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UFO最新真相》:美軍收藏了10多具外星人屍體?

1947年的美國羅斯威爾,一聲巨響劃破了暴雨的夜空。第二天,所有的報紙紛紛報導:一艘飛碟墜落在當地,殘骸中甚至散布著外星人的屍體!但隨即,劇情突然峰迴路轉:美國政府否認有飛碟墜毀,所有的當事人也突然轉變了態度。外星人真的曾墜落在地球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1947年的美國羅斯威爾,一聲巨響劃破了暴雨的夜空。第二天,所有的報紙紛紛報導:一艘飛碟墜落在當地,殘骸中甚至散布著外星人的屍體!但隨即,劇情突然峰迴路轉:美國政府否認有飛碟墜毀,所有的當事人也突然轉變了態度,一場持續半個多世紀的飛碟懸案由此拉開了帷幕,外星人真的曾墜落在地球嗎?而這其中到底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內幕?

根據新華網報導,就像流星拖著火焰墜落地面,當UFO被大氣層的摩擦力拖向地面,人類所面臨的震撼要遠遠超過墜毀事件本身。對於外星人來說,或許這只是他們在漫長星際航行中一次尋常的事故,人類卻由此而感受到了另一種生命體的存在。外星人離我們並不遙遠,但當面對意外地出現在地球上的他們時,不知所措的,是我們自己。

飛碟墜落羅斯威爾

1947年7月4日,美國獨立日。位於新墨西哥州東南的小城羅斯威爾,正被一場強烈的暴風雨席捲。這樣的電閃雷鳴、傾盆大雨在乾燥的四角落州地區相當罕見(註:四角落州地區是指美國西南方的猶他、科羅拉多、新墨西哥和亞利桑那四州)。

夜裡11點半左右,農場主麥克‧布萊索忽然看到一道刺眼的亮光,在自己距羅斯威爾西北方120公里的農場上空呼嘯而過,接著遠處傳來一聲蓋過隆隆雷鳴的巨大爆炸,仿佛有什麼東西從天空中墜落。布萊索以為那只是一顆隕石,但是第二天,風停雨住後,當他趕著羊群來到農場時,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在差不多1000公尺長、800公尺寬的範圍內,散布著無數的金屬碎片,那情景似乎是一架飛行器墜毀在農場,但現場並沒有飛行器的殘骸,當布萊索打算靠近那些碎片的時候,他的羊群卻說什麼也不肯再往前走了。這時他發現,在初升的陽光下,那些看似金屬的碎片其實和他所見過的任何一種金屬都不相同,他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7月6日,布萊索帶著一些從現場收集的碎片來到羅斯威爾警察局,把它們交給警長。羅斯威爾警察局隨即將這件事報告了軍方,並把布萊索帶來的碎片送到了附近的空軍基地。

7月7日,駐扎在羅斯威爾附近基地的美國陸軍航空隊B509大隊的傑西‧馬西爾少校和另一名軍官跟著布萊索來到了事發地點。B509大隊是美國空軍中的精英,曾在二戰末期成功向日本投放了原子彈,戰後仍然負責核打擊的任務,保密級別極高。馬西爾少校在現場收集了許多碎片,結束工作時,天色已晚,因為路途太遠,他沒有馬上把它們送回基地,而是直接帶回了羅斯威爾的家中。

這一天,布萊索的農場熱鬧非凡,除了參與調查的警察和消防隊員,得到消息的新聞記者以及附近居民也都趕了過來。弗蘭卡是一名消防隊員的小女兒,她的父親帶她到現場,有意讓她也看看這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但只讓她待在警戒線外。幸運的是,弗蘭卡無意間踩到了一塊碎片,她驚喜地迅速將它藏到口袋裡。『那個東西很輕,我根本感覺不到手上有任何東西,我不覺得有東西接觸了我的皮膚,這太奇怪了!』後來,在談起那塊不明金屬碎片的特徵時,弗蘭卡這樣回憶道。

不久之後,大批的美軍士兵乘坐軍用卡車封鎖了布萊索的農場,不再允許任何人靠近,他們奉命收回現場所有的碎片,一併運往基地。馬西爾少校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了,但是由於興奮,他一點也不感到疲憊。他取出從農場上帶回的那些碎片,在燈下仔細地觀察著。

