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蒐奇/16歲小留學生出入美賭場 5天輸18萬人民幣

低齡留學開始急劇升溫,近三年來大陸留學美國的本科生增長率為31%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9月24日發布的《國際人才藍皮書》分析,低齡留學開始急劇升溫,近三年來大陸留學美國的本科生增長率為31%,留學國外高中的畢業生比例從2010年的9.28%提高到2012年的15.74%,而文化差異、學習壓力、孤獨感是壓在青少年留學生身上的『三座大山』。記者採訪了兩位重慶的低齡留學生,都是出國僅一年,面臨被遣返回國的困局。他們在國外究竟遇到了哪些問題?

他,16歲去美國讀高中
一學期沒人聊天,他快『憋』死了

據人民網報導,2012年9月,16歲男孩王一凡進入美國加利福利亞州的梅特德伊高中就讀。這是一所走讀私立高中,每年學費為48500美元。選擇走讀制高中的王一凡,原以為會有更多的時間和寄宿家庭交流,交到更多的白人朋友。然而,由於他在出國前並沒考察過自己的寄宿家庭,到美國才發現,家裡只有一位美國籍菲律賓未婚女性。

『她每天下午4點去工廠,凌晨2點下班,白天補眠,從第一天開始,一天三餐都是我自己從冰箱裡找飯來熱著吃。』王一凡說,他不但沒能透過家庭提高英語,由於對當地文化的不了解,他和班裡大多數白人同學關繫僅止於『點頭之交』。『基本一個學期都沒有找人說過心裡話,跟爸媽和大陸國內的同學說,他們又沒有切身體會,我都快憋死了。』

交到損友,偽造學生證出入賭場

2013年3月,王一凡的班級轉來了另一位華人學生張凱。由於張凱12歲就跟隨父母移民,既會中文又對當地了如指掌,王一凡將他視為自己在海外摯友。『只要他中午不回家吃飯,都是我掏錢請客,他也經常把我介紹給其他華人。』王一凡說,認識張凱一個月後他發現,這位摯友出手大方,好像總有用不完的錢。經過詢問,才知道張凱每周都會進一次當地賭場。

『未成年人怎麼進去?』『你穿成熟點,我再給你找人做一張假學生證。』幾天後,王一凡就揣著一張加利福利亞大學的假學生證和張凱一起進出賭場。『可能是每次我去都西裝革履的,進門時不去看安保的眼睛,開始幾個月沒有被攔下來查過證。』

賭博輸掉18萬人民幣,被告發面臨退學

在張凱的影響下,王一凡從今(2013)年上半年開始出入賭場,有時輸錢後,總覺得換個地方就能贏回來,他甚至到酒吧的賭場去賭錢。在暑假結束後,王一凡帶著48500美元的學費回到美國,在不到5天的時間裡,他輸掉了18萬人民幣的學費。事後他以參加語言培訓和買車為藉口,向家裡要來3萬美元補缺。

記者了解到,王一凡的父母在重慶從事汽車生意,家境比較富裕,留美後,除了學費外他還有每月800美元的生活費。王一凡輸了想贏,贏了想贏更多,再加上他發現賭錢時特別容易交到『朋友』,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蹺課去酒吧。『剛開始還會找生病了之類的藉口,後來就想著反正寄宿媽媽也沒時間管我,老師告狀也找不到人,就有恃無恐。』

由於王一凡頻繁地出入賭場,在衣著打扮上也漸漸鬆懈,安保開始懷疑他是未成年人。9月初,王一凡首次被安保攔下查證。幾天後,偽造假證和未成年人出入賭場的行為,被賭場告發到學校,在被處以嚴重警告後,王一凡面臨被退學的危險。

她,18歲去英國讀大學
學習跟不上,掛科後為重修費發愁

2012年,18歲的侯舒雯以雅思6.5的成績,獲得英國考文垂大學數字媒體和文化專業offer。由於對歐洲文化、書籍閱讀量的匱乏,以及語言能力的障礙,侯舒雯在開學3個月後依然對老師的授課不知所雲。一學期結束了,她掛掉了美學、程式設計和數字媒體創新思維三門課,每門重修費近1800英鎊。

