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王金龍包養蘇三 每日付四萬元的祕密~

蘇三,是京劇《玉堂春》裡的一個主要人物,明朝名妓。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蘇三,是京劇《玉堂春》裡的一個主要人物,明朝名妓。起解一折有段唱詞:『想起了,當年事,好不傷情。每日裡,在院中,纏頭似錦』。『纏頭』,指的是妓女的收入,纏頭似錦意思是說收入豐厚。三堂會審時,蘇三還有一段敘述,『初見面銀子三百兩,吃一杯香茶就動身。公子二次把院進,隨帶來三萬六千銀。在院中未到一年整,三萬六千銀一概化了灰塵。』說的是王金龍見她的面時給了銀子300兩,包年消費了36000兩。王金龍是何許人且不說,這麼多的銀子換算成現在的人民幣又是多少呢?

據新浪網報導,故事發生在明朝,那時,糧價最賤時,紋銀1兩能買大米5石(正統十二年江西米價,載於《明英宗實錄》卷152);災荒之年,紋銀3兩能買大米1石(嘉靖三十七年山西米價,載於《明世宗實錄》卷463)。明朝中後期,常年米價總是在每石1兩以下,換句話說,1兩銀子買1石米是不成問題的。明朝1石約98升,裝米約80公斤,以現在大陸普通大米價格每公斤5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計算,買這樣1石米需要人民幣400元。就糧食購買力而言,當時1兩銀子可與現在400元人民幣持平。王金龍每天為蘇三付費100多兩,相當於人民幣4萬多元。

最近新聞,劉志軍包養情婦睡女星,具體到每個女人身上沒有確切數字,按照一天100兩銀子4萬元的天價,劉志軍好像風頭還沒有蓋過明朝的王金龍。王金龍包養妓女不受政紀國法的約束,用不著像上海法官那樣偷偷摸摸地在暗夜中廝混。

明代的妓女,特別是名妓,琴棋書畫,技藝不凡,舞文弄墨,不遜名流。明代妓女素質高尚,還推動和催生了秦淮文化的產生和繁榮昌盛。於是,『賓客如市,捱三頂五,不得空閒』。現在的情婦、二奶,能和她們相比嗎?說白了只是些色相工作者而已。沒有情趣、缺乏內涵,貪官污吏趨之若鶩,完全是一種倚強凌弱、糟踐婦人的變態享受。

需要指出的是,明代妓女特別是秦淮妓女是受到官方名正言順保護和培育的,是合法存在的社會實體,並沒有悖離主流價值,因為那是一個注重情色的時代。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妓女一旦和知識文化聯繫在一起,就具有了鮮明的進步屬性和文明特徵。

賣油郎秦重省吃儉用,一年結餘僅有10兩銀子,但他還想獨占花魁王美娘。王美娘的價位不低,每晚白銀10兩,4000塊人民幣呢。很顯然,這些情調高雅的場所,並不是窮人染指的地方。這也算是社會不公不平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