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震撼恐怖!民族消逝 僅留神秘「僰人懸棺」…

「僰人懸棺」位於四川省宜賓市境內,珙縣、興文、筠連等縣境內均有分佈。中國古代的南方民族中,百越、干越、僚人、僰人(都掌人)民族都有懸棺葬的習俗。而最有名的就是川南的僰人懸棺和福建的船形懸棺。

編按:這是在網易論壇的老董的圖書館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震撼、神秘的僰人悬棺」,由中新網論壇轉載,論壇原文網址:http://bbs.news.163.com/bbs/photo/349493633.html,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僰人懸棺』位於四川省宜賓市境內,珙縣、興文、筠連等縣境內均有分佈。中國古代的南方民族中,百越、干越、僚人、僰人(都掌人)民族都有懸棺葬的習俗。而最有名的就是川南的僰人懸棺和福建的船形懸棺。《珙縣誌》載『珙本僰地,僰人多懸棺』。僰人懸棺被稱為世界之最、巴蜀一絕。懸棺葬是古代少數民族的一種葬制。『僰人懸棺』崖葬墓群是大陸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僰人』是先秦時期就在中國西南居住的一個古老民族。僰字讀輕唇音為白。古時無輕唇音,只有重唇音,讀濮,又稱『山都掌』、『都掌蠻』。據研究,濮即越人,人們多叫為百濮,百越。唐朝前以俚獠著稱。宋代才開始以壯族為名……,可見壯族是古代西南少數民族的主幹,也是今天廣西壯族自治區的主流。

僰人在兩千年裡不斷發展壯大,以至於成為了西南少數民族的領袖,而僰人雄據雲貴川三界的咽喉地帶,卻並不是一個易於馴服的人群,因此歷來是中央政府的心頭之患。明朝開國以後,政府為了加強對西南地區的統治,開始逐步限制僰人的利益,尤其萬曆初年,中央政府在這裡強行廢除了一直以來的蠻夷酋長制度,代之以漢臣,使原本緊張的對抗終於演變成一場全面反抗明朝政府的戰爭。

這個古老而神秘消失的民族,在歷史上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民族?我們從零星的史料中,從對麻塘壩部分懸棺的清理發掘中,從峭壁上的岩畫中,從流傳於敘南一帶那眾多民間傳說中,多少捕捉到了他們—些『影子』。

歷史上的『僰人』,是個歷史悠久、英勇善戰的民族。從西周到明朝萬曆元年(約西元前1066年一西元1573年)長達2500餘年的時間裡,他們生存、繁衍在祖國西南這片神奇古老的土地上。他們曾參加過周武王伐紂的牧野之戰,建立了戰功,被封為『僰侯』,在今天宜賓一帶建立了『僰侯國』。這在秦漢以後的史料中多有記述。《珙縣誌》(舊誌)上說:『珙本古西南夷服地,秦滅開明氏,僰人居此,號曰僰國。』

 

明朝開國二百年間,朱明王朝對他們發動了十二次征剿。在前十一次血雨腥風的征剿中,由於他們英勇善戰,敢於犧牲,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卻擊敗了朱明王朝十次征剿。

僰人之英勇善戰,明朝翰林院經筵講官任瀚,在他所書的《平蠻碑記》中也寫道:『……秋七月始計取九絲城。城踞夜郎西,小兩壁對望,岩間陡絕四十里,三雄王壁其—亡,控弦數萬。王皆強力,曉軍事,慣攻戰……』官兵們在屢戰屢敗後,便絞盡腦汁制訂出了十—種破僰人的方略並最終取勝。

珙縣是古代懸棺葬最典型、數量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是大陸乃至世界懸棺最多的地方。珙縣位於川、滇、黔三省鄰接處,歸四川宜賓管轄,現已發現懸棺發現懸棺遺址四十一處,計有懸棺二百八十八具,主要集中在麻塘壩和蘇麻灣兩地。

明朝攻破僰人後,將俘獲及投降的僰人分散安置。明末崇禎年間,大壩附近居民多為僰人,朝廷仍因其『厥性難馴』,僰人勢力大大減小,後來逐漸消亡。一個民族的消亡,本就是歷史的悲劇。而作為—個曾經雄踞祖國西南的強大民族歷經了2500餘年的滄海桑田,在距今400餘年時卻突然從這塊他們生存繁衍的熱土上消失得無影無蹤!這能不使人產生幾多迷惑、幾多猜疑、幾多悲哀……。

