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大時代/改革談/左小蕾:改革新動力來自對內開放

《大國大時代──中國經濟十月談》系列時事報告會上,中國銀河証券首席總裁顧問,湖北銀行獨立董事左小蕾(中)出席報告會並發表演講。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由大陸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經濟之聲、央廣網財經主辦的《大國大時代──中國經濟十月談》系列時事報告會,10月14日在北京大學啟動。中國銀河証券首席總裁顧問,湖北銀行獨立董事左小蕾出席報告會並發表演講。

根據中國廣播網報導,左小蕾表示,改革釋放大陸第二季需要的新動力,第二季經濟增長發需要新的動力去推動,新動力的培養我們認為有這樣幾個方面,首先要理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根據經濟規律是和第一季增長的所謂招商引資,政府投資低勞動成本的增長規律已經開始缺乏後勁,大陸經濟從開始就是市場經濟自主突破釋放的增長動力推動的,新的增長動力當然需要透過市場經濟體系的完善來釋放,政府職能的轉移加強市場配制資源機制的形成,將打開第二季經濟發展新動力的最大的釋放空間。

新動力還來自對外更大開放,改革開放特別是加工貿易快速的發展,利用外需市場的紅利,無疑是上一輪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大陸經濟第二季已經進入了勞動力比較優勢改變的階段,當勞動力比較優勢的改變,加工貿企業已經開始向外轉移,這是完全符合產業轉移的規律的,也是必然的結果,就像當然低端製造業向大陸轉移的道理是一樣的,所以簡單的招商引資,低端加工貿易為主的製造業中心的增長動力,也已經衰退,也就是說大陸繼續靠稅收優惠、土地優惠簡單出口退稅維持現狀,扭轉低端製造業鑽出來的態勢,是反規律大陸必須有新的舉措,推動更高層次、更大範圍的開放,來釋放新的動力。

上海自貿區以負面清單開始的試點具有突破性,負面清單在對外投資自由度上最大的鬆網的同時,也是最直接的試點政府職能轉變的過程,如何將市場行為的主導權更多的給予市場主體,如何使政府從過去的管理型逐漸轉變為服務型等一系列的變革,負面清單的實施,將完成政府角色的轉換,如果試點成功,投融資體制將發生深刻的變化,市場配制資源將大大提高資源使用效率,提高資源的社會效率效益,將釋放制度改革帶來的新的生產紅利,有利於培育大陸面向全球的競爭的新優勢,構建於各國發展合作發展的新平台,拓展經濟增長的新空間,打造大陸開放經濟的升級版。

新動力也來自進一步的對內開放,三十年的經濟高速發展,得益於兩次較大的對內,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第一次對內開放,肯定和支援農村包產到戶新的責任制,新的農業生產制度,釋放了巨大的勞動生產力,推動了農業的發展,同時也支援了農村剩餘勞動力留下,推動了城市的發展,上世紀90年代的第二次對內開放,承認多種所有制共存,抓大放小,大陸國企改革鼓勵民營企業的發展,建立深圳特區試點,引進外資承接全球產業轉移,鼓勵加工貿易的出口,大陸成為世界製造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