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為美解圍! 專家:大陸急西進或惹極端勢力

雲南大學肖憲教授「『向西開放』需外交全局統籌」一文,該文認為,考慮到統籌外交全局、均衡發展對外關係、拓展國際戰略空間,以及東西部平衡發展等需要,大陸應加大「向西開放」力度,對此筆者深表贊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雲南大學肖憲教授『「向西開放」需外交全局統籌』一文,該文認為,考慮到統籌外交全局、均衡發展對外關係、拓展國際戰略空間,以及東西部平衡發展等需要,大陸應加大『向西開放』力度,對此筆者深表贊同。然而,國際形勢複雜多變,大國博弈日益激烈,大陸『西進』之路絕非坦途。大陸當務之急不是大踏步地『進去』,而是認清形勢,研判戰略風險並妥謀規避之策,把握好『西進』的度。主要有三大戰略風險亟須規避:

根據環球時報報導,一是過度『西進』導致與俄、印等大國關係惡化的風險。俄、印分別視中亞地區、南亞與印度洋地區為其傳統勢力範圍,對大國進入相應地區抱有戒心,大陸地區影響力的擴大可能引發其戰略反彈。與俄、印關係惡化意味著新興國家戰略合作解體,大陸可能獨自面對西方的戰略壓力,更將極大地惡化大陸周邊安全環境。

二是在危險地區過度『西進』導致經濟和人員風險。埃及局勢動蕩,進一步推動中東地區亂局。美軍2014年撤出阿富汗後,當地安全形勢也很難會比現在好。我們在這些地區已有前車之鑒,如大陸一家國企2008年在阿富汗斥巨資買下該國最大銅礦,因阿安全形勢欠佳導致工期一拖再拖。

三是過度『西進』導致承擔與自身實力地位不相稱的責任。美國戰略重心東移,歐洲受債務危機牽制,中東出現一定的權力真空。有學者建議大陸在政治安全上『西進』,做填補真空的地區領導者,並與美在反恐、防擴散、能源安全等問題上合作。筆者認為此種觀點未免幼稚,只會使大陸背上與自身實力利益不符的責任,還可能交惡於伊斯蘭極端勢力。美國尚且要逐步撤出中東,大陸何苦要為美解套,反使美全身而退、集中精力對付大陸?

規避戰略風險,關鍵是要有所為有所不為。首先要有『跳棋』意識。大陸以西國家發展差別大,風險較大的國家應多看少投,甚至直接『跳過』進入發展前景不錯的國家。如撒哈拉以南非洲資源能源蘊藏豐富,且處於城鎮化、工業化進程中,應成為大陸『西進』重點。

第二要有『取捨』意識。要有戰略重點,大陸『西進』著眼於安全利益與發展利益,不同地區側重也不一樣。西部周邊應以安全利益為重,塑造有利的周邊安全環境。對更遠的西部,發展利益則是重點,切勿在政治安全上做出超過自身能力的『西進』行為。

第三要有『雙贏』意識。尤其要加強與俄、印等國的戰略溝通與協商,充分尊重其在相關地區的利益關切,加強與俄、印在地區的經濟、安全方面的務實合作,塑造『雙贏』的利益格局。

四是要有『周旋』意識。『西進』不是替美國解套,而是利用亞非廣闊空間與美展開周旋,以牽制其精力,減少美對我周邊的戰略壓力。(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研究員 張繼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