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問題/香格里拉事件 暴露大陸旅遊法缺點

大陸央視曝光雲南香格里拉旅行社強制收取遊客藏民家訪費,聲稱是行政性變相收費,記者拒絕交費被導遊強行拉下車。隨後,遊客到迪慶州旅遊局投訴,卻遭到執法人員辱罵。對此,迪慶州旅遊局回應稱,對涉事的旅行社處以10萬元人民幣罰款,涉事導遊吊銷相應證件,並調離相應執法人員。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央視曝光雲南香格里拉旅行社強制收取遊客藏民家訪費,聲稱是行政性變相收費,記者拒絕交費被導遊強行拉下車。隨後,遊客到迪慶州旅遊局投訴,卻遭到執法人員辱罵。對此,迪慶州旅遊局回應稱,對涉事的旅行社處以10萬元人民幣罰款,涉事導遊吊銷相應證件,並調離相應執法人員。

根據法制日報報導,旅遊法是於今(2013)年4月25日由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於10月1日正式實施,而實施伊始,就遇到國慶黃金周,可謂是遭遇到一場『大考』,能否通過這場『大考』,檢驗著旅遊法實際效能。遺憾的是,從雲南香格里拉等地發生不愉快事情來看,旅遊法通過『大考』的成績不容樂觀。

旅遊法規定『旅行社組織、接待旅遊者,不得指定具體購物場所,不得安排另行付費旅遊專案。但是,經雙方協商一致或者旅遊者要求,且不影響其他旅遊者行程安排的除外』,如果違反上述規定,『旅遊者有權在旅遊行程結束後三十日內,要求旅行社為其辦理退貨並先行墊付退貨貨款,或者退還另行付費旅遊專案的費用。』但是,紙上言之鑿鑿,現實有些導遊和旅行社卻棄之如敝履。

例如,在雲南香格里拉,記者參加的香格里拉旅遊線路,盡管報名時旅行社的工作人員承諾不強制消費,但是當旅遊大巴快到虎跳峽時,導遊開始向遊客收取藏民家訪的自費旅遊專案。旅遊行業從業人員之多,出現一些不法旅行社和導遊不足為奇,如果能順利按照旅遊法得到有效處理,倒沒有什麼。問題在於,當記者找到迪慶州旅遊局時,工作人員稱,目前找不到這名導遊,並稱遊客理性消費觀念不對,『你就按這個價格一交了,旅行社和導遊誰都不趕你。』當有遊客拍攝和錄音時,他還稱『我說拘留你就拘留你,你侵犯了我的人權!像你這樣的遊客,我們是不歡迎的』。在這裡,我們總算知道某些黑心旅行社和導遊在旅遊法出台後仍然幹著近似『搶劫』的勾當,原來他們背後都是有『靠山』的。

按照旅遊法的規定,當旅客與旅行社和導遊發生糾紛時,有四種解決方式,『雙方協商、消費者協會、旅遊投訴受理機構或者有關調解組織申請調解、根據與旅遊經營者達成的仲裁協定提請仲裁機構仲裁、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第一種方式在強制消費面前根本無效,人家本身就是『地頭蛇』。仲裁和訴訟方式只適合於少數人,因為旅客往往遇到的是小額訴訟,旅客是耗不起人力、物力,最適合的當然是向消協特別是政府旅遊投訴機構投訴。當然,很多地方的旅遊執法機構是盡心盡力的,但是,如果遇到了迪慶州旅遊局工作人員這樣的執法者,他們豈不傻了眼?

看來旅遊法本身還存在短板,才會讓它在通過『大考』時如此艱難。旅遊法除了賦予旅遊執法機構強有力的手段外,對執法機構本身的監督與制約也應當到位,要讓旅遊執法機構超出其權力範圍內的事情做到權力不越位,同時做到在權力職責範圍內到位。有些是旅遊法通過修改可以做到的,比如說加強民間組織和行業自律組織的建設,讓民間組織和行業自律組織來監督旅行社和旅遊執法機構,成立由地方消費者、專家等第三方人士組成的旅遊監督機構,接受對旅遊執法機構的投訴。還有就是要完善其他法律,比如上級政府要加強對下級政府的監督力度,讓執法機構依法行政,比如要加強新聞媒體的輿論監督,鼓勵媒體監督旅遊中的不法現象,倒逼旅行社、導遊依法行事,旅遊執法機構盡心盡力履行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