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房價縮水5成 購屋者斷供棄房 擔保業面臨覆沒

一名建築工人在溫州甌江邊的一處住宅前澆水,該樓盤的價格與高峰期相比已經「腰斬」。 針對溫州有1.5萬套房產斷供的傳言,溫州銀監分局回應稱,到7月底對轄區內4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調查結果顯示,「斷供房」即「棄房」現象的確存在,但數量可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名建築工人在溫州甌江邊的一處住宅前澆水,該樓盤的價格與高峰期相比已經『腰斬』。 針對溫州有1.5萬套房產斷供的傳言,溫州銀監分局回應稱,到7月底對轄區內4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調查結果顯示,『斷供房』即『棄房』現象的確存在,但數量可控。銀行按揭表明只有580例房產斷供,處於不良貸款狀態的房屋為2584套。其中『抵押+保證』貸款風險最為突出,有397例,純抵押貸款出現『棄房』的為183例。 

民企資金鏈斷裂集聚風險 當地300餘家擔保公司面臨覆沒

根據解放日報報導,記者日前在溫州採訪發現,當地房價已現30%—50%不等的縮水,部分購房者的貸款已超房子目前賣價,索性『斷供棄房』,繼而影響到溫州擔保業的生死。記者從新中國首家私人錢莊創始人、現溫州方興擔保公司董事長方培林以及溫州市中小企業融資服務中心處求證得知,溫州300餘家擔保公司出現大面積代償困難,全行業面臨重挫,即便是擔保行業協會會長企業或副會長企業也大都陷入關閉或重組的困境。

高端樓盤出現『腰斬』

溫州市中小企業融資服務中心市場總監戴克明介紹,目前溫州除學區房價格堅挺外,其他房產跌幅多在30%以上,部分高端樓盤出現『腰斬』。據了解,2008年,溫州民資很容易從銀行融資,於是大量貸款買房,助長房價虛高。2011年3月,大陸務院出台房地產調控政策,溫州隨即下達限購令。此後,溫州實體經濟疲軟,再加之銀根收緊,溫州不少企業資金鏈出現斷裂,房價出現下滑,且『追漲不追跌』的市場慣例致使房價連續跳水。官方資料顯示,2011年9月以來,溫州房價連續22個月同比下降。

據了解,溫州擔保業中房產抵押的份額至少占業務總量一半以上,少數業務以企業信用或貨物質押。方培林透露,溫州約有300家擔保公司,其中融資性擔保公司行業協會有近50家會員,去年已有至少3家副會長單位負責人因代償困難而入獄,今年數字更多,會長郭炳鈔的擔保公司去年至今一直在重組。

房產金融產品過度創新

方培林認為,包括『房產余值抵押』等金融產品在內的過度創新,是此次溫州擔保業幾乎全軍覆沒的禍根之一。『速貸邦』溫州公司總經理葉振介紹,『餘值抵押』是指房產價值在銀行貸款中未用足部分的二次抵押。譬如,一套估值10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的房子拿到銀行作抵押,銀行為保險起見,多會以評估價的六折放貸,剩餘40萬元並未用足。擔保公司則是為剩余40萬元做抵押,並從中收取服務費。但這些都應基於房價穩定或穩中有升,房價一旦下跌,擔保公司的代償風險就會成倍積聚。

前溫州市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主任、現溫州市經濟學會會長馬津龍認為,溫州經營者資金困難、房價跳水和擔保公司行業性災難,表面看是外部經濟形勢和溫州民間金融產品過度創新所帶來的悲劇,但根本上還是由於行業和行政部門壟斷,致使溫州人或無心實業,或轉型無門。『溫州之所以逃離實體經濟,只因他們在非常有限的行業領域內已經過度進入,導致產能過剩和無利可圖。根治的手段唯有放開包括金融在內的行業壟斷,給予民資充分自由進入的權利。否則,民資只能在體制外不斷翻花樣,最後強咽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