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世界/想遊以色列和加薩地區?10件事不得不知

聖地,會讓你的旅行充滿靈感、歡悅與迷惑。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聖地,會讓你的旅行充滿靈感、歡悅與迷惑。對一些人來說,約旦河與地中海之間的那片土地屬於以色列,而對另一些人來說,那是巴勒斯坦。而對大多數人來說,它們兩者都是聖地。這片令人迷惑、憂心又嚮往的土地有著怎樣的特色呢?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帶領我們通曉了前往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所需知道的10件事情,一起來看吧。

沙灘?都在紅海,地中海和死海

以色列是被海包圍的。埃拉特在紅海邊有潛水地點和各種海灘活動。茹什·哈尼卡拉在地中海邊有令人驚嘆的懸崖。在死海,你可以漂浮在恩波凱,這裡的鹹水源源不斷地湧出支撐著你的身體不沉下去。

身份非常複雜

這裡的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經常會發生衝突。穆斯林和猶太人中懷有私心的人也非常喜歡激發雙方之間持續致死的衝突。但是在更久遠的歷史中,其實並沒有任何爭鬥存在。事實上,上個世紀發生的問題既是宗教性的,也是政治性的,而且我們非常有必要弄清楚他們的身份和所屬。

大多數以色列人(政治身份)都是猶太人(宗教身份),而且他們大多非常自豪於自己國家民族的多樣性:歐洲裔猶太人、俄羅斯裔猶太人、非洲裔猶太人、美裔猶太人、阿拉伯裔猶太人,還有許多自由混血的其他民族。原因在於,如果你作為猶太人能滿足以色列的宗教體制——根據複雜的出生、先祖和轉換法則——那麼你立刻就能享受以色列的公民權利和國家利益。巴勒斯坦人(政治身份)大多是阿拉伯人(文化身份),多數為穆斯林,但也有少數有實力的巴勒斯坦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的人。

安全屏障值得一看

到東耶路撒冷去走走看看吧,或者到巴勒斯坦城市伯利恆朝聖——那裡是耶穌的誕生地——然後你就會看到聲名狼藉的以色列安全屏障。這面8公尺高(26英尺)的混凝土牆是用來阻止巴勒斯坦人在約旦河西岸和以色列之間自由行動的。以色列人認為它的建成阻止了自殺式爆炸襲擊到達以色列。安全屏障的大部分都建在約旦河西岸之內,而不是邊界線上。這也促使國際法院判定安全屏障的建立侵犯了國際法。對遊客來說,這裡的武裝警衛、瞭望塔和防禦工事都讓它成為一個荒涼的象徵,見證著以色列對這一地區的軍事管控。

 

生態旅遊者會喜歡沙漠

浩瀚熾熱的沙漠充斥著以色列南部三分之一的地方——在希伯來語中叫內蓋夫,而在阿拉伯語中叫Naqab。儘管有駱駝和帳篷,內蓋夫的生態旅遊幾乎都和這片沙漠的當地居民沒多大關係。

耶路撒冷是世界宗教中心

幾乎沒有人會忘記他們第一次參觀位於耶路撒冷中心的舊城的景象,它仍然被1538年由土耳其巨頭蘇萊曼一世建造的女牆所包圍。在這個將近1平方公里的小區域內,耶穌走過的十架苦路通往聖墓教堂,那是基督教傳統中認為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被埋葬的地方。再走幾步路,就是猶太人對著祈禱的哭牆,它是被羅馬人毀壞的猶太聖殿所唯一遺留下來的部分。附近就是《古蘭經》中提到過的阿克薩清真寺,矗立在紀念先知穆罕默德神秘的升天之旅的登霄聖殿旁邊。像哭牆一樣,它們也位於聖殿山上。這座山因此被穆斯林、猶太人和基督教徒都認作神聖的地方,據說亞伯拉罕就是在這裡準備犧牲他的兒子,而所羅門聖殿也在這裡。說到宗教意義,那真是無比重大了。

耶路撒冷症候群

對一些人來說,這座城市太過重要了。每年大約有1000個遊客會患上耶路撒冷症候群,一種因為這座城市的緊張和強烈情感氛圍而患上的精神上的病症。患者會有明顯的持續時間很長的激動和宗教狂熱,在幾天之內披著白袍子(通常是酒店的床單)大聲念宗教經文或詩文,或者向公眾布道講述宗教純潔,但大多數人都康復了。

特拉維夫市

距耶路撒冷一個小時車程之外,海岸邊的特拉維夫市搖蕩在海灘派對、設計師品牌和低到臀部的著裝中。在猶太人的安息日——從周五的日落到周日的日落時分——期間,西耶路撒冷保持在寧靜虔誠的沉思中。但是特拉維夫卻燈紅酒綠,有人在海邊散步,還有擁擠的商店和高級酒吧。這個快樂主義者的城市,面朝地中海的落日向西凝望,也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定位——同性戀之都,這裡歡迎LGBT(le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的縮寫,即為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群體)群體的光顧和定居。

鄉下漫步很愜意

約旦河西岸被散步的小路割成了阡陌縱橫的網。許多小路是為了自然,而另外一些則是為了文化。其中最著名的是亞伯拉罕小路,連接了巴勒斯坦城市那不勒斯、伯利恆和希伯倫。以色列人有著悠久的自然旅行傳統,集中在國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和林間漫步上。其中就有令人震驚的耶穌小徑,盤繞在加利利地區波光閃閃的海面之上的小山上。

 

參觀以色列,其實也是在參觀聖經中的巴勒斯坦

作為一個遊客去參觀的時候,你其實是在遊覽兩個不同的地方。如果你只看到了一個,那就只看到了整幅圖景的一部分。

獨立的以色列在1948年成立,那時只是地中海沿岸北部山脈南部沙漠的一長條土地,再加上最早和它的阿拉伯鄰居爆發衝突後贏得的西耶路撒冷地區。這裡就是以色列文化和希伯來語成長的地方。東耶路撒冷地區,加上約旦河西岸一塊呈腎臟形狀三麵包圍耶路撒冷的土地,以及加沙地區和戈蘭高地在當時都不是現代以色列的一部分,而是在1967年戰爭中被以色列接管。

從此之後,以色列有效地吞併了東耶路撒冷,將其與約旦河西岸的其他毗鄰地區置於以色列政府的完全控制之下,也在約旦河西岸大量移民擴張。同時,它單方面地撤出了加沙地帶的軍隊和居民,但保留了對這一區域邊界的控制。國際社會認為以色列的占領行為是不合法的。這些地區正是巴勒斯坦文化和阿拉伯語言最強盛的地方。但以色列的文化透過約旦河西岸的『定居』不斷壯大——雖然只有猶太人的鎮區被視為違反國際法的存在。

外表棘手,內心香甜

薩布拉(sabra,也有『土生土長的以色列人』之意)是仙人掌果實的希伯來語說法——一種外表多刺,內裡清甜的水果。這也是本土的以色列人描述他們自己的辭匯。這個暗喻非常合適:社交禮儀並不是以色列文化中的重要內容,商店和餐廳裡的服務都有可能非常魯莽。但是當你剝開那多刺的外衣,裡面通常都是溫暖和親切,甚至會有一個微笑。

有趣的是,阿拉伯語中的同一個詞,saber,暗示著耐心和堅韌,粗糙的仙人掌籬笆在約旦河西岸仍然被用來標示邊界,而它的主要意思也和巴勒斯坦人的自我定位相關——sumud,意思是穩重,或安靜的決心。一種植物,兩個民族,三種解釋。如此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