這些東西很輕,反射著燈光,泛著金屬的質感,拿在手上卻幾乎感覺不到它們的分量,好像處在失重的狀態下。馬西爾少校從中取出較大的一片,試探性地想把它折斷,但這碎片遠比他想像得堅韌,無論如何彎曲,都不會斷裂,只在上面留下了無數的皺褶。他將碎片平放在桌上,令人驚訝的是,片刻之後,那些皺褶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碎片重新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好像從來沒有人動過它似的。這一定是由某種具有記憶功能的金屬做成的,馬西爾少校認為地球上不可能有這樣的東西。他又拿出打火機,試圖將碎片點燃,但它根本燒不著,連溫度也沒有上升,這更讓他堅信這東西來自地球以外。

小傑西·馬西爾,馬西爾少校的兒子,已經早早睡下,卻被有些興奮過度的父親硬是從床上拉了起來。他在廚房的地板上給兒子展示了那些神奇的碎片,小傑西‧馬西爾立刻被這些東西震驚了,他很想留下一片,但馬西爾少校不許,他說他今天就要將這些碎片全部送去基地,到時候一定會震驚全世界的。天亮後,馬西爾少校將碎片送回福特沃斯空軍基地,並將此事完整地報告了指揮官威廉姆‧布蘭查得上校。

與此同時,7月8日,在布滿金屬碎片的布萊索農場西邊5公里的荒地上,梭克羅的一位土木工程師葛拉第發現了一架金屬碟形物的殘骸,那東西的直徑大概有9公尺,中間裂開,看似受到了嚴重的損毀,在裂開的殘骸裡以及附近的地面上,分散著好幾具屍體。奇怪的是,這些屍體體型非常瘦小,估計身高只在100至130公分左右,體重不到20公斤,大大的頭上長著一雙大大的眼睛和一張很小的嘴,他們身著整套的緊身灰色制服,沒有頭髮,樣子很奇怪。葛拉第聽說了幾天前在布萊索農場發現不明金屬碎片的事,他直覺地認為那些碎片就是從這殘骸上掉落的,於是他第一時間通知了軍方。

接到消息,美軍立刻封鎖了這片荒地。大批士兵乘著卡車,將新發現的殘骸和屍體運了回去。之後,美軍公關部軍官瓦特‧韓特向羅斯威爾當地的兩家電台和兩家報社發送了一篇新聞稿,公布了美軍在4天內的重大發現。

7月9日,羅斯威爾《每日紀事報》在報紙頭版以頭條新聞刊載了一個震驚世人的消息:7月4日,一架飛碟(那時還沒有UFO的說法)墜落在羅斯威爾附近的布萊索農場,並且被美國空軍尋獲。軍方人員表示這個物體正在附近基地接受檢查,並將在隨後被送往俄亥俄州進行進一步的檢查分析。這條消息甫一刊登就引起各界的好奇,隨即被傳達到各地,不久之後,『美國羅斯威爾發現了墜落的飛碟』登上了全世界的媒體版面,引發了極大的轟動。

消息刊出的這一天下午,《羅斯威爾晨報》的主編麥坎迪從未如此忙碌和受關注,辦公桌上的電話響個不停。『我們也就是新墨西哥一個小城的一份小報,結果在一個下午,接到紐約、倫敦、東京數不清的電話詢問此事。』麥坎迪說,這讓他有點受寵若驚,仿佛一天之內,羅斯威爾這個原本不知名的小城立刻就成了全世界的中心。然而僅僅六個小時之後,一切卻峰迴路轉,變得令人不可思議而撲朔迷離。

 

正當外界為發現了飛碟而欣喜若狂時,馬西爾少校接到了命令:把他手中的碎片送到陸軍航空隊第八軍司令官拉梅上將的辦公室。接著,軍方宣布,指揮官喬治‧雷米將軍將接手全權負責這起事件。埃爾文·牛頓是福特沃斯空軍基地的一名氣象官,當羅斯威爾發現外星人的消息在外界廣為流傳時,他卻接到了命令:立刻到拉梅上將的辦公室來。

在拉梅上將的辦公室裡,埃爾文見到了雷米將軍,還有一臉疑惑的馬西爾少校。在拉梅上將的辦公桌上,擺著一些金屬碎片。將軍告訴他,這是馬西爾少校從羅斯威爾的布萊索農場帶來的。接著,拉梅上將問道:『這是一個飛碟嗎?』埃爾文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桌上的碎片,然後回答:『不是,這就是一個探空氣球。』『你確定嗎?』拉梅上將又問了一遍。埃爾文說,他確定,他知道這是什麼。

