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世界/陰森恐怖之地:尋訪世界20個幽靈出沒的小鎮

南喬治亞島的古利德維肯位於南美洲以東1000英里之外的偏僻之地,古利德維肯從20世紀早期作為鯨站被建立起,就經歷了悲喜交替的歷史。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你是否對壯麗、燦爛、令人呼吸一窒的美景感到厭倦了呢?畢竟,詭秘、荒涼、陰風陣陣的小鎮也別有一番味道,讓旅行不只是視覺盛宴,更給予你更深的感悟與思考。美國的『urbanghostsmedia』網站為我們網羅了世界上20個被鬼魂纏繞的小鎮,一起來看看吧。

根據環球網報導,人類一直是一個居無定所、四處流浪的種族。直到12000年前(歷史學家對這個數字一直存在爭議),我們真正開始安定下來,逃脫了那種為捕獵而聚集的生活方式,並陶醉於在當時來說非常現代的一個發明——農業。在這12000年中,從英國的凱爾特小村莊到土耳其的安那托利亞平原上的現代城市的先祖,人類逐漸定居,並不斷拋棄小的村鎮。整個過程一直持續到今天,甚至有人質疑,如果假以時日,像紐約、倫敦、香港這樣的國際大都市是否也會承受相似的命運。以下的幽靈小鎮不僅是對我們相對較近的過去的一瞥,也可能是對我們未來的窺視。

南喬治亞島,古利德維肯

位於南美洲以東1000英里之外的偏僻之地,古利德維肯從20世紀早期作為鯨站被建立起,就經歷了悲喜交替的歷史。那時工人們利用被捕獲的鯨魚身上的每一個部分來促成高利潤的交易,直到1966年12月由於鯨魚儲存量過低而被迫關閉。在馬島戰爭中短暫易手後,南喬治亞的領土仍然歸還了英國,來此參觀的遊客可以拜訪歐內斯特·沙克爾頓的墳墓,同時也一定會對被拋棄的油輪、鯨魚油加工工廠和死去多年的鯨魚骨感到驚奇。

智利,柴滕鎮

幾個被遺棄的定居點在面對大自然的時候凸顯了我們的劣勢,比如南美洲智利的幽靈小鎮柴滕。在現代,人類的工業時代,自然災害仍然有能力摧毀人類整個的居住團體,當2008年5月柴滕火山爆發的時候,整個小鎮都撤離了。但這僅僅是一場頗具爭議並持續進行的大災難的開端,火山噴發引起布蘭科河泛濫,淹沒了整個小鎮,並摧毀了大部分的基礎設施之後,柴滕變得完全不能居住。儘管選擇在原址重新入住以前,智利政府在原址以北10公里的地方意圖重建小鎮,但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曾一度喧囂的柴滕街道沉溺在詭異的寂靜中。

美國內華達州,柏林

正如伯帝鎮是用開採金礦的地方,柏林就是作為提煉金銀的場地被創造的,它坐落在利潤潛力頗高的『西大荒』平原上。但是不像伯帝,柏林從來沒有經歷過繁榮時期,並且在1911年就被燃盡了自己,出產的產值相當適中,一共只有850000美元,而伯帝鎮在1881年一年的產值就達到了3000000美元。即便如此,據說柏林依然曾雇佣過將近250名工人以及幾乎一樣多的他們的家人。有百年歷史的墓地裡,墓碑歪歪扭扭,在空蕩的大平原上寂靜矗立,幾乎帶著凶險的味道提醒人們,這座小鎮曾充滿人間煙火。

智利,蘇埃爾

由於人類的繁榮和工業化的發展,我們對於促進現代世界形成的自然資源變得更加渴望。銅礦就是蘇埃爾近一個世紀的主要產業,蘇埃爾坐落於安第斯山脈2000公尺的高處,在曾經繁盛時擁有15000個居民,一個電影院、一個消防局、一座醫院,還有數家商店。儘管小鎮的位置略顯笨拙(在一個陡峭的山腰上,只能透過同樣陡峭的台階進入),蘇埃爾還是盛極一時。但這樣反常的位置後來被證明是致命的,在1945年的一場大火中,300個居民不幸身亡。1971年的國有化過後,世代靠銅礦生活的家庭逐漸被重新安置。自從2006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地後,蘇埃爾不斷吸引著渴望探索非正統的建築和被遺棄的基礎設施的遊客。

