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問題/網路新詞 對語言的衝擊是空前的

一位朋友告訴我一些網路新詞,如:「喜大普奔」、「細思恐極」、「男默女淚」、「不明覺厲」、「人艱不拆」等。聽後,心中不由頓生感慨:網路新詞,真是讓我歡喜讓我憂!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位朋友告訴我一些網路新詞,如:『喜大普奔』、『細思恐極』、『男默女淚』、『不明覺厲』、『人艱不拆』等。聽後,心中不由頓生感慨:網路新詞,真是讓我歡喜讓我憂!

根據北京日報報導,喜的是:近十年來,網路蓬勃發展,新的語言素材不斷湧現,新詞、新語、新用法層出不窮。

網路實現了『自媒體』的功能,給普通民眾提供了充分展示語言智慧的平台,寫作、發表、評論等活動,不再是少數知識精英的特權,只要有台電腦、手機或其他網路終端,普通民眾都可以參與其中;網路突破了詞語運用的空間壁壘,遍布世界各個角落的人都可以在網路平台上實現即時交流。網路匯聚了廣大民眾的集體智慧,網路新詞空前活躍。許多有較強表現力的新詞新語新用法,都來源於網民的創新智慧,如『囧』、『親』、『灌水』、『悲催』、『傷不起』、『鴨梨山大』,等等。

據國家權威部門發布的互聯網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12年12月底,我國網民規模達5.64億,互聯網普及率為42.1%。除了部分兒童和老人外,絕大部分民眾都有或多或少的上網經歷。網路覆蓋面是任何傳統媒體都無法比肩的,傳播速度也是任何傳統媒體望塵莫及的。網路大大拓展了詞語的傳播範圍,加快了語言的傳播速度。許多新詞新語新用法,如『萌』、『贊』、『給力』、『正能量』、『接地氣』、『最美』、『吐槽』,等等,都是通過網路快速而廣泛的傳播,而被廣大民眾認知的。

憂的是:由於網路缺乏傳統媒體的『把關』環節,國家對網路活動缺乏有力的監管,社會對人們的網路行為也缺乏有效的監督,網路對語言的衝擊也是空前的。

最大的衝擊是差錯泛濫。如把『令你們自豪』誤成『另你們自豪』;把『見人不救』誤成『見人不久』;把『日理萬機』誤成『日理萬基』;把『剖腹產』誤成『拋腹產』;把『脫韁之馬』誤成『脫疆之馬』;等等。

除了差錯以外,網路語還呈現出以下兩種傾向。

一、遊戲傾向。網路語帶有嚴重的『個人』傾向,為了『好玩』,為了『新奇』,隨意背離大眾語言的結構、運用等固有規律。兩種情況特別突出,即任意撕拼和濫用諧音。

1、任意撕拼。即撕拆、拼裝語言要素,如本文開頭所舉的『四字短語』,顯然都是截取原有短語的部分要素,再硬拼而成。漢語中有縮略語,由片語緊縮省略而成,如把『滄海桑田』縮略成『滄桑』,這種縮略是符合漢語辭匯內部結構規律的,因為在漢語運用中,『滄』表示『滄海』、『桑』表示『桑田』,含義都是明確的,大家一看就明白。而用『喜』表示『喜聞樂見』、用『大』表示『大快人心』、用『普』表示『普天同慶』、用『奔』表示『奔走相告』,不符合漢語運用習慣,讓人莫名其妙,再由它們拼裝的『喜大普奔』,更是讓人不知所雲。

2、濫用諧音。如把『版主』說成『斑竹』,把『導彈』說成『搗蛋』,把『什麼』說成『神馬』,把『肚子疼』說成『杜子滕』,把『沒有』說成『木有』(諧山東方言音),把『我』說成『偶』(諧閩南方言音),等等。諧音本來是漢語運用中的一種修辭,用得好,可產生獨特的表達效果。但網路上的這類諧音,除了『好玩』以外,顯然沒有任何表達效果。

二、低俗傾向。由於網路的『准入門檻』很低,不管文明與否,無論修養高低,只要有意願,都可以在網上發表意見。有人還故意為之,以『低俗』博取『眼球』,以『低俗』引人注意。另外,隨著互聯網的普及,網民中的『草根』群體日益壯大,有嚴重『反傳統』傾向的網民越來越多。網路語的低俗化傾向十分嚴重,甚至充滿色情、暴力色彩。首先是大量網路粗俗新語的出現,如『蛋疼』、『草泥馬』、『屌絲』等等。其次是傳統粗話的廣泛運用。

網路,已經滲透到政治、經濟、文化以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正在改變人們的生活甚至思維方式。我呼籲社會各界關注網路語的運用,並加強研究,探尋引導網路語健康發展的有效途徑。我也呼籲廣大網民加強網路文明自律意識,提高語言文化修養,遵循語言運用規律,文明規範地運用祖國語言文字。我還呼籲人們自覺抵制粗俗不雅、不符合漢語內部結構規律且表意不明的網路詞語。(作者為《咬文嚼字》執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