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如何智鬥小三兒… 古代正室「老婆經」秘笈

網間有牛妻曾公開發表「老婆經」:「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鬥得過小三,打得過流氓」。說實在的,如果回到古代的話,就是標準的「鳳辣子」,遇到這麼厲害的主,「小三兒」算是倒八輩子血霉了,想想平兒丫頭所受的委屈,你會感同身受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前幾天藉『臨時夫妻』的話題,我們說了古代妻貴妾賤的世俗認定及法律強制。那麼,如何防範妾的張狂,或者當妾一旦真的囂張起來,作為後院一把手的正妻,又該怎麼辦呢?

根據光明網報導,妾,在今天除了二奶之外,還有個可愛的稱呼,叫『小三兒』。網間有牛妻曾公開發表『老婆經』:『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鬥得過小三,打得過流氓』。說實在的,如果回到古代的話,就是標準的『鳳辣子』,遇到這麼厲害的主,『小三兒』算是倒八輩子血霉了,想想平兒丫頭所受的委屈,你會感同身受的。

其實對『小三兒』沒什麼成見,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需求永遠在支配市場,『小三兒』說到底也是弱勢群體,自古而今,她們都不容易。牛妻們跟『小三兒』鬥,實在是找錯對象了,管好自己的老公,想想如何拴住老公的心,恐怕才是正經事。古代媳婦智鬥『小三兒』,那是沒得辦法,形勢逼人呢。

『小三兒』必須鬥

在『老婆經』裡,古代媳婦兒也必須每天上廳堂,早上給公婆問安,叫『省』,晚上侍候公婆睡覺,叫『昏』,廳堂是個集散地。廚房就不消說了,有一首詩曰:『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給普通人家做媳婦,廚房要進;給大戶人家做媳婦,廚房同樣要進,別以為有丫鬟、老媽子、廚娘等人,媳婦兒就可以做甩手大爺了,沒門兒,孝敬公婆的飯食,得媳婦親手做。至於打流氓嘛,這種機會不太多,即便遇到流氓,也多半鬥不過。林冲的娘子如果會耍幾招跆拳道,高衙內焉敢百般糾纏?

上述三個『老婆經』念起來倒還不是太難,勤快些,多練練廚藝,少出門,就可以做到。唯獨『小三兒』鬥起來不易,什麼原因呢?心裡憋屈!首先,『小三兒』敢出來叫板,就已然說明家裡的那個他變心了,正妻在情感上先輸了一籌;其次,明明是自己不待見的人,卻每天要在你面前晃來晃去,心態不好的,煩都得煩死,還怎麼靜得下來想計策玩『宮鬥』?若是智慧上再輸一籌,那就完了,即便安坐元配交椅,滋味也不怎麼地!

有道是,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老公只有一個,元配也只能有一個,為了奪回老公的心,為了活得暢快,不憋悶,有面子,『小三兒』是必須要鬥的。東風吹,戰鼓擂,看看究竟誰怕誰?

如何智鬥『小三兒』

古代正妻有自己的法子,罵街、耍潑、使橫出粉拳,這些都不是技術活,有失雍容華貴的風度,她們不屑為之,她們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有法可依、有理可據、有度可守、有容乃大』。

有法可依,也就是古代有一整套的妻禮妾規。做『小三兒』的必須守規矩,這是『法律』事先設定好了的。聰明的正妻大多『依法』來制約『小三兒』,別管是家法還是世俗法,往往都挺管用。譬如初次見面,按照規矩,妾得給正妻行禮,這就給了正妻用『殺威棒』的機會。

 

元雜劇《貨郎擔》中,李彥和娶了刁蠻的妓女張玉娥為妾,進門時,張玉娥說:『我如今過去拜你老婆,頭一拜受禮,第二拜欠身,第三第四拜還禮,他依便依,不依呵,我便家去也。』連刁蠻的妓女也知道正妻之下馬威的厲害,還要做個事先聲明,可見這種規矩確乎讓『小三兒』束手無策。

這只是其中之一,其他的規矩還多著呢,比如在穿戴、稱呼、坐席、應酬賓客等方面,聰明的正妻都有機會揪住『小三兒』『違法亂紀』的小辮子,從而讓她乖乖就範。你看,想『鬥得過小三兒』,還得好好學法呀,找人揍人家一頓,會招來警察滴!