 

法國,格拉訥河畔奧拉杜爾

發生在1944年6月10日的事件進一步推動了奧拉杜爾已經聲名狼藉的地位。由阿道夫·狄克曼領導的一群德國納粹黨衛軍開槍掃射村子裡的所有男性,之後在許多人仍然活著的情況下,燒死了他們,女人和孩子也以相似的方式在教堂外被屠殺,總共有642名無辜的人在那一天丟了性命。儘管村子在原址的西北方被重建,戴高樂將軍一開始曾證實,原來的存在仍然存在。作為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幽靈之鎮矗立在納粹侵占的面前,它像一個不朽而悲痛的墓碑,向那些奪去他們生命的人訓誡。

茅利塔尼亞,欣蓋提

欣蓋提完美地演繹了一個曾無比繁榮的貿易中心(摩爾帝國)是怎樣在幾個世紀之後倒退衰敗成人口稀少的鬼城的,它被沙漠吞噬,成了昔日榮光的鬼魂。13世紀時,欣蓋提是伊斯蘭世界必需的教育基地,不僅教授學生宗教,還有科學、數學、法律和醫藥。有人認為它是穆斯林世界第七聖城,因此邁克爾·佩林在他開拓性地橫穿撒哈拉的旅程中拜訪了這座城市。雖然對它保存完好的清真寺印象深刻,佩林還是震撼於『它周圍過道狹窄的街區就像是一個鬼城』。

印度中央邦,曼杜

雖然印度的歷史傳說中充滿了城堡連年與不同敵人交戰的故事,但位於印度中央被廢棄的曼杜仍然經歷了比大多數城市更多的戰爭。這座鬼城曾在一篇可以追溯到西元555年的梵語碑文中被提及。長期的交戰使這座城堡在伊斯蘭和印度王朝之間幾經易手,它在15世紀到17世紀之間達到頂峰。今天,好奇的遊客被Jahaz Mehal吸引,這個兩層的前蘇丹後宮棲息在兩個人工湖之間,因此看起來像是漂浮在水上。同時,各種普什圖風格的廢棄宮殿和古代清真寺也年復一年地吸引著遊客。

土耳其費特希耶,卡阿蓋

卡阿蓋是另一個被戰爭蹂躪的小鎮,但是時間上要更近一些。在那之前就有凶惡的徵兆,分別是1856年這一地區經歷的大地震和1885年的大火。1919——1922年的土希戰爭之後,卡阿蓋幾乎是專門把2000個希臘基督教徒遣送回了希臘,從此這個地區完全荒廢,它的居所和兩個希臘的正統教堂都被拋棄。然而,希望依然存在,一些房子被重新開發成為現代建築,雖然整個地區至今仍保留著縈繞心頭的荒廢氣息。

 

蒙哲臘,普利茅斯

在漫長的歷史中,人類屢次由於自然災害而被迫放棄居所。這樣的事情到今天仍然在發生,就像普利茅斯大撤退所展示的一樣。1995年的夏天,蘇費里耶爾火山劇烈噴發,將整個蒙哲臘地區淹沒在火山灰中,並毀滅了當時的政府所在地普利茅斯。如今整個地區都被拋棄並處於絕對的荒涼中,蒙哲臘也在過去15年中失去了過半的人口。現在這一地區能否恢復,或者會逐漸變得荒僻,仍然有待觀察。這個火山至今仍然不時噴發,讓仍留在這裡的當地人心存畏懼。