而一旁的馬西爾少校卻顯得很不自然。在他把金屬碎片上交後沒多久,就被雷米將軍叫了過去,他把一些碎片交給馬西爾,讓他馬上準備參加一個重新舉行的記者招待會。而令馬西爾少校震驚的是,將軍交給他的碎片根本不是他帶回來的那些奇異金屬,而是一些很普通的人造機械的殘片。對此,拉梅上將沒有表示任何異議。雖然滿腹狐疑而且心有不甘,但是馬西爾少校無法違抗上級的命令,他只能接受安排,參加那個記者會。

在記者會上,雷米將軍向記者們宣布,他們之前聽說的有關飛碟的消息完全是子虛烏有。他手下的軍官,也就是馬西爾少校犯了個嚴重的錯誤,他誤以為自己發現了飛碟的殘片,而事實上,經過軍方的證實,那只是一個空中探測氣球,沒有任何飛碟曾在布萊索農場墜毀,美軍也沒有在現場發現任何可疑物體。接著,他展示了氣球碎片,以及一張在拉梅上將辦公室裡拍攝的照片:馬西爾少校蹲在地上,手裡拿著的正是和展示的碎片一樣的東西。

於是,隔天的報紙重新刊發了消息,澄清他們昨天報導的失誤:墜落的不明物體是一個探測氣球,不是從外星來的飛碟,並對此表示抱歉。這條消息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前後不到24個小時,軍方的態度居然判若兩人,這讓還沉浸在驚喜中的人們立刻又被狠狠地打擊了一下。但很多人對此表示懷疑:事件轉變得太快,這其中是不是另有隱情呢?

然而當外界向當事人尋求事情真相的時候,他們的態度卻也忽然發生了180度的轉彎:大家似乎一夜之間統一了口徑,除了官方說辭,就拒絕再透露關於這件事的任何資訊了。1947年7月4日那個暴風雨之夜,墜落在羅斯威爾的究竟是不是外星人的飛碟?到底是誰在說謊呢?

面對公眾的普遍質疑,在羅斯威爾事件發生不久之後,美國軍方的『藍皮書計劃』正式面世。在該計劃中,調查人員將重新處理和飛碟相關的資料、檔案,並為此建立機密級別;然後送到美國國家檔案管理局,方便儲存。軍方開展這項計劃原意是透過揭露飛碟目擊事件的真相來告訴民眾,有關飛碟和外星人的傳說都是無稽之談,並在計劃一開始便用更加中性的『UFO(不明飛行物)』來代替看來明顯具有暗示性的『飛碟』一詞,以減少人們對UFO的興趣和關注。

然而結果卻是,疑團重重的羅斯威爾,加上計劃中呈現的越來越多的UFO目擊事件,反而讓更多的人對外星人和UFO充滿了興趣,研究者激增,和軍方最初的期望大相徑庭,於是他們違背承諾,對此計劃保持緘默,僅僅在1969年發布了一條『沒有證據證明外星高等生物曾造訪過地球』的消息便將藍皮書計劃草草了事。這也令人對羅斯威爾事件的真相懷疑日甚。

被掩蓋的事實真相

斯坦頓‧弗里德曼,如今全世界最知名的UFO研究專家和傑出的核物理學家,出生於1934年,羅斯威爾事件發生時他只有13歲,是一個還在讀中學的懵懂小子,然而10年後,他卻對UFO產生了濃厚甚至是狂熱的興趣。

1956年,弗里德曼從芝加哥大學畢業,獲得核物理學碩士學位,隨後進入通用和西屋電氣等大公司從事了14年的核物理研究。這段時間裡,他利用業餘時間研究了無數UFO事件,包括最著名也最疑點重重的羅斯威爾事件。透過研究,弗里德曼漸漸相信,外星人的存在並非虛言。他曾表示:『外星人並非有可能存在,而是真的存在。』這些懸而未決的故事時時刻刻吊著弗里德曼的興趣,於是1970年,他辭去了核物理學家的工作,開始全力調查世界上的一系列UFO事件。

此時距離羅斯威爾事件已經過去了20多年,軍方依然堅持著最初的立場,始終宣稱落在布萊索農場的是一個探空氣球,並拒絕公開任何資料。弗里德曼在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之後認為,想要弄清楚羅斯威爾事件的真相,只能從那些當事人身上尋找線索。但是,在保持了多年的沉默之後,這些人還願意透露更多的訊息嗎?

