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手機讓兒子近視 父親花200萬幫全校學生換手機

重慶一家長給讀初中的兒子買了智慧手機後,孩子視力短時間內下降,而換成普通手機後,視力好轉。家長聯繫校長表示願出資40多萬人民幣為全校4千多名學生換手機,「救一個算一個」,全校全部非智慧手機都由我無償匿名捐贈。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由於母親是重慶人,16年前,之前一直在北方生活的劉家政(化名)來到重慶,跟家人平靜地生活著。但是,今(2013)年10月初,他願意出資40萬(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向兒子就讀的重慶鐵路中學捐贈非智慧手機的舉動,卻讓他深陷質疑的漩渦。因為初衷非常簡單,劉家政從未打算正面回應這些質疑,為避免誤會成炒作,他甚至不接受當面採訪。根據重慶晨報報導,劉家政考慮再三,決定接受記者的電話採訪。

1.你的孩子用過智慧手機嗎?

劉家政:用過。去年暑假,花2000多元給孩子買了部智慧手機,很快問題就出來了。手機不離身,吃飯玩,做作業也玩,最愛小遊戲。開學不久,孩子的視力就開始下降,一學期換了兩副眼鏡,度數一直漲。不光是視力下降,睡眠也不好了。睡前最後一件事和起床後的第一件事,都是玩手機。這個時候,我感覺給孩子用智慧手機是一場賭博,我不想拿健康做籌碼。今年暑假,就跟孩子商量停用了。孩子一百個不願意,但還是換成了非智慧手機。效果還是有的,孩子的視力有所好轉,不像以前只顧看手機,不愛搭理人。一次,孩子回來講學校的見聞,說有同學因為玩手機太投入,結果下樓梯時摔了跟斗。我感覺要做點什麼,來拯救更多的孩子。於是就給校長發了短信(簡訊)。

2.選擇鐵路中學試點是因為孩子在那裡就讀嗎?

劉家政:有這個原因,但主要是黃校長。以前開家長會聽過他講話,慢條斯理,比較嚴謹。感覺他對教育有理想,有情懷。前期一直是短信交流,我的想法成熟後,跟他和學校的其他領導有過一次當面交流。當時校方作出了承諾,要保護我的隱私,我才同意做這個事情的。

3.捐贈的手機是哪裡買的?

劉家政:就在重慶買的。我先上網查了一下,看有哪些手機適合。選好後還給手機的售後打了電話。最後選的這款手機,有通話和短信功能,可以上QQ,但不能瀏覽網頁。上QQ是考慮到孩子們交流方便,班級的群有什麼通知,好及時獲悉。全靠發短信的話,資費肯定會增加。

4.40萬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劉家政:40萬只是我一年收入,不會因為拿來做這個事情,降低生活品質。我跟學校沒有簽訂任何協定,但不會單方面終止。班級試點開始後,只要校方要求,我就一批一批地捐。

5.這些手機怎麼分配?

劉家政:這是學校考慮的事情。之前跟校方溝通過,必須以班級為單位,集體領取。而不是某個學生私自領取。為什麼要這樣規定呢?我們不能孤立哪怕一個孩子。比如全班大部分同學都用智慧手機,個別孩子用普通手機,就會形成一種不好的氛圍。所以,只能全班一起換。

 

6.家人和朋友是什麼看法?

劉家政:朋友全都不知道這個事情,一直匿名。家裡只有我愛人知道,她挺支持的,覺得我是在做善事。兒子一直不知道,我打算讓他上大學之後才告訴他。上大學之前,讓他堅持用普通手機。

7.最近接到多少媒體的電話?

劉家政:記不清了。接到採訪電話,心裡就焦慮。不是因為怕,而是有些問題,帶著強烈的質疑,很有攻擊性,完全偏離了我初衷。

8.具體是哪些問題呢?

劉家政:一些隱私的問題。有問捐贈是否合法?為什麼不先捐給紅十字會,再轉給學校,是不是有什麼個人目的?是不是賣手機的?為什麼不捐給貧困山區的學生……五花八門,什麼問題都有。還有一種說法,專家、學者建議可以考慮換個方法。我回答說,他們(專家學者)要的是論文,我們需要的是方法。等討論完了,孩子都老了,你有更好的方法嗎?遇到這樣的問題,我一般都是反問回去。

9.網上的質疑,你怎麼看?

劉家政:我並不是要孩子放棄智慧手機,只是想讓他們在青春期這個階段,暫時放下,現在的放下是為了將來能更好地利用。為什麼選擇中學來試點,因為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好奇心最強,同時又是智力和身體發育的關鍵時期。即便用普通手機對孩子的學習不一定有幫助,但只要保護了他們的眼睛和頸椎就值得了。我不是『土豪』,我只是一名父親,只關心孩子;有人說(更換智慧手機)是歷史的倒退,我承受不了這些,我的初衷是很簡單的,只想為孩子們的健康做點什麼,現在卻搞得複雜了。

10.最近有沒有什麼讓你特不高興的事情?

劉家政:有。前兩天黃校長告訴我,有家通訊企業找到學校,想讓這批手機,全部用他們提供的電話卡。結果被黃校長趕跑了。要是我在場,我也會趕跑他們。我最生氣的就是這些帶著商業目的的行為。我們只是提供手機,孩子們還是繼續用他們之前的手機卡,什麼亂七八糟的商業行為,離孩子們遠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