍美國。林女士坐飛機安檢的惡夢,也從此開始。「因為口腔癌晚期已不能分泌口水,隨時要靠飲水來保持口腔、鼻腔、喉嚨濕潤,否則這些器官很快乾燥出血」,林女士說,每次坐飛機外出旅行,隨身攜帶的飲水都被安檢人員攔下,一查就是20分鐘。

有次在佛羅里達國際機場,林女士向機場安檢人員表示自己有口腔癌,不能離開隨身攜帶的飲水,否則身體會出現狀況。安檢人員將信將疑,最終還是堅持要將水拿去檢查。數分鐘後,林女士的鼻子和口腔開始出血。安檢人員見狀大驚,馬上賠禮道歉,並讓林女士趕緊通關。

有多次痛苦經驗,林女士每次出門旅行上機場安檢都隨身攜帶醫生證明,但遇到安檢嚴格的機場,林女士的痛苦還是沒完。「這次是在洛杉磯國際機場」,林女士說,排隊輪到她安檢,她首先雙手恭敬地向一位年輕的女檢查員遞上醫生證明。沒想到對方回答「我不用看」。林女士開始解釋自己的病情和身體特殊需要,對方還是堅持要檢查。林女士再度試圖更清楚解釋,對方開始不耐煩,認真地看著林女士「妳聽得懂我講的英語嗎?」

「我12歲時就離開香港移民美國,在美國居住超過半個世紀,英文比母語還好」,深感屈辱的林女士表示,而且當時與安檢員整個交涉過程都用英語溝通,最後卻被對方「語言歧視」,非常受傷。林女士要求找現場安檢負責人,負責人則表現出不置可否。林女士攜帶的水瓶,最後還是被拿去檢查。15分鐘,安檢還沒結果,林女士開始口腔和鼻子流血,「當鮮血湧出,好幾張紙巾都染紅了」。現場安檢人員見狀,趕緊將水瓶還給林女士,「那些負責人,則找藉口很快離開了」,一句軟話都沒有。

不堪繼續受苦的林太太,直接寫信到洛杉磯國際機場交通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辦公室。TSA負責人很快親自回信,並告訴林女士馬上調查情況,同時告訴林女士,今後每次坐飛機,都可以要求機場的特別服務,確保順利通關。

「現在我出門前都先打電話到機場,有專門人員等候帶我過安檢」,林女士說,最近一次,洛杉磯國際機場一位工作人員不但帶她過關,還表示可以一直陪伴到登機口,態度非常友善,讓老人非常感動。「我非常理解機場的安檢職責,只是可能太少人了解特殊病人的特殊需要」,林女士表示,希望自己的經驗能幫助情況類似的老弱病殘,「利用機場的客戶服務(customer service),會順利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