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陝西男峭壁山洞生活20年 飛簷走壁晝伏夜出

在大陸陝西山陽縣高壩店鎮高壩街村封家灣組,有一個當地人稱作岩屋溝的山溝,一處峭壁上的山洞內,住著54歲的男子封明山,他已在這個山洞生活了20多年。只要手扒岩壁腳踩著峭壁上的許多小洞,飛簷走壁一般就進了他在峭壁上的山洞「臥室」。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大陸陝西山陽縣高壩店鎮高壩街村封家灣組,有一個當地人稱作岩屋溝的山溝,一處峭壁上的山洞內,住著54歲的男子封明山,他已在這個山洞生活了20多年。

穴洞所在:沿路有蝴蝶、蜜蜂 峭壁上的洞穴離地50多公尺

根據新華網報導,從高壩街村封家灣組的一條小路順溝向山裡步行,沿路滿是蝴蝶、蜜蜂。越往裡走路越窄,最後變成了一條羊腸小道,也就一腳多寬,周圍都是野草、山石。大約走了2公里,左邊的山壁上出現了三個洞穴。在最上面的那個洞穴口有一扇木柵欄門,『穴居人』封明山就住在這裡。

21日中午,記者來到洞穴下,喊了幾聲沒有得到回音。爬上山坡,來到了一個洞穴前。這一處洞穴內很平坦,面積大約有20平方公尺。洞口處用石頭壘起了門窗,遠看頗像陝北的窯洞。洞旁邊用樹幹竹竿做成的架子上,搭著一些破舊的衣服。正上方距離這個洞穴頂部大約2公尺處,還有一個洞穴,穴居人封明山就住在這。這個洞穴位置最高,目測距溝底約為50多公尺,山壁陡峭,常人很難攀爬上去。

穴居男子:只是笑不愛說話 飛簷走壁就上了『臥室』

21日下午1點多,在洞穴下等待了1個小時後,封明山背著一個袋子回來了。記者向他打招呼,他一語不發,只是不停地笑。不一會兒,背著袋子的他就爬到了最高的洞穴旁,手扒岩壁腳踩著峭壁上的許多小洞,飛簷走壁一般就進了他在峭壁上的山洞『臥室』。

想和封明山交流,並不容易。記者站在洞下喊話,他願意回答時就從山洞伸出頭說兩句,不願意回答,半天也不出聲。關於這個山洞的問題,似乎他還樂意聊聊。他說,在他小的時候到山裡玩,就發現了這個洞,後來經常上去玩。20年前,他搬到了這裡,在此安家。『一開始這個洞不大,我拿著榔頭啥的,沒事就經常鑿,現在裡面變大了。』封明山說,『進來的路也經過了修整,峭壁上的小洞我也鑿大了。夏天在這裡也不熱,挺好的。』為什麼非要到這住?他又不回話了。


21日中午,封明山在峭壁上準備進入洞穴。本報記者黃利健攝

飲食起居:一般晚上出來 做好的飯他不要 只要生食

在村口居住的李大媽說:『他經常出去在附近的村子要吃的,光要生的玉米、土豆啥的,自己拿回去到山洞去做,我們做好的飯他不吃』,『他一般晚上出來,在山上黑燈瞎火的,爬山洞也是進出自如,厲害得很。』一位封姓村民說。

封明學是封明山的弟弟,偶爾也會到上山看哥哥,但經常見不到人,就送些吃的和用的放下面。他說:『我哥性格孤僻,不愛與人交流。也沒成家,在山洞裡已經住了20多年了。他在家裡排行老三,還有兩個哥哥,平時由我大哥、大嫂照顧他。』

 

難捨洞穴:幾次被送養老院他都跑出來了 親屬也沒辦法

『前些年,鎮政府先後三四次把他送到養老院,他和裡面的老人都合不來,幾次都跑出來了。』一名村民說。據高壩店鎮鎮長徐敏介紹,封明山性格比較孤僻內向。兄弟四人,平時由他的大哥封明懷照顧。在村上也有一間土房,但他平時不在家裡住,喜歡到處亂跑。2011年,鎮上曾將封明山送到商洛的一家醫院檢查,被診斷為間歇性精神病。治療了一段時間後,出院在家住了不到一個月,又跑出去住山洞了。

『他是散居五保戶,每年有4300元人民幣的生活費,平時發給他哥哥,為其購買糧食及生活用品。』徐敏說,『8月中旬,鎮上的幹部前去封明山村裡的家慰問,帶去了2床被褥。鎮黨委書記和民政幹部上山對其進行勸說,等待了2個小時沒見到他人。』徐敏稱,在山洞居住很不安全,下一步要加強鎮、村幹部及其家屬對他的監護,落實責任,將其勸下山居住。

那些遠離人煙的隱居人

絕谷中開闢世外桃源:鄂渝邊界上七曜山深處一個被懸崖絕壁包圍著的山谷,絕谷裡面豁然開朗,土地平坦、屋舍儼然、雞鳴犬吠。『這裡清靜,與世無爭,好得很啊!』秦代華和老伴在此廝守了30多年。

家庭矛盾後她隱居山洞:內蒙古呼市和林縣城南20多公里外的一個山洞裡,住著一位奇怪的女人。她在洞口堆滿了石頭,手持木棒,警惕地巡視著過往的人。她五六十歲,年輕時被拐賣,生了一個女孩夭折,後又和婆婆發生矛盾被打,躲進破山洞再不出來。

為愛情躲深山一輩子:50多年前,重慶江津區中山古鎮高灘村,村民劉國江和比他大10歲的寡婦徐朝清相愛了,為了躲避閒言碎語,兩人私奔到與世隔絕的深山。為了避免徐朝清出門摔跟頭,劉國江每天都在懸崖上鑿階梯,一鑿就是整整50年,鑿出了6000多級的階梯。2007年劉國江去世,一直想念他的徐朝清去(2012)年去世。


封明山全身赤裸抱著柴火進洞穴。網友『華陽一松』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