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名同姓21年 結婚開房聚餐均引誤會

無論是學生時代的班級中還是工作單位裡,兩人同名同姓的現象並不罕見。然而,夫妻二人姓名相同的卻不多見,家住北碚區的陳斌夫婦就是一對。夫妻倆都在1967年出生,今年46歲。結婚21年來,名字為他們帶來煩惱的同時,更為平凡的生活增添了無窮樂趣。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無論是學生時代的班級中還是工作單位裡,兩人同名同姓的現象並不罕見。然而,夫妻二人姓名相同的卻不多見,家住北碚區的陳斌夫婦就是一對。夫妻倆都在1967年出生,今年46歲。結婚21年來,名字為他們帶來煩惱的同時,更為平凡的生活增添了無窮樂趣。

公斌母斌相敬如賓

根據重慶晚報報導,陳斌(女)是北碚實驗中學的英語老師,陳斌(男)是北碚玻璃器皿廠的員工。

我們來到陳斌夫婦的家中。屋子不大,70多平方公尺的三室一廳,一家三代都住這裡。剛進屋,陳斌夫婦就熱情地迎上來。陳斌(男)喊陳斌(女):『斌,給記者拿鞋套?,就在鞋櫃的第一層。』『要得。斌,那你去給記者泡茶?。』陳斌(女)回答。

他們相互稱呼著一個同樣的『斌』字,雖然聽著有些奇怪,卻讓人心裡暖暖的。二十幾年來,他們就如此相敬如『斌』,讓同事、朋友非常羨慕。『他們兩個很好耍,還相互戲稱「公斌」「母斌」,幾乎不吵架,感情好得大家都很羨慕。』他們共同的朋友彭茂林說,『而且,他們從讀書的時候都耍起了哦,這樣的感情,不得不讓我們都相信愛情了。』

高中時讀同一個班

1987年,陳斌(女)就讀於江北中學高三年級。她媽媽介紹,陳斌(女)本來叫陳彬,在那個火熱的年代,她覺得『彬』這個字太雅,自作主張改成了『斌』,取文武雙全之意。

同年,陳斌(男)作為插班生轉到江北中學,他的父母取名時倒沒有特別思考,就覺得這個字好。

『剛開始,老師同學都叫男陳斌為陳大斌,但是後來來了一封信,上面寫著「陳斌收」,他非要跟我搶。我才知道原來他也叫陳斌。』陳斌(女)說。

為了方便教學與管理,班主任建議陳斌(男)改名叫陳大斌。『我心裡想,憑什麼讓我改名字,不就因為我是插班生嘛。當時還氣憤得很,死活不願意,可是老師同學都這麼喊了起來,我也沒辦法,反正身份證上不改。』陳斌(男)說。陳斌(女)笑著玩著丈夫的手說:『不是我的錯哈,我可沒讓班主任喊你改名字。』

家人和朋友不知道他們班上有兩個陳斌,因此寄來信件時,信封寫『陳斌收』,他們都以為是寄給自己的,拆錯的情況不時發生,有時候兩個陳斌還要搶著拆。班主任無奈隻好打開信件讓兩人一起看,看完之後再判斷信件歸誰。

那些沒有落款的明信片常常無人問津,因為兩個人都擔心錯收了對方的明信片。『說不定是知情的朋友惡搞的,想逗我們玩。』陳斌(女)說。

 

因為姓名確定姻緣

因為搶信、改名的事情,二人慢慢熟絡了。高中畢業後,陳斌(女)考上了重慶師範專科學校化學系,陳斌(男)去工廠上班。為了祝賀陳斌(女),陳斌(男)給她寫了一封信,稱呼『同名同姓的你』。

『收到他的信太意外了,我平時大大咧咧的,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就回信聊聊我念書的情況,老師學生中發生的趣事,慢慢地我們每周寫一封信就成了習慣。關係也越來越親密。』陳斌(女)說。

