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秀」幕後秘辛大公開!華麗背後的斑斑血淚!

《中國夢之聲》選手劉思涵(左)、孫自佑(中)、何大為談參加心路歷程。(記者林調遜攝影、公關照)

大陸選秀節目高規格製作,在華麗包裝的表象後,卻屢爆黑箱作業,《中國夢之聲》8月底結束總決賽,也遭外界質疑造假,賽制曾取決「場外支持率」定生死,後又改回由導師點評,非但讓網友詬病,連選手也措手不及,《超級星光大道5》冠軍孫自佑與有“東方Adele”之稱的劉思涵,都坦承有深刻體會。

節目以「真人秀」方式呈現,添加情感故事串聯豐富為可看性,可追根究柢其後的真偽,恐怕評審、選手早已是心照不宣。孫自佑透露:「硬要強調什麼,做效果不真實,反而私底下大家感情是真的,那個拍出來才是好看的,刻意要做一個效果,變成只能用演的,很多私下玩鬧在一起,怎麼都沒有拍下來?」

孫自佑認為選手感情才是真實。(資料照/記者邱榮吉攝影)

▲孫自佑認為選手感情才是真實。(資料照/記者邱榮吉攝影)

奪下12名也在台發行首張個人專輯【擁抱你】的劉思涵也表明,當時她演唱快歌爆冷遭淘汰,讓主持人林海、導師韓紅極為氣憤,一度引發熱議。表明錄播節目多少有表演成分在,她說:「明明4位導師還沒來,要表現看到人欣喜、不安的情緒,有時也要補些表演鏡頭,跟著節奏擺動,其實台上是沒有人的。」

劉思涵演唱快歌爆冷遭淘汰。(記者林調遜/攝影)

▲劉思涵演唱快歌爆冷遭淘汰。(記者林調遜/攝影)

實力唱功是基本必備條件,該節目致力打造偶像,自然從參賽者選歌、造型和定位都有其專業考量,劉思涵坦承太多時候身不由己,沒有自我選擇的空間,但她用正向思考應對,「有時過不了心裡那關,但做藝人本就不能全按照自己心意,必須要有些妥協,在這個舞台上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比賽中讓我有機會嘗試。」

回到原點嘆心酸 身心拔河抗壓力

2011年在選秀節目《花兒朵朵》搶下第4名,再投入《夢之聲》,劉思涵坦言內心也有抗拒,「更多糾結,隔了1年多又回到原點有點心酸,我不喜歡用心唱歌,卻要被評判、針砭和挑刺的眼光欣賞,可為了站上舞台又不得不,有點排斥這感覺。」孫自佑受到音樂人韓賢光鼓勵,毅然重返選秀戰場,也曾想過退賽。

壓力和身心狀況在拔河,他心想與其執著在負面情緒,不如將注意力轉而放在選手們身上,珍惜遠道而來的緣分,「大家相處的時間多,特別的是背景差異,能聚在一起很難得。」他和何大為因合唱PK而建立起友情,何曾參加《華人星光大道2》,他討喜外型和江南大叔PSY有幾分相似,在對岸被封為「萌版鳥叔」。

孫自佑珍惜選手認識緣分。(公關照)

▲孫自佑珍惜選手認識緣分。(公關照)

他是生長在加拿大的華裔,發音腔調影響其選歌受限,他樂觀以待,在長達3個月的硬仗中,訓練、彩排、拍宣傳片等,不僅壓縮到練歌時間,選手們體力更是吃不消,接連病倒,孫自佑當時腹瀉最先送醫院,何大為胃機能受到影響,他笑說:「大家見面就在傳藥,感情跟著變好,吃到最後感覺什麼藥都沒效。」

何大為外型和江南大叔PSY有幾分相似。(公關照)

▲何大為外型和江南大叔PSY有幾分相似。(公關照)

磨練抗壓體悟「累」 自身獲得遂改觀

「累」是他們相同的賽後心聲,同時考驗著選手的抗壓性,進入直播賽制後,他們也都有了自身的深刻「獲得」,搶下11名的何大為最感謝支持者,憶起淘汰當天他變裝成了農夫扮相,「當天粉絲知道我包頭巾,直接衝到最近的超市,買了相同的綁在頭上,我很感動,即便是被淘汰了,當時心情也很好。」

孫自佑歷經當兵後解約,沉潛過4年時間,隨著《夢之聲》再衝出高人氣,「中間到北京宣傳10天行程,超多人來支持,沒想到中間消失了這麼久,大家還記得我。」劉思涵強調各參賽者幕前形象,並非如外界揣測般被設定,而是被要求「一定要有自己的個性」。

劉思涵演唱快歌爆冷遭淘汰。(記者林調遜/攝影)

▲▼劉思涵演唱快歌爆冷遭淘汰。(記者林調遜/攝影)

劉思涵演唱快歌爆冷遭淘汰。(記者林調遜/攝影)

她指出:「因為個性不鮮明,觀眾不會記住,即便讓人家討厭,還是要說出來,讓大家接受,要有自己的態度。」比賽徹底顛覆了她過往對「偶像」的既定觀感,「我原來以為我只是實力唱將,原來我也可以做偶像,定義沒有那麼狹窄,不是標準意義上的帥哥美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