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無錢做手術! 男子家中鋸掉患怪病右腿

一把鋼鋸、一把小水果刀、一個裹著毛巾的癢癢撓,保定硬漢鄭豔良用這三樣簡單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將自己患怪病的整條右腿鋸下,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顆槽牙。如今,同樣的怪病還在他左腿上無情蔓延。鄭豔良希望好心人支招,醫治好時刻折磨自己的怪病,安上一副假肢,重新為妻女撐起一個家。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把鋼鋸、一把小水果刀、一個裹著毛巾的癢癢撓,保定硬漢鄭豔良用這三樣簡單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將自己患怪病的整條右腿鋸下,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顆槽牙。如今,同樣的怪病還在他左腿上無情蔓延。鄭豔良希望好心人支招,醫治好時刻折磨自己的怪病,安上一副假肢,重新為妻女撐起一個家。

農家壯漢突患怪病

根據燕趙晚報報導,今年47歲的鄭豔良,是保定市清苑縣東臧村村民。患上怪病之前,鄭艷良是家裡的頂樑柱,村裡有名的壯漢子。自家四畝農田春種秋收,農閒時到附近的磚窯廠推土拉坯,哪樣重力氣活他都不怵頭。2012年1月28日,農歷正月初六的下午,鄭豔良先是感覺腹部疼痛,而後疼痛迅速轉移到兩條腿上。如刀割般的疼痛,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堅持走到村診所,注射了一針鎮痛劑後,鄭豔良的雙腿就無法站立了。隨後他被家人送到保定和北京的幾家大醫院進行檢查,最終確診為雙腿動脈不明原因大面積栓塞。在血管造影圖上,他右腿所有動脈和左腿膝蓋以下動脈,都消失不見了。

多家大醫院的醫生看過診斷結果後,都說這種怪病全大陸都很少見,目前尚無法醫治,只能採取保守治療方法,並判斷鄭豔良最多活不過一個月。而此時,為看病家中的積蓄也已經花光了。無奈之下,鄭豔良被接回家中。妻子沈忠紅回憶起當時情景不禁淚崩:三個多月時間裡,鄭豔良被疼痛折磨的意識模糊,喊叫的周圍鄰居都不能入睡。不管黑夜白天都只能倚坐著,無法平躺下。強效鎮痛藥別人一天一針就有效果,丈夫一天注射三次都不管用。幾天後,丈夫的右腿上開始出現很多紫斑,而後皮膚變黑開始大面積潰爛、流膿,連腿骨都恐怖的露了出來。

硬漢家中自己鋸腿

鄭豔良說,大面積潰爛的右腿不但徹底失去了行走功能,潰爛的部位還不斷向上蔓延,於是他有了截肢的想法。可是當時家中吃飯都成了問題,根本沒錢去醫院做手術。他也曾請求村診所的大夫幫助截肢,但人家根本不敢動手,他就琢磨著自己動手截肢。

2012年4月14日上午11點多,鄭豔良把連日照看自己勞累不堪的妻子,支到西邊臥房內睡覺休息。而後他找來家中的一柄紅塑膠把小水果刀、一根鋼鋸,再把毛巾纏在一把癢癢撓上咬在嘴裡,就在東臥房的床上開始給自己做截肢手術。

20多分鐘後,被噩夢驚醒的沈忠紅回到東臥房時,被眼前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丈夫的右腿已從距大腿根約15公分處被鋸斷,截肢用的鋼鋸條因受力過大崩斷成兩截,桌子上是四顆被咬掉的槽牙。好在因為動脈有栓塞,截肢時出血並不多。

截肢後,鄭艷良右腿的潰爛終於止住,但怪病卻在他的左腿上開始持續蔓延。現在,他的左腳因潰爛從腳踝處斷落,潰爛已經蔓延到膝蓋下部約10公分位置。為了省錢,鄭豔良想出了一個對付潰爛的土辦法:先用大量碘伏消毒液擦洗,再用塗抹了紅霉素的紗布包裹,最外面捆上嬰兒用的尿不濕吸收膿液。然而即便一天換藥兩三次,仍不能制止潰爛向上蔓延。大把的止痛藥,也難以抵抗潰爛部位產生的劇痛。

盼望安上一副假肢

鄭豔良說,妻子有糖尿病和心臟病,除了要照顧自己,還要耕種家中的四畝農田。17歲的女兒早早輟學到鞋廠打工,是家裡唯一的收入來源。正當壯年的他不但不能養家,還成了家中的累贅,這讓他心裡感到非常難過。『除了兩條腿外,我身體一點毛病沒有。』鄭豔良說,他做夢都想重新站立起來,為妻女撐起一個家。鋸腿的疼痛對他來說不算什麼,現在最揪心的是一家人如何生活下去。他盼望能有熱心人支招,幫他醫治好所患怪病,然後裝上一副假肢。那樣他就能自己照料自己,還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手工活養家糊口了。如果您願意伸出愛心之手幫鄭豔良擺脫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