聖皮耶與密克隆群島,島上水手鎮

這是我們的名單上最小的幽靈小鎮,L’ile-aux-Marins意為『水手之島』,它是一塊出露於大西洋海面之上的岩層,在紐芬蘭海岸之外,僅僅只有一英里長的島上水手從1604年開始住人以來人口就從未超過200個。從1965年起,這裡不再有人居住,只有幾個大膽的遊客在夏天來這裡搭帳篷,因為這座小島上留存著許多廢棄的漁民房屋,一座教堂,一所學校,還有一艘船的船體,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船體幾十年來吸引了無數的攝影師。這裡也有導遊帶隊的短途旅遊,能讓你清楚地見識曾一度生活在此的法國漁民是怎樣勇敢地殘酷的生活。

亞塞拜然,阿格達姆

阿格達姆是一個在19世紀早期曾達到40000人口的城市,卻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一場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軍隊之間的血腥碰撞——中被拋棄,20年後的今天,它默立在衰敗與沉寂中。1993年阿格達姆的居民向東逃往安全區後便再也沒能回來,因為這一地區被亞美尼亞政府留作了官方的緩衝地帶,所以不要期待能進行觀光旅遊了。有趣的是,這座被廢棄的城市在亞塞拜然足球甲級聯賽仍然有一支代表球隊,雖然他們一定是在更友好的地方代表自己的城市進行比賽。

法羅群島,木里

木里多山的地形和令人害怕的詭異安靜氛圍使它成為一個典型的『幽靈小鎮』。雖然小鎮有著可追溯到13世紀的悠久歷史,卻在1970年才通電,而且儘管有多方努力試圖扭轉居民不斷減少的局面,今天的木里還是只剩下四個永久居民。雖然如此,一些以前的居民還是保留了他們的房子作為度假屋,在夏天時回來度假,所以如果你想完全沉浸在木里與世隔絕的氛圍中,就在一年中不那麼受歡迎的時間來吧。

 

美國加州,伯帝鎮

伯帝鎮是一個曾經熙熙攘攘的群落,雖然曾遭遇居民外遷、工業倒塌,它仍然實現了自己的復興,達到了一個尚可接受的重生。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伯帝鎮曾是一個因礦產繁榮的小鎮,在19世紀70年代由於高利潤的金礦貿易而臭名昭著。作為美國西大荒的典型代表,小鎮街道兩側排滿了酒吧。酒吧間裡的打架、搶劫、槍戰都時有發生,伯帝鎮的中國城則是紅燈區和著名的鴉片交易區,但是金礦枯竭之後,礦主和他們的家人就遷移到其他州定居了,比如猶他州和亞利桑那州。金礦鐵路在1917年關閉,1942年,金礦被永久拋棄。今天,110座建築以一個世紀之前的樣子仍對遊客開放,但停留在一種腐朽死寂的狀態中。附近有一個金礦工廠,如幽靈鬼怪般蟄伏,提醒著人們伯帝鎮那久已逝去的榮光。

義大利,羅馬尼亞諾阿爾蒙泰

羅馬尼亞諾阿爾蒙泰的故事又是一個悲劇,散布著面對大自然的絕對權威所帶來的死亡和毀滅。發生在1980年11月23日的規模6.89地震徹底摧毀了這一地區,奪去了3000多人的性命,讓這裡再無人煙。令人印象深刻的山頂村莊裡,如今只有坍塌的建築和曾一度喧嚷、如今卻空空蕩蕩的街道;現在,只有遊客的腳步聲寂靜迴響,讓羅馬尼亞諾不至於陷入徹底的沉寂。

美國蒙大拿州,班納克

像這份清單上其他幾個美國幽靈小鎮一樣,班納克也是在19世紀淘金熱時繁榮起來的。這個名字是根據一個當地的美國土著部落,班諾克而命名的。它來回擺動的人口數在頂峰曾到達10000人,甚至還在1864年短暫做過蒙大拿州的州府。這一地區尤其的遙遠,只能透過蒙大拿小路到達,這也就意味著當地的居民需要自給自足。這裡有幾間麵包店、酒吧、商店,還有旅館,使當地人即使生活在這樣偏僻的地方也能繁榮一時。儘管這裡有六十多個仍然保存的木質建築,小鎮的偏遠還是讓它不受遊客歡迎,只吸引著少數對它廣袤偏僻的風景有強烈愛好的歷史學家。