1978年,弗里德曼輾轉聯繫到了已經年近古稀的傑西‧馬西爾少校,此時的馬西爾已經退役,在事件過去近三十年後,他覺得沒有必要再顧慮什麼。『我撿到的東西很奇怪,我嘗試去燒但是燒不著,我想去折斷它但也折不斷。我覺得他們掩蓋真相這麼久,並不奇怪,因為這東西來自外太空,這也是他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們撿到的到底是什麼的原因。我認為這些東西現在還在什麼地方存著。』馬西爾少校在一段影像中這樣公開表示道。

除此之外,令弗里德曼驚訝的是,馬西爾少校甚至向他透露了一個更加不可思議的事實:在這艘飛碟墜毀三天前,美國軍方的雷達就已經發現了它,當時它以一種極不規律的方式快速飛行,速度甚至快過一顆流星,這讓空軍從一開始就對它充滿了興趣,並持續進行了跟蹤。而此後發生的一切,或許早在他們的意料之中。隨著馬西爾少校的表態,到了1990年代初期,羅斯威爾事件中很多被塵封的事實開始漸漸浮出了水面。

喬治‧羅伯特是羅斯威爾KGFL電台的老闆。1947年7月9日,他的電台最早播報了美軍在羅斯威爾發現飛碟殘骸的消息,然而就在第二天,電台準備對事件作進一步的連續性報導時,羅伯特接到了一個來自華盛頓的電話。電話是參議院的一個官員打來的,他語氣嚴肅地在電話中警告羅伯特,不得再繼續播報有關於飛碟的消息,並且威脅說,如果不聽從指令,他的電台將被吊銷執照,而且是馬上。

 

同一時間,KGFL電台負責播報這一事件的播音員弗蘭克·卓西也接到了來自華盛頓的警告。『我接到了好幾個電話,有一個是從五角大樓打來的。電話裡的人問我是不是播報了飛碟的新聞,是那種很有權力的感覺。我說:是的,我報了。對方說:你向公眾傳播恐慌,會有不少麻煩找上你的。我說:我是一個公民,你不能用這種方式和我說話,你不能這樣恐嚇我,你不能告訴我應該播報些什麼。對方說:我會讓你知道我能幹些什麼。砰地一聲就掛斷了。』多年後面對媒體時,卓西這樣回憶道。毫無疑問,在事件發生後,羅斯威爾的目擊者們都受到了某種威脅,警告他們不得向外界透露他們所了解的真實情況。

飛碟墜落幾天後,幾個FBI特務找到了弗蘭卡,他們告訴弗蘭卡,她必須發誓,羅斯威爾事件發生的時候,她根本不在現場,而且她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不知道。如果她不這樣做,那麼很有可能她的親人就將在沙漠裡找到她的屍體。當時的弗蘭卡還是個孩子,她嚇壞了,只好乖乖地照這些人的指示去做。

琳達‧斯理皮,1947年時,她是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市無線電通訊站的電報操作員。在墜毀事件發生的當天,她收到了一份來自羅斯威爾關於發生在布萊索農場一事的具體報告,但就在她打算將這消息發送出去時,FBI切斷了信號,並說他們得到命令:終止發送。甚至美國陸軍航空隊第八軍參謀長托馬斯‧杜博斯准將在回憶起羅斯威爾事件時,也發表了和軍方當時的聲明完全不同的觀點。

『使用探空氣球只是個幌子,是給媒體製造的假象。我的上司馬倫告訴我,你不被允許討論這件事情,這件事比最高機密還要重要,這件事已經超越了我的職權範圍,所以你就什麼也別說了,把整個事情忘了吧。』杜博斯准將是所有公開此事的美軍官兵中級別最高的,馬西爾把收集到的碎片送到司令部時,他就在空軍基地,是當時現場目擊那些殘骸的高級軍官之一。然而他於1991年逝世,只是在生命最後時刻向家人講出了一些不多的事實。

弗里德曼覺得,根據這些當事人的證言,美軍隱瞞羅斯威爾的真相幾乎是確鑿無疑的事。但比那些金屬碎片更令他感興趣的是7月8日,美軍在布萊索農場外的荒地上發現的完整的飛碟殘骸和外星人屍體。在軍方徹底否認羅斯威爾飛碟墜毀事件之前,弗里德曼注意到,是一位名叫葛拉第的土木工程師首先發現了殘骸,但是在馬西爾少校後來秘密透露的訊息中,美國軍方似乎早就知道這架UFO的存在,他有理由相信,對於找到UFO殘骸這件事,美軍早有準備。

