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大陸富豪私人保鑣 多用來躲債和防砸

「我為什麼要雇保鑣?我做人清白,並沒有得罪人。」得知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遇襲後,杭州同城的另一名富豪反問《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位掌管一家上市公司的富比士富豪榜常客表示,目前還沒有請貼身保鑣的想法。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富豪們的防禦系統,並不如外界想象的堅固。『我為什麼要雇保鑣?我做人清白,並沒有得罪人。』得知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遇襲後,杭州同城的另一名富豪反問《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位掌管一家上市公司的富士比富豪榜常客表示,目前還沒有請貼身保鑣的想法。這代表了一部分大陸式富豪的現狀——在沒有遇到問題時,不會去找私人保鑣貼身服務,哪怕足夠隱形。富豪安危的背後是一個靜待開發的安保市場,一名安保企業人士對本報記者透露,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約在1000萬,行業產值遠遠不止此前外界估算的400億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

臨時勤務成本幾何

根據第一財經報報導,9月13日清晨,68歲的宗慶後在其杭州住處附近遭人襲擊,手部受傷。杭州警方於當天下午抓獲犯罪嫌疑人楊某。根據官方通報,宗慶後已經照常上班,娃哈哈集團的各項經營業務一切正常。新華社還播發了一張宗慶後在公司總部召開公司生產工作會議的照片,時間為9月22日,畫面中,宗慶後手纏繃帶放在一個墊子上。有媒體報導稱,楊某交代,想找宗慶後援助在其公司安排一個工作,因未如願,於是實施了違法行為。

根據常理分析,這是一個連普通務工人員都能隨意找到的小區,可見,即便是億萬富翁,其人身安全防護也非固若金湯。根據2013富比士全球富豪榜,宗慶後以116億美元的淨資產排名第86位。比較而言,香港的一些富豪更善『興師動眾』,比如香港富豪許晉亨和港星妻子李嘉欣的一次出街,被指動用了兩名外佣及保鏢出巡。

但從目前來看,私人保鏢這一業務並沒有飛入更多內地富豪圈中,其行業挖潛能力亦值得關注。有行業統計資料顯示,目前,在中國境內正式取得經營許可的保安公司約4000家,從業的保安人員約430萬,全行業年產值約400億元。上述安保企業人士對本報記者透露,整個行業的產值遠遠不止於此。相比於固定保鑣,一些臨時安保服務已經為商家所用,行話稱為『臨時勤務』。

比如2011年,一些城市的房價相對低迷,許多開發商的售樓處被砸,才有不少開發商想起雇用保安,『當時很多樓盤在搞降價,一些開發商都不願意公開露面,也不願意對前期開盤的業主補償,所以很多售樓處的沙盤都被砸了。』杭州一家開發商對本報記者透露,他們當時也處於殭局,就找了一些保安公司的人員來應對。

據上述企業人士透露,這一市場價當時最低的差不多是每人10元/小時,最多的一次,這家企業叫了100個人來現場維持秩序,一天的支出約在1萬元。這樣的『臨時勤務』業務還有很多,比如安全諮詢、安全警衛、開業慶典、人身財產安全、名人高管出行、明星護衛、周年慶典、展覽會議、演唱會及危機事件處理等大小活動。

價格也有天壤之別。本周,萬達集團投資建設的一座影視產業園高調啟動,邀來一干好萊塢和大陸影視明星,排場之大引發網友吐槽,從現場不少照片可以看到,啟動儀式上保安人數眾多。有業內人士對本報記者稱,如果是聘請退役軍人或特警擔任保安的話,價格會更高一點。

富豪眼中合格保鑣

和這些大場面相比,一些富豪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也需要保鑣的介入。本報記者了解到,東部一家保安公司幾年前還萌生了上市計劃,他們在全大陸設立的子公司或分公司已經超過20個。有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義烏老闆曾經請過私人保鑣,事實上,在長達半年的時間裡,他有四個保鑣在同時運轉,因為被許多高利貸追債,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江浙一帶,這樣的場景並非個案,當高利貸的一根鏈條斷裂之後,一些借貸人就跑到了海外,最快的一些債主卻可以在24小時左右的時間內就找到他們,比如本報記者接觸過的一名溫州商人,他的家族有數百人都在海外做生意,找一個人對他們來說,並不困難。

『富豪最喜歡什麼樣的私人保鑣?信任度比較高,最重要的是忠誠,知道什麼情況下怎麼處理。』華威保安集團高級顧問、國際知名保安專家蔣曉明告訴本報記者,當然,守口如瓶也是一個重要的特質。『總的來說,高調的人,雇的保鑣價格會貴一點。低調的人,價格會低一些。』蔣曉明表示,這幾年富豪的安全問題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但還是沒有被引起足夠的重視。蔣曉明稱,國外也還沒有成功走進大陸市場的保安公司,全球一流的歐美保安服務公司都嘗試過進入大陸市場,結果只是做一些安防、人防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