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出境遊囧事! 出國7天時間5天都在幫人買東西

「出國玩一共7天時間,我有5天都在幫別人挑東西,買東西。」剛回到北京,謝女士連時差還沒倒利索就趕緊通知各路親友「取貨」。說起自己的法國之旅她一臉惆悵:「真不知道是幹嘛去了,連照片都沒拍多少。下次再出國我可真得做好保密工作,不輕易答應這些往回『運貨』的要求。」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出國玩一共7天時間,我有5天都在幫別人挑東西,買東西。』剛回到北京,謝女士連時差還沒倒利索就趕緊通知各路親友『取貨』。說起自己的法國之旅她一臉惆悵:『真不知道是幹嘛去了,連照片都沒拍多少。下次再出國我可真得做好保密工作,不輕易答應這些往回「運貨」的要求。』

一張『代購清單』列了20行

根據北京晚報報導,謝女士9月底開始休假,去法國旅遊。因為臨走時要向單位請假,還得通知親朋好友缺席國慶聚會,她要出國的消息『擴散』很快。意料之中的,很多人給謝女士列了『購物清單』,希望她從國外代購化妝品、名牌包、首飾,甚至還有嬰兒營養品和奶粉。

『最長的一張購物清單列了20行。』謝女士苦笑著告訴記者,這張清單還是來自一位平常不太熟悉的同事。記者看到,這張清單上有香水、彩妝和護膚品,還有限購的煙、酒等,甚至包括一個『新秀麗』牌的旅行箱。

謝女士說,大部分親友、同事要求代購的化妝品還容易解決,機場免稅店就能搞定;但像嬰兒營養品、奶粉這樣的東西可是『麻煩死了』:『我自己還沒有寶寶,他們要的東西我連標籤都看不懂,在國外交流又不方便,只好到處找WiFi發微信。』更令謝女士鬱悶的是,幫人代購的營養品是玻璃罐特別沉,『法航經濟艙托運行李限23公斤,我超重好多。只好到機場到處找旅行團的人幫我分擔,吃了不少白眼。』

謝女士告訴記者,在巴黎的老佛爺購物中心和春天百貨,許多櫃台都被大陸客人擠得水洩不通,店內隨處可見兩只手都拎滿包裝袋的大陸人。『就連巴黎郊區的購物村,只要有大陸旅行團過來,就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填表退稅都要排特別長的隊伍。』

22000元代購的首飾竟遭『退貨』

謝女士的出境遊『運貨』經歷以麻煩和疲累居多,林先生則留下了深刻教訓:花220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幫人代購的名牌首飾買錯了,對方拒絕付錢,而是要求他把商品退貨,絲毫不考慮這樣做會有多麻煩。

『之前出國很多次,都因為幫人買東西壓縮了自己的遊玩和購物時間,所以這次我還比較注意保密。』林先生提起自己的『慘痛經歷』就長籲短嘆:『這次都怪我媳婦,唉,她非說閨蜜的忙不幫不行。』

媳婦的閨蜜要求林先生為她買一條範思哲紅寶石項鏈,折算人民幣約22000元左右。『這麼貴重的東西,按理說應該自己親自挑選的。因為我對首飾實在不了解,再加上外語溝通不暢,最後還是買錯了,跟她想要的款有一點差別。』這幾天,林先生花了不少國際長途費,和當地接待他的導遊聯繫,希望能把商品退貨。『為了這個項鏈,我還刷爆了一張信用卡,多麻煩也得退啊,我總不能自己留著吧?』

林先生還說,這兩年親友們要求他往回代購的東西越來越『奇葩』:例如相機鏡頭、天文望遠鏡,電子琴;去年去南非的時候,還有人要求他幫忙帶象牙製品回來。『這是違法的,我當然拒絕了,但他還挺不高興,以為我是怕麻煩找藉口不幫忙。』

 

『購物慣性』回國還延續

首都機場的日上免稅行提供這樣一種服務:去程時顧客可以把選購的東西寄存,回程航班到港時再提貨。因為在國外的『購物慣性』會延續,不少人回到機場時除了提貨之外,還會再購買一大堆東西。

『去的時候買了1500多元的化妝品寄存在機場,回來時一下飛機又買了3000多。』謝女士說,因為在國外一直幫別人買東西,到了機場免稅店就特別想補償一下自己,『我購物也是為了發洩鬱悶。』

謝女士還告訴記者,因為購物清單上的部分東西沒買到,她還準備去市區內的免稅店試試運氣。『16歲以上的大陸公民,憑護照在回國半年內都可以去買,東西也是免稅價格。』

記者在位於櫻花東街的免稅店內看到,有顧客正在大量選購巧克力和護膚品。『回來時箱子太沉,送人的巧克力沒帶夠,趁著還在放假趕緊補上。』這位女士一邊挑選一邊注意對比巧克力的產地:『我去的是瑞士,哪個是瑞士產的?送人時別「穿幫」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