『僰人』雖然消亡了,但作為在歷史上為開發西南有過重大貢獻的民族,古代中國的歷史將會永遠保留他們的一席之地。隨著僰文化旅遊的迅速發展,『僰人懸棺』的歷史價值顯露出來。

 

懸棺以將死者的棺木放置在懸崖絕壁上為特徵。置棺高度,一般距離地表10公尺~50公尺,最高者達100公尺。置棺方式,一為木樁式,即在峭壁上鑿孔2~3個,楔入木樁以支托棺木;二是鑿穴式,即在岩壁上鑿橫穴或豎穴,以盛放棺木;三是利用岩壁間的天然洞穴、裂縫盛放棺木。棺木頭大尾小,多為整木,用子母扣和榫頭固定。採用仰身直肢葬,麻布裹屍身,隨葬品置腳下兩側,多寡不定,有陶瓷器、木竹器、鐵器和麻織品,其中麻織品最多,有少量的絲織品。僰人懸棺的年代,上限未知,下限為明代。

懸棺俗稱『掛岩子』。即把棺木置於幾十公尺高的懸崖峭壁上,是古代川南一帶僰族的葬制,僰人早在戰國時期就在宜賓地區群居,並建有僰侯國、僰道縣。因其剽悍驍勇,為其歷代統治者所不容。他們棲身於荒野荊棘之中,有『披荊斬棘』之譽。明代,僰人稱『都掌族』。神宗元年( 1573),四川巡撫曾省吾、總兵劉顯率十四萬大軍將其殺絕。其時,『前軍引火炬燒城屯千餘,炎焰漫天……赴火墜崖谷者數萬……都掌蠻至是盡滅』(《興文縣誌》)。

民間傳說僰人未被殺絕,當地何姓人家即為僰人後裔,還說何姓祖先本姓『阿』,因避當朝鎮壓才改姓『何』。明史有僰人首領『阿大王』在僰都城九絲城被殺的記述。有人曾在當地訪一何姓老人,言其始祖何大寧原為酋阿大、阿二同族,後投軍至一何姓將軍麾下,改為何姓。珙縣過去曾有明諺『遊稞稞(彝族),范苗子,後山何家掛岩子』。

至於為什麼僰人有懸棺葬俗,《珙縣誌》記述:『相傳有羅因者,因僰人嘗其滅宗,乃教以懸葬岩上,子孫高顯。於是爭掛高岩以趨吉。』也有人說,是諸葛亮用這個辦法消耗僰人的力量。三國時,諸葛亮南征路過僰地受阻。他看到天旱地乾,就讓人放風說;旱災是由於僰祖墳風水不好,如將棺材移到懸崖上,來年一定好收成。僰人信以為真,就放下戰事,忙著遷墳,諸葛亮趁機離去。

不料次年果然五穀豐登、人畜興旺。於是,懸棺葬便代代相傳下來,但在刀耕火種的年代,懸棺如何置於懸崖之上,置於眾說紛紜。有說鑿岩為路,放棺後又毀掉路;有說先以土填埋崖壁,然後再去土;有說崖頂放繩索;有說搭廂架。究竟如何,仍不得其解。

 

僰人懸棺放置方法,有鑿岩為穴橫放者;有鑿岩孔嵌木樁,棺木平置樁上者;也有幾具並放或疊放者。棺行似船,頭大尾小,多為整根楠木挖鑿而成。懸棺葬地周圍,還有許多僰人岩畫。畫面、色澤清晰可辨,多為砂彩繪,均用較原始的平塗技法,線條粗獷,形象生動,題材多樣。其作用,或為部族徽記,或為安慰亡者,反映了行懸棺者的宗教信仰和精神世界。