不久之後,羅斯威爾事件的又一位當事人,在當時曾負責一項『秘密任務』的考夫曼上士在1993年的一次採訪中所透露的內幕似乎明確地證實了這一點。正如馬西爾少校所說的,那個UFO墜毀在羅斯威爾之前,美軍的雷達便已跟蹤它好久了。1947年7月4日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在羅斯威爾上空,那個目標卻突然消失了,『看起來好像是飛機導彈或者別的什麼東西掉了下去』。於是,考夫曼被編入了一個9人的小分隊,驅車前往雷達訊號消失的那個地區,他們是唯一被允許前往那裡尋找墜毀的外星人飛行器和它的乘員的。

考夫曼說墜毀的地點在羅斯威爾北部,他和他的同伴們下了車,就站在兩三百公尺外觀察,發現那個UFO中間裂了一條大縫。『我知道那不是飛機也不是導彈,』考夫曼回憶說,『一具屍體就在牆邊,另外一具屍體一半露在外邊,另外一半還在那個東西裡面,當我們走近一看,裡面還有三具屍體。』根據他的描述,這些外星人都穿著非常貼身的連體制服,腰帶扣上有一個發亮的物體,他們的眼睛、鼻子、耳朵比人類要小,沒有頭髮,身高在5英尺3英寸(約160公分)左右,有一雙『正常的』手,皮膚呈灰白色。考夫曼對那架墜毀的UFO也進行了調查,並繪製了它的三面圖。在他看來,這是一種形狀奇特的飛行器,看上去非常先進,即使以人類上世紀90年代的技術也很難製造得出來。

在完成了初步的調查工作之後,考夫曼上士用電台通知了基地,他認為UFO裡的那些外星人已經死了,所以特地聯繫了基地醫院甚至殯儀館。隨後,考夫曼把他當晚的發現整理成報告交給上級,但覺得事情詭異,他偷偷地留了一份副本。然而過了沒幾天,他從基地醫院得知那些外星人的屍體並沒有被運來,而他的上司也對他下達了命令:不許向外界透露在羅斯威爾發生的任何事。

事件過去了40多年,考夫曼上士才將自己的這段經歷完整地講述出來。在被詢問道這件事在當時的保密層級究竟有多高時,考夫曼回答:『到總統級的,杜魯門總統。』然而遺憾的是,除了當年他保留下來的那份報告副本,並沒有其他的證據。對此,考夫曼無奈地表示:『你們認為可信就相信吧。』

飛碟殘骸究竟在何處?

懷特-帕特森空軍基地位於美國中部的俄亥俄州,是一個規模巨大的軍事設施,擁有22000名官方雇員。這裡是美國第88空軍後勤聯隊的大本營,國家空間情報中心和空軍裝備司令部的所在地。美國空軍共有9個司令部,懷特-帕克森基地的空軍裝備司令部主要負責一些未來重大機型的研究和發展,以戰略機型為主,在美國整個空軍裝備體系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如果羅斯維爾事件的目擊者們所說的是事實,那麼不難想見,和公眾僅僅是出於對外星生物的好奇不同,美國軍方對於UFO的研究則是站在更加實際的角度科技與經濟的利益。於是,在懷特-帕特森空軍基地中,承載著UFO重大研究任務的18號機庫就成了一個被模糊的焦點,隱藏在其中的秘密與飛碟和外星人永遠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雖然軍方像對羅斯威爾事件一樣,從來沒有承認過它的存在。

雖然懷特-帕特森基地從未對外公開,從未允許任何一家媒體入內採訪過,但經過多方研究,弗里德曼認為,一份已經解密的1947年7月8日的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文件證明了羅斯威爾墜毀事件和懷特基地存在的聯繫,墜毀在布萊索農場的殘骸只在附近的空軍基地作了短暫停留後,就被全部運往此處。

儘管空軍基地方面一再聲稱,運來的只是一個高空氣象探測氣球,但文件中提到的聯邦調查局局長後來的一個電話則證實,那不是一個氣球,那就是人們所不知道的一個東西。而那個東西,在到達基地後,毫無疑問就存放在18號機庫。然而在這個機庫中所隱藏的秘密,還不止羅斯威爾一個。

 

1948年3月25日,新墨西哥州阿茲台克。一群石油工人像往常一樣很早便前往油井幹活,然而這一天的工作卻注定不同尋常。就在他們來到油井西邊的台地時,一個巨大的銀色物體出現在工人們面前。工人們好奇地走近那個東西,才赫然發現那是一個碟形飛行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油田四周是一片荒地,不可能有飛機經過,而且這個圓盤形的東西不同於他們所見過的任何飛機。更奇怪的是,周圍沒有碎片,也沒有撞擊的痕跡這東西似乎是安然降落,而不是墜毀的。有些工人聽過發生在9個月前的羅斯威爾事件,雖然當時此事已被軍方否認,但面對眼前的情形,工人們還是覺得事有蹊蹺。