美國加州,卡利可鎮

不像班納克,同為廢棄的礦業小鎮,卡利可卻在重生之後變成了一個可盈利的旅遊目的地。它生動地用19世紀晚期美國生活的圖景繼續俘獲著遊客。坐落於乾旱多山的莫哈韋沙漠,卡利可的盛衰起伏快速而極端。這座擁有超過500個金屬礦的小鎮曾因銀礦的產量而獲利頗豐,但到19世紀中期購銀法案出台後,銀價下跌,當地經濟就此沒落。曾是最早的多元文化小熔爐(當時鎮上有大陸人、愛爾蘭人、希臘人和荷蘭人)的卡利可驟然荒蕪。今天,巨大的形似好萊塢山上的字母在停車場入口處宣告著『卡利可』,吸引遊客們去發現一個他們或許知之甚少的獨特時期。

 

俄羅斯,Butugichag

前蘇聯古拉格集中營的惡行將永遠被世界歷史銘記。Butugichag,一個在1945至1955年的十年間開放的勞動改造營,強迫犯人開採危險的核材料,並殘忍地在他們身上做實驗。據估計有400000人在這種恐怖的環境中死去,大部分都是由於暴露在輻射中而致死。俄羅斯政府仍然拒絕承認Butugichag被他們拋棄,並無恥地試圖回避調查發生在其國土東部遙遠角落里的悲劇。今天,荒無人煙的、冰冷的營房很難透過道路到達,它被廢棄的囚犯工廠、礦井和實驗設施被一個妄圖忘記自己殘酷歷史的國家所隱藏。

加拿大,阿尼奧克斯

位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阿尼奧克斯像同時代的很多美國小鎮一樣,是白手起家成為礦業繁榮的地方的,它的銅礦支援它的經濟不斷發展,知道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摧毀了它的貿易。阿尼奧克斯的礦井在1935年都紛紛關閉,而鎮子就像美國和加拿大的許多小鎮一樣,被拋棄了。房屋和建築孤零零地留在曠野中,像是遠去的快樂時光的回憶。雖然它曾是大英帝國的主要礦物生產地,但20世紀40年代的一場森林大火再度摧毀了它,只留下明顯燒焦了的醜陋土地,僅僅夠維持生活。

西班牙,卡尼亞達德韋納坦杜斯

這一地區突出Siarra de la Caada海平面1499英尺高,今天這裡的壯麗景觀已經幾乎被遺棄,只有幾個勇敢的養羊和種植糧食的農家仍然留守,在這偏遠的地方勉力度日。白楊、柳樹和金銀花點綴其間。有趣的是,卡尼亞達德韋納坦杜斯是在1198年最早收到土地許可的地區之一,就在聖殿騎士團從伊斯蘭摩爾帝國手中重新奪回這一地區之後。而西班牙內戰之後,人口開始衰減,今天的遊客仍能在這裡一睹當時西班牙社會的圖景,因為小鎮尷尬的位置使它固執保留著幾百年前的傳統。

蘇格蘭,聖基爾達,The village Street

可能是不列顛群島最遙遠的部分的聖基爾達是外赫布里群島的最西端,島上最後36個居民也在1930年自願離開了,『村莊』遷往蘇格蘭的陸地。聖基爾達最開始是一個史前的挪威人定居點,它可憐的環境讓居民幾百年來都過著貧瘠的生活,直到19世紀初開始依賴外界的食物、燃料和建築材料。今天,聖基爾達仍然是歐洲一個重要的海鳥棲息地,還是一個熱門的潛水地點,以其清澈的海水和一系列水下洞穴和隧道吸引著遊客。島上每一個空房子現在都有一塊石匾,刻著多年前最後離去的那36個居民的名字,以這樣鮮活的印記來提醒人們,這個偏遠陡峭的岩石島嶼並不是一直毫無人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