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紅/兩個手段「測謊」選手!夢粥扒皮解密中國好聲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第二季《中國好聲音》導師分班部分播出過半,收視率像坐火箭一樣輕鬆達到了4.6%,為這個把其他同類真人秀節目遠遠甩在身後的好成績添磚加瓦的,除了設定嚴格純粹的評選環節和導師們的爭搶好戲,一個個隨著播出而出爐的幕後『好故事』也貢獻不小。

根據新浪網報導,7月19日,第二季《中國好聲音》首播播出正酣,60歲的香港選手鐘偉強登場,一曲《rolling in the deep》唱罷,一個叫『歐陽夢粥』的ID在微博上爆出了一篇《老西蒙『死而復生』》的文章,也正是透過這篇長微博,人們才全面了解『老西蒙』鐘偉強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並唏噓不已,也知道了原來在《中國好聲音》節目中,真的存在一些叫做『故事策劃』的神秘幕後人員。

自此之後,『夢粥扒皮』系列成了每周五大家在看『好聲音』之餘,必看的網帖。歐陽夢粥真名李建中,在今(2013)年加盟『好聲音』之前,是某一線城市一家報社的文娛部主任。截至目前,他的這篇帖子被轉發16000餘次。人們更好奇,『故事策劃』到底是做什麼的?在選秀節目中,他們到底充當一個什麼角色?近日,記者透過電話專訪了歐陽夢粥。

禁忌:不能和選手做朋友

嚴格意義上來說,『故事策劃』在《中國好聲音》節目組裡不能算是一個職位,總導演金磊之下,有三個副導演,章驪、沈寧、吳群達,他們再各領幾位和學員對接的導演工作,現在觀眾看到的第二季的三集節目,分別由不同的導演完成,用《中國好聲音》宣傳總監陸偉的話來說,每一集『好聲音』都是一部導演作品,風格都不一樣。夢粥是屬於沈寧導演那一組的故事導演。他在微博上所『扒』的鐘偉強和闞立文,也都是組內選手,因此感受頗深。

《中國好聲音》報名人數有數千人,但是經過篩選後,約有200人進入到試音階段,而真正進入到節目錄製階段的,不超過160人。夢粥是從約200人這個節點上開始介入對選手進行採訪的。由於需要做大量的案頭工作,每次採訪時間又很長,據夢粥介紹,採訪這些選手所積累的採訪手記、資料足足裝了兩個大紙盒,至少有30萬字。

據了解,章、沈、吳三位導演所帶領的導演組平均年齡不超過30歲,他們的優勢在於對歐美和華語流行音樂都如數家珍,並且對樂理有一定鑑賞力,其中有的佼佼者完全可以上《中國好聲音》的舞台一展才華。不過缺點是因為過於年輕,閱歷不豐富,所以在對選手做基本判斷時,很難做到準確。夢粥這個老男孩的加盟,算是一個補位。『每個人基於自身的閱歷,對一件事和一個人的判斷是不盡相同的,選手上台後應該講哪段人生經歷,導演們常常會看法不一,產生分歧,所以我們經常會在一起開會,相互碰頭,最後得出一個共識。』夢粥說。

夢粥在長微博上說過,《中國好聲音》規則規定,故事策劃除了兩次對談之外不能和學員進行其他的直接接觸。這一度讓很多人搞不懂。既然是『判斷』一個人,不是接觸時間越長越能看清楚他的『本來面目』嗎?『人與人是有情感交流的,如果導演與學員待的時間久了,會自然由工作關係變成朋友,甚至無話不談,由此生發出的弊端就是節目沒有真人秀的感覺。第一季「好聲音」我們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如果哪個學員離開了這個舞台,對接導演的情緒會受到很大影響。連續幾天都緩不過勁。』夢粥說,這一季,他們強調了客觀、理性。

 

揭秘:兩個手段『測謊』選手經歷

歐陽夢粥的聲音聽起來像85後的年輕人,但實際上,他是現年37歲的老男孩。正像他自己在長微博裡說的那樣,如果單純把『故事策劃』看做是『編故事』,那就太小瞧這份工作了。『受以前大陸綜藝節目影響,選手在檯上都喜歡說自己的經歷、故事,我們要做的,就是避免讓他們講那些和音樂無關的故事。「故事策劃」其實是要讓故事、歌曲、選手性格三者合一。比如我寫的鐘偉強、闞立文,他們唱的歌,講的故事,其實和他們的性格是一致的。』

