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財長保爾森:大陸經濟結構調整前景優於以往

美國《紐約時報》日前刊登了芝加哥大學保爾森研究所主席、前美國財長和高盛集團總裁亨利·保爾森的文章說,大陸政府現在正計劃對經濟進行結構調整,這種改革所面臨的前景要優於以往。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日前刊登了芝加哥大學保爾森研究所主席、前美國財長和高盛集團總裁亨利·保爾森的文章說,大陸政府現在正計劃對經濟進行結構調整,這種改革所面臨的前景要優於以往。而且,在全球經濟增長依然乏力的時候,大陸重新進行這種改革對世界經濟十分重要。根據經濟參考報報導,文章具體從四個方面進行分析,樂觀預期大陸經濟結構調整 。 文章題為 《大陸經濟重回正軌》,摘要如下:

下月,大陸將利用重要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布大陸未來十年經濟改革政策的重點。

不過,由於會議很可能只確定總方針而把細節留待以後確定,一些悲觀者已經開始認定改革太少、太膽怯和太晚。他們說,十年前,大陸未能降低國企的影響和完成上世紀90年代的經濟改革。

但我認為,調整大陸經濟結構的前景———提高市場的作用、擴大中小企業的機會、更為有效地分配資本 、改善消費和投資之間的平衡———要比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任何時刻都好。在全球增長依然疲軟的時刻,重振此類改革對世界經濟的重要性要超過以往任何時候。

我有四個樂觀的理由。首先,大陸領導人顯然知道他們的增長模式需要改變。

大陸領導人一再說要促進經濟改革 ,甘願拿他們的政治資本冒險。他們制定藍圖,採用像上海自貿區這樣的試點專案,透過允許更多外國競爭和更大的利率浮動來加強市場和使資本分配合理化。

其他改革,包括放開存款利率,仍需落實到位,不過放開貸款利率的改革是非常積極的一項舉措。同樣積極的是北京發出的一個信號,即它可能通過與美國達成一項雙邊投資協定來把競爭引入更多經濟部門。

其次,大陸的新領導人是強有力的,足以推進改革。

大陸經濟改革的歷史表明,強有力的中央領導集體至關重要。鄧小平是大陸1978年初始改革和1992年重振這些改革背後的堅定設計師。

大陸新領導人表示,他們做好了採取行動的準備。大陸近來開啟的一場反腐敗運動展示了大陸甚至有意願向最具政治敏感性的重要國企開刀。

 

再次,大陸再也不能耽擱必須的改革了。

在2002至2012年期間,大陸的經濟產出擴大近5倍,由1 .5萬億美元增至8 .3萬億美元,但增長助長了自滿。的確,大陸透過對公共工程投入巨資渡過了金融危機,但那只是把最後進行清算的日子推遲了。大陸只要增長就能擺脫任何問題的假定再也不成立了。大陸面臨多項嚴峻困難,如增長在放緩,不平等在擴大,地方政府的債務攀升。大陸出口導向型的部門面臨嚴酷的阻力,從發達市場疲弱的消費需求到國內不斷增長的勞動力成本。

最後,公眾對改革的期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大陸新一屆領導人在此問題上採取行動的必要性也高於以往。

引入石油、天然氣和其他自然資源的市場價格從而使價格更好地反映供需而非政府指令的改革勢頭正在增強。扭曲定價一直是大陸能源效率低下和環境退化的一個原因。和向放開能源價格邁進的新舉措一樣,上海新建自貿區是另一個積極跡象。如果上海想變成一個全球金融中心,那就需要更廣泛地獲得資本,更大的投資選擇和更多的防範盲目資本流動的措施。

此外,很可能進行新一輪財政改革,從而使資源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間更加合理地分配。中央和地方政府正在奮力重建脆弱的農村養老金和醫保制度,並以可持續的方式應對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城市化進程。

這一大批具體的改革是無法一蹴而就的,當然也無法通過召開一次黨的會議就實現。但很可能在11月份作出的決定將為大陸經濟確定一個積極和持久的新方向。發達國家,比如美國和歐盟,和大陸一樣依賴這個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