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成語」干擾了漢語純潔性嗎?!

不久前,「萌」、「親」等網路新詞書法作品掛進北大第二教學樓走廊,引發熱議,人們對此褒貶不一。目前已被撤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不久前,『萌』、『親』等網路新詞書法作品掛進北大第二教學樓走廊,引發熱議,人們對此褒貶不一。目前已被撤下。

根據北京日報報導,最近,十動然拒(十分感動然後拒絕)、喜大普奔(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相走告)、細思恐極(仔細想想,覺得恐怖至極)、人艱不拆(人生已經如此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等詞語走紅網路,熱議不斷。

自網際網路進入大陸以來,網路用語不時以形同『火星人用語』一般的模樣,激起不明就裏的公眾一陣陣爭議,最新的發明是所謂『網路成語』,主要在學生中流行。像『十動然拒』、『喜大普奔』、『人艱不拆』等四字詞語,如果不加解釋,可能家長、老師乃至『老網蟲』都說不清楚其確切含義。但看似深奧,一經說透,普通人也都會明白。

對諸如此類的網路成語,從語言規範性或純潔性出發,持不贊同態度的人不在少數,特別是中學教師更怕學生在網路環境中養成過於隨意的語言習慣。不過,從青年文化的角度來說,校園裏永遠不缺讓成人世界摸不著頭腦的各種用語,藉助『行話』或『切口』一樣的表達方式,在自己與成年人世界之間構築起一道鴻溝,保留一塊『私屬領地』,似乎是各個時代青少年的癖好乃至特權。通常,這類特殊用語很難持久地發揮影響,使用者一旦脫離青年時代,也就走出了這塊『語言領地』,而且這類語言本身新陳代謝速度極快,真正能『干擾』漢語言純潔性的少之又少,倒是有些流行語逃脫了被淘汰的命運,成為文化積澱,升格為『純潔的漢語』。所以,成年人不必杞人憂天。

不過,僅僅從這個角度來看待網路成語,仍有可能忽略當前青少年所承受的文化衝擊、他們的自覺探索和存在的不足,我們應該從中更多地看到漢語言的生機、今天一代人的成長,長遠地說,還要看到文化傳承和民族復興的契機。

這些網路成語看似稀奇古怪,其實裏面有一定之規,不但契合中國傳統成語的部分構成方法,也吸取了西方縮略語的方法。比如,『十動然拒』就是一個有『出典』的成語。在2012年11月11日,華中科技大學一男生將歷時212天創作的16萬字情書裝訂成冊,取名《我不願讓你一個人》,送給心儀已久的女生。女生十分感動,但最後還是拒絕了他。此淒美故事傳上網路後,激發了網友的創造力,新成語『十動然拒』問世之後,迅速走紅。其實不少傳統成語也是這樣構成的,『臥薪嚐膽』不就出自於越王勾踐忍辱偷生發憤圖強,最後報仇雪恨復國稱霸的史實?

同樣,『人艱不拆』並非單純從『人生已經如此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中隨意摘取幾個字那麼簡單,作為成語,它表達了某種感悟,雖然略顯稚嫩,但不能否認,這也是傳統成語在內涵上的特徵。成語之所以能『膾炙人口』,不只是因為字詞搭配精巧,能『朗朗上口』,更重要的是其內涵能打動人,產生共鳴。成年人可能覺得『得饒人處且饒人』理所當然,但青少年從切身經歷中悟出『人艱不拆』的真諦,也是人生積澱,交流起來更能感同身受。

至於『喜大普奔』則明顯運用了西方縮略語,反映了今天年輕一代所處的文化融合大環境以及他們對此的適應和反應。想想日常生活中隨時出現的WTO、GDP等曾經讓人不知所雲完全外來的英語縮略語,『喜大普奔』的四個字好歹我們還看得懂。如果前者都能接受,那接受後者又有多大困難?

 

當然,把網路成語簡單看作是對傳統文化的成功繼承或對西方文化的成功吸納,那只是皮相。因為無論傳統成語還是西方縮略語在表達上都有自己的邏輯和策略,並非單純組詞遊戲。典型的傳統成語通常有一個三層次架構,首先是成語所表達的意思,其次是為了方便聽者明白這層意思所採用的故事,最後有能讓這層意思為人精準掌握的語言形態。這就是由中國傳統『言意』理論所派生出來的人際傳播的『意象言』結構。比如,『刻舟求劍』用來表達關於『兩個座標係相向運動時,如何判定某一物體的位置』的道理,但它不是直接採取現代數學的表達方式,而是借助『象』,即為傳播道理而設計的形象生動的故事,將道理藏在情節之中,再用四個字將道理固定下來:其中『刻』具有靜止固定的意思,而『舟』則代表動態因素,要在『動』與『靜』的相對關係中,『求得一劍』就不那麼容易了。傳統成語如此複雜但又易懂,如此深奧但又明瞭的傳播效果,顯然不是網路成語所能企及的。反過來,這恰恰說明,今天的青年在傳承文化上迫切需要成年人的引導和自己的努力。

同樣,西方縮略語也有自己的規則和技巧,無論『金磚國家』(BRICS),即用巴西、俄羅斯、印度、大陸和南非五國的首字母來表達對新經濟體及其發展前景看好的意思,還是把『BC』(英國石油公司的縮寫)故意『誤讀』為『Beyond Petroleum』(表達『超越在商言商,認真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意思),都成功地借偶然排列在一起的無意義字母,傳播出明確的新意思。

同傳統成語和西方縮略語做一比較,很明顯,網路成語既缺了中國成語的神韻,也丟了西方縮略語的機趣,這種沒學到別人長處,反忘了自己根本的情狀,在中國成語裡就叫『邯鄲學步』。如此形容雖有『刻薄』之嫌,但還不離譜。

問題在於,當學生按照自己的理解『創造成語』時,成年人尤其是學校主管部門和老師給他們提供了什麼幫助或者條件?如果能多看到學生面臨的文化交融及其帶來的困惑,根據他們現在的狀況,營造一個友善的環境,提供一些知識上的幫助,甚至像電視上正熱播的『漢字聽寫』節目那樣,引導他們從掌握成語開始,深入理解傳統文化的深層次結構和運作邏輯,那最後收穫的肯定不止幾個成語,更有年輕一代對民族傳統的熟悉、認同、繼承和創新,這肯定要比追求漢語言的『純潔性』更應該為整個社會所關注吧。(作者顧駿 為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