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問題/美國政府「關門」 是在逼全世界就範?

屋漏偏逢連陰雨,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 Lew)發出預警信號:如果不能在10月17日之前上調債務上限,美國政府將出現違約;同時,國會預算辦公室認為,如果不能上調債務上限,美國政府將在10月22日至31日之間違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政府『關門』已經兩周了,盡管歐巴馬已經在醫改問題上做出了讓步,但問題似乎並沒有獲得解決的跡象。屋漏偏逢連陰雨,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 Lew)發出預警信號:如果不能在10月17日之前上調債務上限,美國政府將出現違約;同時,國會預算辦公室認為,如果不能上調債務上限,美國政府將在10月22日至31日之間違約。

根據中新網報導,這還不算,柏南克會否在離任前做出縮減QE的動作,也是個未知數。再加上美國經濟盡管出現了好轉的跡象,但走強的勢頭並不明顯。

這一切意味著什麼?這一系列的動作似乎都在指向一個目標:美國債務重組。

在我看來,這其實才是此次金融危機一個核心要義:這場金融危機實際就是一場債務危機,無論美國還是歐洲,都是無以復加的債務問題。當然,更深層的原因是『以美元為核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已走到『階段性的盡頭』。

美國到底欠下多少債?官方公布的政府債務和隱性債務,加上那些大到不能倒的公司債務,目前總計已經超過80萬億美元。

但這只是個小數,美國的這些債務還派生出非常龐大的衍生品市場,總體規模超過400萬億美元。什麼是衍生品市場?其實它同樣是債務。因為,以槓桿操作為特征的衍生品市場,就是用2美元購買100美元的金融商品,其餘98美元都是被放大的信用,這不是債務嗎?

美國要不要清償這些債務?當然不要,也無法清償,但這會遇到巨大的麻煩。一方面美國的債務越積越多,貨幣貶值壓力越來越大;一方面還要人們相信美元,相信美債,並願意繼續持有和大量購買美債。這豈不自相矛盾?

解決這一矛盾的方法只有兩個:其一是改革國際貨幣體系,以國際貿易份額為標準,建立由世界各國貨幣組成的『一籃子貨幣』體系,從而消除美元獨霸所帶來的惡果;其二是美國有辦法解決債務不斷積累的問題,至少可以迅速消除債務,讓世界重新相信美元,然後美國開始新一輪債務積累。

我們當然願意選擇前者,但美國會如何選擇?這就是問題的核心。我認為,美國會更加青睞後者。它會想方設法大規模、大幅度降低債務負擔,而要達成這一目標,最簡單、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制造一場全球性的債務災難:違約,並在違約之後逼迫世界各國接受美國給出的債務重組方案。

在我看來,『債務重組』恰恰是共和黨的願望,他們希望民主黨總統歐巴馬在任期間完成此事,而給下一任共和黨總統留下一個『乾淨的美國』,讓共和黨總統力挽狂瀾般地恢復世界對美元、美債的信心。這當然是歐巴馬不願意接受的情況,但他又能拿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如何?美國沒有太多時間了。所以,政府預算、債務上限、縮減QE一起堆給歐巴馬,迫其就範,恐怕是美國共和黨正在實施的招數。

大陸及世界各國應當如何應對?

最好的情況是,中、俄、德、法、中東等相關國家聯手,緊密聯合一起,不懼武力威脅,不受私利誘惑,在美國新一輪債務危機中,推翻美元的統治地位。如果可以做到,世界各國付出一點代價非常值得,而且這的確是一個極好的機會,但要做到這一點,實在很難、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