1989年,兩人正式確定戀愛關係。1992年,陳斌(女)已是渝石中學的一名教師,陳斌(男)在北碚玻璃廠工作。兩人的戀情遭到雙方父母不約而同地反對。『除了兩地分居,家人更擔心我們兩家是不是存在親戚關係,因為名字相同,父母害怕我們是遠親,一再叮囑我們要好好查詢一下對方的家庭背景。』陳斌(女)說。最後,兩人打消了家人的顧慮,走到一起。

『兩個人在一起要看緣分,除了志趣相投外,我總感覺名字相同也是一種緣分,冥冥中也注定了這一樁婚事,讓我下定決心和她走在一起。』陳斌(男)說。

姓名相同惹麻煩事

1992年1月,陳斌夫婦需要單位介紹信辦理結婚手續。各自的單位領導將兩人介紹信拿來一對比,卻眉頭緊鎖,懷疑對方證明開錯了,怎麼會出現兩個陳斌?夫婦二人隻能費一番口舌向領導解釋。

同年四五月份,為了解決兩地分居問題,陳斌(女)通過渝北區教委人事處申請工作調動,期間需要填寫一張家庭成員表。當辦公室人員在『丈夫』一欄發現『陳斌』名字時,不禁批評道:『你把愛人的名字寫成了你自己的名字,這麼重大的問題視作兒戲,你態度太不端正了。』她急忙解釋,工作人員才恍然大悟卻又忍俊不禁。

陳斌夫婦到外地旅遊住店時更是惹來驚呼。婚後二人去成都旅遊,出示身份證與結婚證時,前台人員大呼:『你們快來看,這兩口子姓名相同,快來看啊。』引得眾人圍觀。

 

解決之道:公斌母斌

每每單位同事來電話時,一句『我找陳斌』讓家人犯難。後來雙方同事知曉此事後想出來一個妙招:稱呼陳斌(男)為『男斌』或『公斌』,稱呼陳斌(女)為『女斌』或『母斌』。

一時間,這個稱呼風靡同事之間,甚至為此鬧過一個大笑話。一次,陳斌夫婦陪同朋友們吃飯,恰好飯店老闆與陳斌朋友相識,也加入飯局。飯桌上,朋友交談敬酒中都稱呼陳斌(男)為公斌,不曉得此事的飯店老闆在飯後開車時直呼:『龔老師,請挪一下車。』開始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可是連呼幾聲過後,大家意識到他錯認為陳斌姓『龔』。

家裡人為了區分二人姓名也有妙招。在陳斌(男)家裡,他排行老二,於是家人稱呼其為二娃,稱呼兒媳婦為斌兒。在女方家裡,她排行老三,於是家人稱呼其為三娃,稱呼女婿為斌兒。

『反正就是個稱呼,也沒得啥子,在家裡媳婦當「斌」,在媳婦家,兒子當「斌」,大家都挺公平。』陳斌(男)的母親說。

生個女兒叫陳?兒

結婚之後,為了方便生活,家人曾一度勸告陳斌(女)改名字,遭到她拒絕。

『名字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麻煩,卻增加了更多的樂趣,我們走到一起多多少少也有名字的原因,這是上天注定,也是一種緣分。因為名字相同,我會覺得生活很有趣味,很特別。改掉了名字,我會覺得我們在一起就會失掉一些意義。』陳斌(女)告訴記者。

結婚當年,陳斌夫婦的女兒降生了。夫婦二人查詢字典,最終敲定『?』字作為女兒的名字,它不僅指美麗的容貌容顏,也恰好含有父母名字中的『斌』字,後面增加一個『兒』,表示這是『兩個陳斌的寶貝兒』。陳?兒現就讀於長沙醫學院大二,在報名登記時,老師發現陳?兒將父母的名字寫成一模一樣,還讓她更正。

『其實從小到大都已經習慣了,每次老師們知道真相後都會開懷大笑。我也很高興,父母的名字給大家帶來那麼多笑聲。』陳?兒說,『我們家非常和睦,從小到大都是歡聲笑語,很高興有一對同名同姓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