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債危機使人民幣匯率上升 使大陸出口雪上加霜

美國歐巴馬總統簽署國會通過的議案,讓此議案成為正式法律,確保聯邦政府重新開門,並將美國的債務上限延至明年2月7日。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歐巴馬總統簽署國會通過的議案,讓此議案成為正式法律,確保聯邦政府重新開門,並將美國的債務上限延至明年2月7日。如果國會未能在10月17日之前提高債務上限,美國政府就會無法履行其支付義務,導致美債違約。

美國債務僵局引發全球擔憂

根據財經觀察報導,美國債務殭局牽動著全世界多數國家和地區的神經。對此,二十國集團曾發表聲明稱,美國應立即採取促使解決短期內的財政不確定性。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也曾示,如果美國發生債務違約,被其他國家持有以及用作金融交易抵押品的美國政府債券可能變得一文不值。這不僅僅是美國自己的問題,它可能會給全球金融市場造成重大影響。

大陸也對美國債務問題表達了擔憂。大陸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表示,中方要求美方在10月17日之前採取切實措施,及時解決國債上限爭執,防止美國國債違約,確保中國對美投資安全。在美國就債務僵局達成協定之後,全球經濟鬆了口氣,但問題並未徹底解決,債務僵局未了,全球對美債擔憂仍存。


美國就恢復政府運行達成了協定,但明年年初可能又要陷入一場支出紛爭。

 

美債危機:美國的債務 全球的問題

1971年,美國前財政部長約翰·康納利說過一句名言:『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但卻是你們的問題。』四十多年後的今天,美國地位依然如故,美國政府主要對內負責,對全球其他國家的訴求並不會太在意。此次美債殭局引起全球擔憂也是同樣的問題:美債是美國的債務卻是全球的問題。

美國能夠成為全球主要的儲備貨幣發行國是國家綜合實力得到全球認可的結果。長期以來,大陸政府一直認為美國國債是外匯儲備投資中最安全、流動性最高的資產,大陸外匯儲備投資中占比最大的就是美國國債。2010年6月,約45%的大陸外匯儲備(約合1.11萬億美元)投給了美國國債。此後,大陸對美國債務的購買量雖有所增加,但美國國債占大陸外匯儲備的比例卻穩步下降。

截至今年9月末,大陸外匯儲備3.66萬億美元,其中相當一部分用於投資和購買美元資產。目前大陸持有的美國國債為1.27萬億美元,是美國國債的全球最大單一持有國。粗略計算,美國國債目前占大陸外儲比例為三分之一左右。如果美國違約,國債價格的滑落將使大陸外匯儲備遭受重大損失。更關鍵的是如此巨額的資金一旦離開美債市場,將沒有其他任何一個市場能夠吸納,而且央行的集中拋售將帶來美債下跌,並使央行遭受損失。因此,對大陸央行而言,對美債危機幾乎無能為力,持有並觀望美國債務殭局可能是最好的策略,不是萬不得已絕不會大規模拋售。


9月份大陸出口同比超預期回落。(資料來源:莫尼塔。)

 

美債危機使人民幣匯率上升 大陸出口雪上加霜

長久以來,出口是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的一大支柱,居高不下的貿易順差,導致了外匯儲備的大量積累。近年來,土地、原材料、人工工資的上漲削弱了大陸製造業的低成本優勢,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快速升值也進一步削弱了大陸出口產品的價格優勢。

2005年7月22日,根據央行公告,人民幣匯率參考一籃子貨幣定價,並於當日一次性升值2%,匯率為1:8.11,由此,人民幣匯率開始了升值歷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至今已升值35%。從今年初至今,人民幣對美元累計升值超過2.1%,超過去年1%的全年升幅。

在美國方面達成債務協定前後,美元全面走軟,加上美聯儲推遲定量寬鬆措施縮減時間引發大量資本流入大陸,人民幣連續多個交易日創出紀錄新高。以9月為例,人民幣兌美元重現單邊升值壓力,當月同比升值3.04%,創下2013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當月升幅的最大記錄。大陸9月出口同比下滑0.3%,遠低於市場預期。服裝、紡織、家具等重點出口商品都出現了明顯的回落。

當前,大陸製造產業仍然處於國際產業分工體系中的低端,比較優勢主要集中在勞動密集型產品。一旦出現人民幣匯率快速升值將對出口企業的利潤和銷量產生負面影響,對本來處境就艱難的出口行業造成新的打擊。美債危機會弱化美元指數,造成人民幣對美元升值格局,增加大陸出口成本,對出口產品價格形成壓力,使得本來處境就艱難的出口行業雪上加霜。


專家稱今年人民幣匯率升幅若超過3%,出口企業基本不掙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