有理可據,學問可就大了去了。紅樓夢裡的趙姨娘,有一陣子挺囂張,王夫人玩的就是這一招。這就要求正妻自己得首先懂道理,以理服人嘛。《金瓶梅》裡的吳月娘,鬥『小三兒』的辦法值得說一說。吳月娘是個讀過書的官家小姐,腦子不笨,她會時不時的以理管教一下丈夫西門慶。在小說的第一回中,西門慶欲與一幫無賴結義,吳月娘開管:『你也不要理這起人,有個什麼用處,我勸你把那酒也少吃幾口,多照顧一下家行不?』在古代,正妻是『家』的象徵,照顧家,意思就是照顧她。

吳月娘早就對潘金蓮有了提防之心,平日裡倒也表現得很和善,但一旦得理,她是不會放過有理可據之機會的。有一次,西門慶因為娶李瓶兒的事感到棘手,回家罵了金蓮幾句,金蓮不服,又哭又鬧,月娘狠狠的罵了金蓮,金蓮不敢爭辯,反要討好月娘。她據的是什麼『理』呢?三從四德呀,丈夫罵你,那肯定就是你錯了,還哭啥呢鬧啥呢?這一鬥,相當的理直氣壯。有度可守,就是鬥的過程中,既要給老公留面子,又不至於深度結怨於妾,把握好這個度,也是一種智慧!

東漢有個大將軍叫梁冀,他的妻子孫壽,是個愛領跑時尚的主兒,曾別出花樣,以偏向腦後的『倭墮髻』為美,並引起仿效。有一次,同僚攜妻來訪,梁冀的妻妾出來見面,其中一位『小三兒』依仗老梁的寵愛,特意不梳『倭墮髻』,以示與眾不同,分明沒把孫夫人放在眼裡。但孫壽只是笑罵了幾句,說她不懂禮數,請客人別見怪,回頭教訓她。

試想一下,如果換做《紅樓夢》裡的王夫人,趙姨娘若在公開場合這般不守規矩,公然冒犯自己,大嘴巴子恐怕早扇開了。孫壽的做法就很理智,一方面給了丈夫面子,讓客人不至於訝異,關鍵的是,笑罵的方式,讓那位寵妾可以接受。這個度的把握,可有效減少枕邊風、挖坑、使壞、下毒等處於劣勢的『小三兒』們通常愛玩的恐怖遊戲,以後睡覺,起碼不用睜著眼睛。

有容乃大,跟有度可守的意思基本接近,不同之處在於,武則天包容別人,可以叫『乃大』,一個村婦包容家裡的雞飛狗跳,卻不能算『乃大』。正妻在家裡,一般被稱為大太太、大夫人、大媽等等,聰明的媳婦兒,在與『小三兒』鬥的時候,往往會在『大』字上做文章,『鬥爭』再慘烈,總歸不能丟了『大份』。

宋代抗金名將韓世忠,其元配白氏(秦國夫人)死後,繼配梁紅玉做了老大。別以為巾幗英雄就不鬥『小三兒』了,女人喝醋,那可是娘胎裡帶出來的。當梁紅玉從安國夫人的封號升遷為楊國夫人後,趙構為了進一步籠絡韓世忠,又給他的兩個妾封了夫人,茅氏為秦國夫人,周氏為蘄國夫人。

 

瞧出問題沒?妾茅氏的封號居然跟死去的元配一樣一樣的。韓世忠自然笑得合不攏嘴,一門四夫人,絕世的殊榮,可梁紅玉心裡可不咋舒坦。再加上茅氏小美女做人過於外向,倒不是品格不好,就是直腸子,嘴巴快,說話不過腦子,終於激起梁紅玉鬥鬥『小三兒』的意氣,心的話,老娘連金兀術也不怕,還怕你個小丫頭片子?

有一天早上,眾妾給老爺太太請安畢,吃早點,茅氏話多,嘰嘰喳喳沒個完。梁紅玉一看機會來了,叫丫鬟進房間,拿出一隻金燦燦的鸚鵡,對茅氏說:這是皇帝陛下賜我的物件,上面還有幾個趙構親寫的字,叫『餉韓公阿玉』,你瞧我敢不敢割牠的舌頭?茅氏一聽這話,當場嚇個半死,跪下來求饒。

韓世忠在一旁哈哈笑著不吱聲,為嘛呢?趙構早放話了,『見此物如朕親臨』,他可不敢在此時得罪梁紅玉,背個觸犯皇帝的大不敬罪名。好在梁紅玉不是度量小的女人,只不過嚇唬嚇唬兩個『小三兒』罷了,倒沒有真的割人家舌頭。有容乃大,梁紅玉生前死後,韓家上下、左鄰右舍、軍中健兒,都一直十分敬重她,大英雄,芳名代代傳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