首先要初步判斷學員性格。夢粥說,他要做的首先是判斷,判斷這個人是不是真誠,選手說自己的經歷,故事導演則在聆聽中反覆比對,反覆向選手提問,看看他(她)前後回答的有沒有差異。據悉,荷蘭模式方交給《中國好聲音》製作方的,不僅僅只有四把紅色轉椅,還有一套包括流程、技術方面的基礎指導手冊,也就是業內所說的『寶典』,『寶典』裡有一套模式問卷,在夢粥採訪每一位選手之前會讓他們先做這套問卷,從而測試他們的性格,做一個大體判斷。

其次,兩次對談,時隔一個月。歐陽夢粥會對選手做兩次比較正式的一對一訪談,前後時隔一個月,每次至少一小時。『時間跨度這麼大,就是要在兩次採訪中,摸清他們有沒有說謊的情況出現。因為有的選手之前參加過別的選秀節目,會先入為主地認為所有真人秀節目都需要「講故事」,但實際上,我們不需要,我們只需要選手真實地陳述自己的經歷。』夢粥向記者透露,確實有學員前後兩次回答不一致的情況發生,他要做的,就是搞清楚為什麼兩次回答不一致。比如有人確實是沒有說實話,有人則是因為在這一個月之內,人生發生了重大變故。還有的人因為年輕,本身想法就很跳躍,一天一個說法。這些複雜的情況,給夢粥所在的導演組出了不少難題。

定位:有人文情懷才能發現好故事

看過『扒皮系列』的網友會有這樣的疑問,歐陽夢粥到底何許人也?在駕馭故事的節奏方面有如此輕車熟路的文字功底。

歐陽夢粥真名叫李建中,在加盟『好聲音』之前,是某一線城市一家報社的文娛部主任。實際上,夢粥屬於半路出家,今(2013)年剛剛加盟好聲音,用他的話說,一切都還在學習中。『本來我到「燦星」(《中國好聲音》製作方)是參與另一檔節目的運作,但是那檔節目還沒有啟動,我就到「好聲音」來幫忙。算是「臨時工」吧。』

畢業於復旦大學99屆新聞系的李建中和《中國好聲音》宣傳總監陸偉是同班同學,上大學那會兒,李建中喜歡打籃球,下圍棋,但總體上還是一個安靜的人。176公分的身高,精瘦精瘦,像一個民國文人。面對這位昔日同窗,陸偉評價:『我們看中了建中十幾年的紙媒從業經歷,他的採訪能力很強,與學員溝通更容易,能讓對方敞開心扉。並且,他能理解節目組的訴求,很適合這份工作。』在他看來,故事策劃需要一個具有人文情懷的人,能客觀看待每一位學員。

 

李建中和陸偉的同學關係,很難不讓記者懷疑那篇『老西蒙』是不是雙方聯手炒作出來的?『哈哈,太腹黑了,當然不是。』李建中告訴記者,寫那篇長微博完全是自己的個人行為,『開播前,我正好在杭州出差,看到網上有很多關於揭好聲音內幕的稿子,但都是瞎掰的,我就想自己寫一篇,正好也對老西蒙這個人印象很深。那個稿是我用兩個小時寫完的,幾乎沒什麼障礙,但是寫完後,我突然覺得這種行為畢竟牽扯到公司,然後就讓陸偉幫我看看,如果發出來有沒有什麼問題。』最後的結果是,陸偉看到稿子後也很激動,全文只改動兩處,一個英文單詞少寫了一個字母,還有一個錯別字,除此之外,未動一字。『目前為止,「夢粥扒皮」依然是建中的個人行為,他每期扒誰,寫什麼內容,完全由自己決定,節目組沒有做干涉,如果變成硬性要求,也寫不出這樣的文字。』陸偉說。

《中國好聲音》總導演金磊有過一句話,『選秀是讓觀眾在舞臺上發現偶像,而好聲音希望讓觀眾在舞臺上發現自己。』對於一檔真人秀節目來說,歐陽夢粥所『扒的皮』正是讓這檔節目有了一個配套體系,至少從目前來看,『好故事』給『好聲音』加了不少分。

記者觀點

當下,各衛視都在做真人秀節目,不過正像歐陽夢粥說的那樣,觀眾們都有辨別能力。如果讓選手說一些造假的故事,那麼首先引起的是對這個選手的反感,其次會牽連到這個節目。從《非誠勿擾》職業相親的男女嘉賓,到去年的徐海星,大家會覺得節目不真誠。第二季《中國好聲音》放大了真故事,客觀地對待學員,歐陽夢粥的『崛起』,或許給時下廣大真人秀節目打了個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