幾個人壯著膽子走到那個飛行器前,發現它幾乎完好無損,只有一扇舷窗碎了。透過傾斜窗,他們看見裡面似乎有幾具屍體,而且樣子看上去很怪,不像人類。工人們本能地覺得他們遇上了一起跟不久前的羅斯威爾一樣的飛碟墜毀事件,便立刻通知了當局。

很快,滿載士兵的卡車就封鎖了這個地區,他們甚至是從科羅拉多州的赫爾軍營趕來的。很顯然,這一次軍方吸取了羅斯威爾的經驗,沒有給當地政府和民眾任何可能得到消息的機會,很快控制了局勢在軍隊到達現場的同時,保密工作也隨即展開。發現飛碟的工人們被分開隔離,軍方提醒他們肩負著愛國的責任,隨即要求他們嚴格對外保守秘密。接著,軍人們將飛碟和其中的外星人屍體全部回收,送到了一個遠離媒體的安全之所,這個所謂的安全之所便是懷特空軍基地。

鑑於軍方所做的嚴格保密措施,阿茲台克事件在當時鮮有耳聞。直到多年之後,才有目擊者站出來宣稱他們所看到的:軍方大概一共從那個飛碟裡回收了14至16具嚴重燒毀的外星人屍體。根據回收的外星人屍體數量,阿茲台克事件甚至超過羅斯威爾,堪稱迄今為止最重要的UFO回收事件。但是不管美軍回收了多少飛碟,最終能收容它們的地方只有一個:18號機庫。

馬里恩‧馬格魯德,極富聲望的空軍戰爭學院1947級精英訓練班人員之一,曾經歷二戰的洗禮,是一位戰功卓著的空戰英雄,綽號『黑麥克』。1947年,就在羅斯威爾墜毀的殘骸送抵懷特基地後不久,馬格魯德接到了命令,和他訓練班的同學一同前往調查。然而在那之前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將要看到的是什麼,這經歷會改變他們的一生。1997年,馬格魯德的健康出現了嚴重的問題,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他忽然向家人吐露了一個驚人的秘密,而這個秘密已經埋藏在心中50年了。

不久之後,馬里恩‧馬格魯德的兒子馬克向外界回憶了父親告訴他的那個秘密:『我父親看到了一種質地非常柔軟的金屬,可以用手就將它彎曲,但它很快就會恢復原狀,而且它的重量很輕,你無法將它切割開。他看到了天外飛行器的部分殘骸和屍體,還看到了一個活的生物,長得有點像小孩,很瘦,但有一個碩大的腦袋,長長的胳臂上只長了4根手指。我的父親曾說,是我們殺了他。我敢肯定我們不是有意要殺死他的,但他們當時肯定是在做實驗,而且很明顯,我們並不知道如何讓這個東西活著。但這個生物確實死了,而且他的死亡方式就像父親所說的那樣,是我們殺了他。』

根據馬克的描述,調查結束後,馬格魯德中校和他的同學被要求發誓保密,否則將會被送上軍事法庭,所以50年來他一直嚴守誓言,直到生命的最後。然而最終馬格魯德還是決定把所知道的一切留在人間,因為他想讓人們明白,地球上不只有人類,在宇宙中我們並不孤獨。

事實上,自羅斯威爾事件美軍第一次回收外星人的飛碟以來,懷特-帕特森基地就一直是各種有爭議的UFO事件最終的焦點所在。UFO學者們列舉了許多其他的案例:1947年10月的亞利桑那州帕拉代斯山谷事件、1953年5月的亞利桑那州金曼事件、1953年6月的德克薩斯州拉雷多事件和1965年12月5日的賓夕法尼亞州柯克斯堡事件,在這些或許並不為外界熟知的UFO回收事件中,很多調查結果最終都是在這個基地內產生的,當然,它們都屬於最高機密。

半個多世紀以來,懷特基地的規模一直在不斷擴大,誰也不知道僅僅是出於普通的軍事目的還是有什麼其他特殊的原因。由於軍方對基地內的種種傳說一概持否定的態度,公眾對它的熱情也一度降低了許多。但是1978年,一個名叫里奧納德‧斯特林菲爾德的人在『共同UFO網路』年度聚會(MUFON論壇)上發表的一次演講,卻將人們的視線再度拉了回來,而這次共同UFO網路年度聚會的舉辦地就在俄亥俄州的代頓市。

