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尊重學生戀愛自由!復旦研究生自薦當「戀愛委員」

學習委員、勞動委員……有聽說過戀愛委員嗎?近日各個大學開學後紛紛召開新生班會,在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基礎醫學院科研碩士班的新生班會上,新生小干自薦成為班級「戀愛委員」,新職位引來全票通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青年報》報導,學習委員、勞動委員……有聽說過戀愛委員嗎?近日各個高校開學後紛紛召開新生班會,在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基礎醫學院科研碩士班的新生班會上,新生小干自薦成為班級『戀愛委員』,新職位引來全票通過。

根據東方網報導,小干表示,提出當戀愛委員是想讓研究生、博士生同學重視起戀愛問題,他還準備策劃一些交友活動,為同學提供一個交流平台,至於他們今後的發展,他絕不干涉。

全票通過當選戀愛委員

9月初,各個高校陸續迎來新生報到。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基礎醫學院科研碩士班也召開了新生班會,有近90人參加。班會上,輔導員鼓勵學生可以自薦當選班委。不少學生上台後自薦成為體育委員、宣傳委員、勞動委員等傳統職務,輪到新生小干時,他主動表示:『我想當戀愛委員,為班裡單身的同學牽線搭橋。』

聽到『戀愛委員』這一新鮮辭匯,班裡頓時熱鬧非凡。陳沁韻是小干的新同學,她說自己聽到後第一反應就是訝異,『還是頭一次聽說有戀愛委員。』不過對於這個職位設置,小陳覺得很有必要。她覺得,本科生可以將更多精力投入學習、社團活動中,而很多研究生需要讀三年,碩博要五年,等畢業後都年近而立,『所以我們在努力學習做科研的同時,不可避免地要考慮個人問題。』

在小陳看來,如果戀愛委員能組織一些互動活動,是能促進班裡同學間的關係,『畢竟基礎醫學院有100多號人,能在校園裡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為職位是小干自己提出,全班沒有人與他競爭,小干以全票順利當選為戀愛委員。

只為同學搭建交友平台

小干告訴青年報記者,想當『戀愛委員』源於他在大學時期的想法。因為專業關係,大學期間小干『泡』在實驗室的機會很多,總是碰到不少研究生、博士生的師姐,每當問起戀愛問題,多數師姐都哭喪著臉,『那樣子比不讓她們準時畢業更愁苦。』那時起,小干就萌生了當個『戀愛委員』,為單身學生牽線搭橋。

新官上任的小干表示,他會在月底的迎新晚會上做個小調查,排摸下同學單身情況,『在保証平時有足夠時間做科研後,會著手搭建一些交友平台。』在小干的設想中,在校園裡搞一場『非誠勿擾』也未嘗不可,『此外如果我在學校論壇上看到有聯誼的資訊也會第一時間發給同學。』

自稱被人甩過也甩過別人的小干對戀愛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來,戀愛委員並不等同於紅娘、媒婆,『其實我就想為同學搭建一個平台,引起大家對戀愛的重視,至於他們今後的發展,我肯定不會干涉。』

大學尊重學生戀愛自由

上月末,在網上流傳一份《大陸戀愛成功率最高大學》的榜單,復旦大學高居榜首。浙江大學寧波理工學院甚至在校園生活園區內貼出『至少應該戀愛一次,無論成敗』的標語。

華東師範大學輔導員塗老師對此表示,相比以前,如今大學更加尊重學生的戀愛自由,『學生如果遇到感情問題,輔導員還是非常樂意為學生開導。』對於設立戀愛委員,塗老師覺得這是大學生能正視婚戀的表現,是比較健康積極的婚戀觀。

不過他覺得若要推廣有待商榷,『即便學生中有這樣的需求,在學校層面,一般學生會會有女工部;在院系層面,會有生活部等學生組織搭建平台舉辦類似活動,一班之委手頭的資源畢竟不多。』針對高校學生的婚戀現象,塗老師倒是覺得,高校有必要開設指導正確婚戀觀的選修課程,『比如一些如幸福心理學、婚姻與愛情等課程,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慢慢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