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智鬥勇!大學生傳銷窩點3天 寫窩點日誌走紅

新學期,江蘇科技大學男生張強(化名)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明知有可能陷入傳銷陷阱,仍然應陌生網友之邀,去安徽合肥考察「生意」。經過3天的鬥爭,最終全身而退。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新學期,江蘇科技大學男生張強(化名)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明知有可能陷入傳銷陷阱,仍然應陌生網友之邀,去安徽合肥考察『生意』。經過3天的鬥爭,最終全身而退。回到鎮江,張強立即將他的臥底傳銷的經歷寫出來發到網上。近日,這篇『臥底日誌』成了大陸國內著名社交網站的熱門日誌,引來許多網友追捧。

盛情邀請:陌生女子邀他去安徽做『生意』

根據現代快報報導,記者在江蘇科技大學見到了張強,他向記者回憶了臥底經歷的始末。張強,淮安人,今年虛23歲。9月9日,微信上一位女網友主動加他好友,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搭上了』。聊天中,張強謊稱自己是張家港人,今年24歲,對方則稱身在合肥,正在從事一個『投資生意』,她竭力邀請張強加入,卻不肯透露初期要多少錢,『只是強調了不用帶錢來』。

張強對現代快報記者說,他平時喜歡一個人四處遊玩,就想趁現在不用上課去那裡看看,於是答應了對方的請求。張強事先就預料到對方可能是傳銷組織人員,於是做足了功課,在網上查看了許多『關於傳銷洗腦黨的各種資訊』,並找到了合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合肥市工商局打傳辦的電話,將其存儲聯繫人姓名設為『老大』『老二』,並將親人的稱呼全部改成了姓名,『就算手機上繳,他們也不能敲詐勒索親人』。

張強在鎮江坐上了開往合肥的D3006次列車。隨身只帶了不到3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現金作路費、一張存款不足500元的工行卡以及一張身份證。在動車上,張強在人人網發表狀態告知好友,如果自己3天後還沒有更新狀態,就有可能身陷合肥傳銷圈。

單刀赴會:深入『敵營』三天,鬥智鬥勇全身而退

第一天:傍晚5點多,張強到達合肥火車站,見到了這名網友,她自稱叫陸某,今年27歲,靖江人,未婚,也在做要給張強介紹的『生意』,並提出要用5天左右時間來安排。『我當時就猜測對方是搞傳銷的了。』當晚7點多,張強被陸某帶至港澳花園小區附近,晚飯後到了陸某住處,這時一個被陸某稱為『花姐』的女子出現了,花姐是一名已婚中年女子,自稱是江蘇人,現在合肥與陸某一起做投資『生意』。張強和陸某、花姐住在一套兩室一廳的房中,他單獨住一個房間。

第二天:第二天早上,張強要求去看看『生意』,陸某卻說不急,隨後帶他到合肥四處轉,期間和他大談經濟危機和房地產,張強意識到,陸某要開始對他『洗腦』了。當晚,花姐表示,第二天要帶他去了解『生意』。

第三天:花姐帶著張強到了一個叫金某的女子家中,金某給他介紹起這個生意的背景和制度,詳細解釋了如何銷售至少1份最多21份價值3800元至69800元的『產品』、如何發展人員、如何賺到1040萬,並在紙上演示一個完善的獎金制度。張強說,他將計就計,假裝認真學習。當天吃過中飯,張強被帶去見了一名叫王某的男子。離開王某家後,張強被帶著見了另一名女子:岑某。他們的話題都是關於『生意』。感到害怕的張強假裝打電話,表演了從電話中得知外婆的父親病重的消息,並通過憋回噴嚏逼出眼淚的方式試圖讓他們相信。

第四天:在多方挽留無效、並取得張強過完中秋節將再過來的承諾後,對方終於答應讓張強離開。上午10點50分,張強在合肥坐上了開往鎮江南站的D3096次列車。

意外走紅:臥底日誌成熱門話題

回到鎮江後,張強花了兩三天時間,將他這3天的經歷以日誌的形式寫了出來,並冠以章回體小說的標題,整篇日誌將近3萬字,共9個回合。該日誌一上網,很快引發網友熱議,該日誌成為首頁熱門日誌,截至22日晚上,瀏覽量突破4萬人次,900多人分享。很多網友回帖『膜拜』,不過,也有網友表示,這種臥底不值得提倡。

張強對現代快報記者說,對方輪番給他上課的人,講的內容都是一環套一環,每一個人講完了都留下一個問題讓下一個人補充,臥底期間雖沒有什麼驚險的經歷、也沒有被限制人身自由,但他也害怕會出現網上傳說的被割腎的情況,他當天沒有離開,也獲得對方認可,『還誇我有膽識,經得起考驗,是他們想要的人才。』張強表示,寫作也是他的愛好,他一開始只是想和好友分享他的經歷,讓更多的人知道傳銷的最新面貌,沒想到這篇日誌會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