『僰人懸棺』 的六大千古之謎:族屬、年代、為什麼行此葬俗、行此葬俗的民族有無後裔,如何將千斤重的棺木置於幹仞絕壁之上、懸棺周圍繪製岩畫的目的和岩畫的涵義等等。

已解之謎:後裔

明萬曆元年後,敘南的僰人大規模減少,至崇禎、順治年間間或出現在文獻記載中,後神秘消失,給人留下了疑問。普遍認為,—場戰爭應該不至於讓一個民族徹底消亡,僰人應有後裔存在。而其後裔的去向,當地流傳著以下說法:一是他們改名換姓,不敢承認自己是僰人,也不敢再姓原來的『阿』,於是將『阿』姓『阝』改為『ィ』旁而為『何』姓,當地『何』姓即是僰人後裔;第二種說法,僰人散居於雲貴川毗連的大片地區,敘南的僰人只是其中的一敗塗地部分,現雲南橫江流域、貴州南盤江流域仍有僰族遺民居住。就是在九絲城陷落之後,也還有不少倖存者,只不過懾於朝廷的鎮壓,他們不敢再用『僰』的族名,並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被其他民族同化罷了。(補充:僰人常用的族名為『都掌』,查文獻記載可得,此族名一直至清初仍然在使用)。

當代,在雲南省丘北縣境內發現了僰人的後裔,他們自稱『鍋潑』、『僰族』,其他民族稱他們『海巴族』、『伯族』,1956年劃分民族時,將他們歸入彝族白彝支系。目前,丘北境內共有僰人1557戶6894人,分布在雙龍營、捨得、官寨、曰者、膩腳、樹皮6個鄉(鎮)20個村民委員會的44個自然村,其中純僰人村寨19個。當地僰人說:『我們的祖先,是為了躲避戰亂才從「江外」渡江逃到這裡的。』至今他們仍保留著古老的語言和服飾,而且沿襲著古老而神奇的習俗。

站在雄峙險峻的山崖下,仰望著峭壁上那殘存的棺樁、數不清的樁孔以及具具棺木、幅幅岩使人不禁想到史稱『僰人』的那個古老而神秘的民族。他們把自己的歷史賦予高岩,突然沉於歷史的長河,消逝在故紙堆中,只把這奇特的葬制和眾多悲壯感人的民間傳說遺留下來,供人們去沉思,去感悟,去遐想。

 

延伸閱讀──僰

僰(音bó,類『博』)解釋:1、逼迫,2、古代西南少數民族名。僰人之稱最早見於《呂氏春秋》,為『西方之戎』,屬氐羌族群。秦以前有僰侯國,位元於今四川宜賓地區。滇(今雲南滇池地區)和邛都(今四川西昌地區)兩部落也居住有大量僰人,史稱滇僰和邛僰,與當時川東的濮族同出一源。漢代,其聚居區稱僰道(王莽改為僰治),是秦漢時期修『五尺道』通西南夷的起點。

主要從事農業,除水稻外,還栽植各種經濟林木。本族奴隸主常向外輸出奴隸,稱僰僮或僰婢。曾發動過反抗東漢統治者的鬥爭,後一部分漸與漢族同化,另一部分向南遷移,到南北朝時成為僚族的一部分。在漢末以後,僰的名稱不見於記載。宋代大理國是僰人(白人)建立的。元、明繼續稱為僰人或白人。明、清以後稱民家。他們都是白族的先民。元以後也稱傣族先民白夷為僰夷,最早見於《元史·泰定帝紀》。

僰最早見禮記王制篇作『棘』所謂『屏之遠方,西方曰棘』,鄭注『棘』當作『僰』。呂氏春秋侍君覽始作『僰』,稱『僰人野人,篇笮之間,多無君』。後來史記西南夷傳,有所謂『僰僮 』。說文解字『僰,犍為僰蠻也』。(摘自黃現璠著《廣西僮族簡史》 )

漢司馬相如《喻巴蜀檄》:『南夷之君,西僰之長,常效貢職,不敢惰怠。』《史記‧西南夷列傳》:『巴蜀民或竊出商賈,取其笮馬、僰童、髦牛,以此巴蜀殷富。』張守節正義:『今益州南戎州北臨大江,古僰國。』段玉載注:『接楗為郡有僰道縣,即今四川敘州府治也。其人民曰僰。《王制》:「屏之遠方,西方曰僰,東方曰寄。」』晉常璩《華陽國志‧蜀誌》:『僰道縣,在南安東四百里,距郡百里,高後六年城之。治馬湖江會,水通越雋。本有僰人,故《秦紀》言僰童之富,漢民多,漸斥徙之。』清陸次雲《峒溪纖志.僰人》:『僰人號十二營長,玀鬼、猉狫言語不通,僰人為之傳譯。披氈衫。女吹篾,有悽楚聲。六月二十四日祭天過歲,朔望日不乞火。性悍好鬥,盧鹿同聲。又好佛,手持數珠。善誦梵咒,有禱輒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