斯特林菲爾德一直對於美軍如何處理墜毀的UFO很感興趣,並寫過與此相關的書。由於事件涉及機密,他的多數情報來源不願在書中時署上全名,以免影響工作。斯特林菲爾德在演講中提到他曾寫在書中的關於懷特-帕特森基地18號機庫存放的UFO殘骸真實的目擊記錄。

透露消息的是一名海軍飛行員,當時他和另外幾個人無意間闖進了一個限制進出的機庫,驚訝地看到了一個碟形的金屬物體,它的直徑有5公尺寬、2公尺多厚,然而他們並有得到更仔細觀察它的機會,只有30秒,守衛便出現了,隨即將他們帶出了那個地方。此後,更多的人從黑暗中現身,證實懷特-帕特森基地中18號機庫確實存在,而且存放著美軍從UFO墜毀現場找來的幾乎所有的東西。

詹姆斯‧克拉克森是一名好奇心十足的UFO學者,他同時還是華盛頓州阿伯丁市的警探。為了弄清楚懷特-帕特森基地的內幕,他憑著警探的毅力找到了曾在那裡當過雇員的瓊‧克萊恩。1997年,她終於同意向他透露她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根據克萊恩提供給克拉克森的文件,20世紀50年代的早些時候,她是一名可以接觸到最高機密的打字員。一天下午,一名中尉得意地給她看了一件不同尋常的金屬。

她回憶道:『他把它扔到我的桌子上,然後說:瓊,你是個好幫手。把它弄斷、撅斷它。我拿起它,可不管我怎麼擰它,只要我一放下它,它就會恢復原樣。它一點也不重,輕得就像根羽毛。於是,我說:這是什麼?他說這是太空飛船上的一個零件。他還說他剛從新墨西哥回來,這是他帶回來的。』

 

此外,克萊恩還告訴克拉克森,關於墜毀的飛碟的事情,到1952年為止,她知道的有三起,除了羅斯威爾,還有兩起其他的事件。軍方從其中一起事件中帶回兩具屍體,並把他們放在冰箱裡。但是克萊恩沒有看到那些屍體,很少有人能見到他們,知情者叫他們『小綠人』。說他們渾身都是藍綠色的,有4英尺(1.219公尺)高,但都已經死了,而且這些人不是人類。

對於上述這些事實,克萊恩已經保持了45年沉默。當時她曾被迫簽署了一份保密協定,但到了1997年,克萊恩覺得她已經72歲了,一切都已無所謂,軍方不會再去找一個老人的茬,所以她決定把一切都說出來。1998年,瓊‧克萊恩去世,她的話也證明了馬里恩‧馬格魯德沒有說謊,懷特-帕特森基地不光有UFO的殘骸,還有外星人的屍體。

與此同時,斯特林菲爾德也採訪到了一位匿名的陸軍軍官,他說他曾在1957年看到另一批4具外星人屍體被運送到了基地,那些屍體每個約有5英尺(1.524公尺)高。當時,他們被儲藏在一個溫度接近零下120度的冷藏太平間中。這位軍官描述的外星人似乎和考夫曼上士在羅斯威爾事件發生現場看到的不謀而合,但和瓊‧克萊恩的敘述有所出入。懷特-帕特森基地神秘的18號機庫裡的外星人屍體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難道說,美軍發現的外星人甚至不止一種?

對於這一點,令人尊敬的UFO事件調查人泰德‧菲利浦就他的經驗作出了澄清。菲利浦告訴斯特林菲爾德,他曾有機會接觸到最高機密級別的照片,而那些照片的內容就是外星人的屍體被儲存在懷特-帕特森基地時的一些細節。菲利普斯回憶說:『他們手有細長的附肢,我認為那就是手指。而且在手指之間還有某種隔膜。我從沒見過那種東西,但出於某種原因我將此事告訴了倫。他開始變得興奮起來,因為他也看到了同樣的東西。我不知道這些照片的來源是什麼,但我相信這個來源。』

至於他提到的倫,或許是和他一起見過那些照片的同事。菲利普斯還說,所有真正的目擊者眼中18號機庫內真實外星人長相都是相似的:矮傢伙,小個子,小灰人。他特別強調,這些傢伙不是綠色,是灰色的。斯特林菲爾德覺得,或許菲利普斯的話更加可靠,畢竟瓊‧克萊恩並沒有親眼見過那些外星人。最後,菲利普斯告訴他,有一個外星人被發現的時候甚至還活著,大概有好幾年,他相信這段時間軍方一直在對他進行各種實驗。不過這件事的真偽連菲利普斯自己也難以確定。

