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貿區 為大陸金融自由探路

28.78平方公裡的大陸(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下簡稱「自貿區」)正式掛牌。大陸國務院公布了自貿區總體方案,內容涵蓋行政、投資、貿易、金融及法制等五個領域的改革創新。自貿區掛牌後,各部委配套文件和指導細則有望相繼公布。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8.78平方公裡的大陸(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下簡稱『自貿區』)正式掛牌。大陸國務院公布了自貿區總體方案,內容涵蓋行政、投資、貿易、金融及法制等五個領域的改革創新。自貿區掛牌後,各部委配套文件和指導細則有望相繼公布。

根據人民網報導,綜合各界資訊來看,自貿區設立的意義堪比33年前的深圳特區設立,是以更大的開放姿態促進更深入的改革。從正式總體方案來看,雖然區內15%稅率優惠以及市內免稅店等優惠政策『缺席』,但金融改革的突破還是有很多看點,比如風險可控下人民幣資本專案可兌換、利率市場化等創造條件先行先試。

28日,上海銀行行長金煜在復旦大學舉辦的金融論壇上稱,自貿區不是一個簡單的政策優惠來促進地方經濟的發展。從今後來看自貿區可能比深圳特區的建立發揮的作用更大。他同時也稱,這絕非是一個簡單徹底的以追求開放的開放,否則就會做成一線完全開放,二線缺乏管住。

真正意義在於示範

自10月1日起,承載改革重任的自貿區開始正式運行。29日掛牌儀式上,第一批11家金融機構獲批入駐,其中兩家外資銀行將設立自貿區支行,首批25家企業也已在上海自貿區獲批入駐。據報導,在2013年年底還將有一批細則出台。

根據總體方案,自貿區將先試先行兩到三年時間。『這三年內上海要做成三樁事:可復制、可推廣、升級版』,上海市政協副主席周漢民28日在復旦大學金融論壇上稱,具體做法就是要改革凸現、談判突破和政策突圍。『自貿區的真正意義是圍繞如何給全大陸做一個示範,上海能做的一定是可複製,目的是要推廣到全大陸,不是要在上海搞什麼優惠,自己搞一套。』瑞穗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在上述論壇稱,自貿區的範圍還是太小。

據國務院頒布的總體方案提出,要力爭經過兩至三年的改革試驗,建設具有國際水準的投資貿易便利、貨幣兌換自由、監管高效便捷、法制環境規範的自由貿易試驗區。提出的五大任務則包括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擴大投資領域的開放,推進貿易發展方式轉變,深化金融領域的開放創新以及完善法制領域的制度保障。

對上述五大任務,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袁志剛認為,自貿區最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行政體制的改革,政府職能轉型。他認為『首先要實踐的就是負面清單管理、准入前國民待遇和備案制。』其中,『負面清單』事實上是劃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明確政府需要管的事,而不是無限制伸手。試驗區採用這種新的經濟管理模式,與新一屆政府強調的簡政放權、職能轉變在本質上一致。

金煜也表示,自貿區成功的關鍵在於深度接軌世界經濟的同時,應該將自身有機地嫁接融合到大陸當前經濟和行政管理體制當中去。對自貿區開放的廣度、尺度、速度進行整體設計時,要同步來考慮與內部互通的可能性和風險程度。

 

為金融自由探路

在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看來,金融的國際化才是自貿區的真正內涵。他認為,『這是一個完整的從經濟體制到監管體制再到行政體制改革的綜合試驗區,它將創造出一個符合國際慣例、自由開放,鼓勵創新的市場經濟環境。』

自貿區名義上是貿易自由,核心政策應是促進貿易自由化,金融領域的改革試驗都是為配合貿易領域而開放。因此,自貿區設立前後金融改革一直為市場最為關注。已出爐的總體方案明確提出,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在試驗區內對人民幣資本專案可兌換,金融市場利率市場化、人民幣跨境使用等方面創造條件先行先試。同時,金融服務業對符合條件的民營資本和外資金融機構全面開放,支援在試驗區內設立外資銀行和中外合資銀行。

當天參加論壇的幾位金融專家都對方案中的金融改革力度卻有所失望。『一開始大家對自貿區最大的期待其實就在金融領域,』沈建光說,金融領域要先行先試,使上海成為一個真正可以跟香港匹敵的自由資本流動區域。他還提出,人民幣資本管制開放、跨境使用、利率市場化、匯率浮動四個領域,上海可以從明年就開始實行。

在一些金融人士看來,金融改革一步到位完全放開並非完全是利好。原因之一是『從2013年上半年外匯佔款來看,資金其實都是大筆流進流出。這種情況下如果把資本管制放開,就有點失控,造成金融動蕩。這是現在最大的擔心。』沈建光稱。

對金融改革來說,還有個核心問題在岸市場與離岸市場的資金往來通道設計。隨著區內的外匯管制和投資准入的放開,金融市場的國際交易平台和現在規劃當中的一些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建立,越來越多的人民幣從各方匯集,自貿區將醞釀出一個龐大的離岸金融的人民幣市場,但是管道如何設計對接、資金如何使用需要下一步考慮。

『魔鬼都是在細節裡面』。邵宇透露,他們正在積極參與這個設計過程,有很多技術細節不方便公開。『這個管道有多寬,究竟是帳戶管理、額度管理還是產品管理都是關鍵之處。』在未來有關部門衡量和制定方案、實施細則的細枝末節時,諸如資本專案開放等金融改革內容注定是一個循序漸進的改革過程,不會一步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