『第二學期開學後我的聽課情況稍微好點了,但還是掛了數字特效和數字效果編程。』侯舒雯說,由於不敢把掛科的事情告知父母,她只能以『預支學費』的理由,在暑假結束前就讓父親將大二的學費打給她,將這筆錢交了重修費。『無論怎麼樣,我都欠9000英鎊左右的學費,這筆錢我只能自己想辦法補上。』侯舒雯說,為此,她連今年暑假都沒有回國,希望能在英國打工掙錢。

 

朋友推薦去酒吧打工

今年6月中旬,侯舒雯透過一個當地的留學生論壇了解到華人酒吧的工資待遇十分可觀,基本在每月2500英鎊至3500英鎊不等。但英國當局規定,留學未滿一年且與所學專業無關的職位是不允許留學生打工的。猶豫不決的侯舒雯將此事告訴了在當地酒吧認識的一位華人朋友,對方表示在酒吧做服務生的確可以掙夠學費並能為她介紹熟人時,侯舒雯便下定決心賭一把。『她就在離步行街不遠的地方給我找了一家華人酒吧,一個月2500英鎊,只做服務生,每天晚上8點上班,凌晨5點下班。』

打工被查,面臨遣返回國

但就在8月底的一天晚上,侯舒雯忽然看見一位喝醉酒的客人與另一桌華人發生了口角。『他們沒說幾句就打了起來。』由於被當時的場面嚇到,她沒有多想,拿起電話就報了警。但就在警方檢查每個人的證件時,她忽然想起自己屬於非法打工。『沒辦法我只能把學生證和護照給他們看。』開學不久,侯舒雯就因為違反留學生勞務的有關規定,接到移民局的談話通知。現在侯舒雯和移民官已做完談話近兩周,她並沒有接到遣返回國的通知,但依舊不放心。『聽說通知會在一個月內出來,希望他們能念在我初犯放我一馬。』

低齡留學生出國,家長要留心監督

在《國際人才藍皮書》的界定中,高中畢業和高中及以下年級的留學生,皆屬於低齡留學生範疇。低齡留學生對孤獨格外敏感,他們對玩伴需要大於22歲以上留學生。曾在美國衛斯里安學院任教兩年、現重慶市美國資深留學顧問李亦高表示,文化差異帶來的孤獨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問題,這就需要家長在孩子出國前制定一套監督方案。

『低齡留學生出國一般會選擇寄宿學校或寄宿家庭,如果是後者,需要家長仔細考察寄宿家庭的真實情況。』李亦高說,王一凡正是因為寄宿母親的疏於關心,才誤入歧途。透過仲介申請對寄宿家庭做進一步了解,是低齡留學生的家長必須注意的環節。

其次,對於孤獨感的排解,家長需要予以正確引導,多聊聊家裡發生的趣事。『很多家長覺得放孩子出去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壓根不知道他每天的真實情況。』李亦高說,家長要時常保持與寄宿家庭的聯繫(透過仲介或自己聯絡),只有這樣才能在第一時間了解孩子心理的動向和在國外生活的真實情況。

被遣返的低齡留學生50%是違規打工

低齡留學生會面臨比海外留學的研究生更大的語言障礙和學習壓力,這是導致掛科的重要因素。重慶市資深英國留學專家許珂科告訴記者,在西方大多數國家,掛科後只能選擇重修並全額支付科目學費。『對許多學生來說,出國第一年是適應期又是掛科年,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因為不敢向家人開口,希望透過打工的方式賺取重修費。』許珂科說,根據近三年來英國移民局的遣返審查統計顯示,在被遣返的低齡留學生中,有50%是因違反了打工規定。『西方許多國家限制了留學生一周的打工時間,並規定其工作內容必須與所學專業相關,但很多低齡留學生卻無視這些規定。』

許珂科說,當家長發現留學在外的孩子,忽然以參加各種培訓為由在開學前伸手要學費時,就應該警惕孩子在經濟上是否已經出了問題。『家長可以主動問孩子是否掛科,用度上是否赤字,並告訴他們不會為此生氣,循序漸進地引導他們說出難處,再和他們一起找出問題癥結,長此以往,孩子會主動向家長敞開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