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拖欠工人賠償款 兒子偷偷用升學紅包還

工人幹活受傷,老闆拖著賠償款一直不給。法官上門要錢,老闆說什麼也不願出錢。為感化他,法官說起受傷工人的家庭狀況,但還是沒能要到錢。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工人幹活受傷,老闆拖著賠償款一直不給。法官上門要錢,老闆說什麼也不願出錢。為感化他,法官說起受傷工人的家庭狀況,但還是沒能要到錢。

根據大河網報導,兩人的談話,被老闆兒子盡收眼底,他覺得父親做法欠妥。他瞞著父親湊齊了賠償款,獨自到法院幫父親結了案。承辦法官說,這孩子剛高中畢業,沒有收入,錢都是他自己湊齊的。父親賴著不還,沒想到孩子這麼懂事。

工人受傷,老闆拖欠賠償款

老李年近五十歲,是北崙一家私人搬運公司搬運工。今年初,老李在做工時發生意外,從搬運車上掉下來左腿骨折。被送往醫院後,老李在那裡住了將近一個月。

住院期間,公司老闆王總為他墊付了約一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醫藥費。出院後,老李進行了傷殘鑒定,報告顯示傷殘等級為十級。老李家境並不富裕,這次受傷又花去了大量積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公司賠償款上,於是找到王總協商賠償事宜。

這位王總平時被大家稱為『鐵公雞』,沒想到這次卻很爽快。見老李來要錢,他當即從包裡拿出五千元,『老李,這是公司一點心意,你是自己不小心摔下車子的,跟公司沒關係,而且最近公司周轉不靈,前後也拿出一萬多了,你拿著吧!』

在醫院花了遠不止一萬。聽了老闆的話,老李強壓心中怒火,跟老闆好說歹說,希望能賠償一些。經過反覆溝通,王總依然沒有鬆口。無奈之下,老李將他告上北崙法院。

在法官主持下,雙方達成調解協定,王總再行賠付老李醫療費、傷殘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等共計6萬元。可拿著調解協定的老李卻遲遲等不到錢,去找王總,回回都吃閉門羹。

法官上門,老闆『油鹽不進』

就這樣拖著,案子進入執行階段。黃法官上門找到王總,王總脖子上掛著金項鏈,家裡裝潢也不錯。

黃法官說:『老李家本來條件就不怎麼好,還有個孩子在念大學,現在傷殘了又很難找到工作,的確比較困難。這筆錢對老李來說很重要,而對你來說也不算大錢,希望配合執行。』

沒想到黃法官剛說完,王總就怒了:『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我已經出了錢,不可能再出了。我反正沒錢了,房子也就這一套,大不了你們拿去賣了!』看了看身處的環境,黃法官有些無奈,這套房子少說也值一兩百萬,真要為了六萬元去拍賣,也屬下策了。

在王總家談了近二十分鐘,由於王總態度很差,整個對話過程都是站著進行的,黃法官碰了一鼻子灰。眼看執行無望,他決定離開另想辦法。到樓下後,一個小伙子叫住黃法官。小伙子正是王總的兒子小王,剛才在屋內,小伙子靠在牆邊,一直聽著大人們講話。

被叫住後,黃法官一時也不知道小王想幹嗎。小王很平靜地說:『我是他兒子,那名工人挺可憐的,爸爸的做法的確不對,我願意替爸爸償還這筆錢。』

小伙子剛高中畢業,大概19歲,長得很清秀。聽完這席話,黃法官覺得小伙子很可愛,認為他畢竟還很年輕,哪有錢還款,也就沒當真。

 

圓滿解決,兒子悄悄替父還債

小王的話,黃法官很快就忘記了。沒想到過了幾天,他的電話響了,是小王打來的。『黃法官,錢我已經準備好了,什麼時候可以送過去?』小王的這個電話讓法官十分詫異。事後才知道,他是從法官貼在他家門邊條子上找到黃法官的電話號碼。

第二天,小王獨自一人來到北崙法院。見到黃法官後,他從袋子裡拿出六萬元。在場的法官們很是驚訝,小王話不多,很是淡定。

這些錢究竟怎麼來的?法官問了個究竟。原來,小王今年剛剛考上大學,親戚朋友都送了他不少紅包,他仔細算了算,也能籌齊四五萬元,但離還清賠償款還有點差距。他靈機一動,拎著家裡的禮品就開始拜訪爸爸一些生意上有往來的朋友,主動告訴他們自己即將讀大學的消息,大家見小王有禮貌,又是帶著禮品上門,紛紛給了他紅包……

小王告訴執行法官,父親也不是沒錢,但確實很『摳』,他也勸過父親,但父親始終聽不進去。父親的朋友都是老闆,平時對自己很客氣,這些錢對他們來說,還真的是小數目。就這樣,在父親暫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既幫父親結了案,又幫助了老李。

小王替父還債的做法,法官們十分讚嘆,案子也順利執結。在小王強烈要求下,黃法官未立即將執結消息通知王總。他想過兩天把這個消息告訴王總,不知他到時候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