上述的種種事件讓越來越多的人確信,美軍把巡迴的UFO殘骸和外星人屍體就藏在懷特-帕特森空軍基地神秘的18號機庫。然而由於這個地方的保密措施十分嚴格,沒有人能確定18號機庫在基地中的確切位置。已退休的空軍上尉羅伯特‧柯林斯曾是懷特基地太空研究部的一名研究分析師,這個部門通常會接觸一些與UFO研究有關的東西。儘管柯林斯的正式工作是分析前蘇聯的空間技術,但他一直秘密地研究著跟18號機庫相關的事件。

柯林斯在他所寫的《保密》一書中分析道,18號機庫的秘密,可能藏在一個巨大的地下設施中,否則它不可能躲過基地內無數人的視線。按照柯林斯上尉的分析,在18號樓的地下倉庫有一條隧道可以通往23號機庫,墜毀的UFO是在1951至1953年間運送到這裡的。當時,23號機庫的地板正好被拆除了,很有可能UFO就被放在機庫的地下室裡,然後軍方又把地板鋪上,來掩蓋其中的秘密。所以,所謂的『18號機庫』或許只是一個代號,它的實際位置在23號機庫隱藏的地下室裡。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柯林斯悄悄採訪過那些有權進入這些絕密級地下倉庫的空軍人員,他認為外星人殘骸藏在這裡的真實性幾乎可以確認。但是對於柯林斯上尉的猜測,空軍方面顯得頗為不屑一顧。另一位曾服役於基地的軍官安德魯‧韋弗上校就對外界表示,之所以人們會覺得懷特-帕特森基地神秘,是因為基地方面對於任何他們正在研製的技術,都會採取極其保密的手段,但無論如何,這些保密措施都不會與UFO有關。軍方就像對待羅斯威爾事件那樣,再次武斷地否定了人們對18號機庫的質疑,這反而更耐人尋味:為何美軍對此事如此諱莫如深呢?

1966年,一名退役的美國飛行員沃倫‧巴茲表示,他在懷特-帕特森基地與他的『飛虎隊』隊員重逢時,曾在無意間看到了一種碟形的飛行器。出於好奇,巴茲偷偷溜進4號機庫,他穿過一道門,那裡有一名衛兵,一開始衛兵沒有看到他。於是,他靠近了那架飛行器的左舷主起落架,想看個究竟。這時他被衛兵發現了,他要求巴茲出示許可證,巴茲搖頭,於是衛兵便命令他立刻離開。雖然只有短短的時間,但巴茲相信他確實看到了一個直徑有35公尺的巨大飛行物,就停在地板下至少3公尺的地方。

而在那之前,一份已經解密,卻在1955年被重新列為絕密文件的檔案揭露了美軍的一個絕密的計劃。計劃中包括一張飛行器的設計圖,但看上去更像是一個飛碟。有跡象表明,懷特-帕特森空軍基地那時正在研製這種碟形飛行器。這份文件足以證明,位於懷特-帕特森基地的空軍技術情報中心,實際上早就開始了碟形飛行器的研究工作,它的名稱是『銀蟲計劃』。

這項計劃從未對公眾宣布,由此不難看出,美軍之所以嚴守18號機庫的秘密,或許與懷特-帕特森基地對外來技術進行逆向工程研究的歷史相關。存放在基地內的外星人飛船殘骸給美軍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接觸地外文明先進科技的機會,他們自然不會錯過,研究和利用外星人的科技來提升美國的實力是美國政府和軍方的唯一目的。一旦公開了UFO的相關情況,就不得不和全世界共同分享外星科技的成果,而令美國無法透過獨享這些技術而在全世界一枝獨秀,或許這才是美國始終不肯承認UFO和外星人存在的真正原因。

其後,越來越多的人在懷特-帕特森基地上空目擊了奇怪的飛行物,有人認為那是UFO,也有人篤定那是美軍利用逆向科技成果研發的新型飛機。隨著人們對基地關注的持續升溫,美國軍方也開始對戰略進行調整。18號機庫的爭論還未結束,新的怪異現象又在距離帕特森基地千里之外的另一個空軍基地裡上演,並且甚囂塵上,愈演愈烈。於是許多美國學者和UFO研究者開始推測,懷特-帕特林基地中的UFO殘骸、外星人屍體以及一切與之相關的研究工作,已經被轉到了另一個保密級別更高的基地。這就是如今已經成為神秘事件傳說新的代名詞的51區。本文摘自《UFO最新真相》,作者:蘇言、徐剛,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