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自古性文化充滿侵犯 二戰日本兵為何殘暴?

全世界都很熟悉追求細小和精致的『日本製造』,許多研究者認為日本文化是『縮小』文化,是由日本人『縮小意識』決定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全世界都很熟悉追求細小和精致的『日本製造』,許多研究者認為日本文化是『縮小』文化,是由日本人『縮小意識』決定的。但是,人們略為留心就會發現有一點例外,那就是在性器的『製造』上,日本人一直在追求『粗大』和『粗大感覺』。

據中國廣播網報導,日本人對於這兩種追求、喜好都表現出極端,喜好之極又恐懼之極可稱之為『崇拜』。關於日本人的『縮小』文化,有太多的研究者和研究成果,如南韓學者李御寧的《日本人的縮小意識》等,這裡主要談一談日本人的『放大』文化和『粗大』感覺。

日本這一獨特的『放大』文化和『粗大』感覺,來自他們的藝術審美和宗教崇拜。長期受性崇拜影響的日本人自古以來製造的各種男根器具,無論是石雕的還是木刻的,大多是偉器,很少有細小的性具,除非是用來自慰的一些催淫具——這是無法製作成粗大的,否則不適用於日本女人們的身體。我們再看看日本人的春宮畫,滿眼是非常誇張的不成比例的性器官,特別是男性的陰莖。這是日本人對於巨大性器的崇拜。

還沒有完全擺脫原始的生殖崇拜的日本人今天依然熱衷於各種與性、與性器相關的『祭』。比如抬著巨大的陰莖模型(被稱為『神體』)遊行的『祭』。

日本男子對於參加這種活動非常熱心,在名古屋以北的小牧市,有一個神社裡祭祀的大神就是男性生殖器,該神社每年3月15日都要舉行所謂的『豐年祭』,這是日本人認為自古有名的『天下奇觀』。祭祀之日,人們用轎子抬出主神像——一個大約長7公尺、直徑1公尺的木製陰莖,走街串巷地遨遊,民眾紛紛向它歡呼膜拜,尤其是男人們,競相去抬陰莖神。雖說是祈求五穀豐登,但一些擔心陽痿的日本人在節日慶典中更是熱情洋溢,他們無疑認為抬著木製的大陰莖走一走就可以獲得猛男的威風。這個日本人一直抬著遊行至今的大陰莖就是日本開天闢地的男女二神圍繞遊戲的『天柱』,大概在《古事記》撰寫的時候,抬大陰莖的慶典就已經流行了,該書的撰寫者或許就是慶典的主角或『加勢』(即漢語之『助威』)者之一。

日本人為什麼要誇張神和人的性具?因為粗大給予他們自信和有力量的感覺。性行為的成功與否,滿意度如何,不僅是一個生理的問題,也是一個心理的問題、氣質的問題。最健康最年輕的人,他的第一次性行為卻往往是不成功的。當他們無知的時候,他們沒有因此而產生太多的心理壓力;但當他們有了性的知識的時候,失敗就會增加他的自卑和心理壓力。這也是現代社會陽痿患者越來越多的原因之一。

性交失敗在古代也是存在的,尤其是在禁忌出現以後,這一行為讓人更加緊張。那個時候是沒有心理醫生的,神便成為古人的心理醫生,神可以給他們自信,從而成功進行以後的性交。性行為的成功與否與人的自信心有關,越有信心的人他的性行為往往越容易成功。

性崇拜就是透過祈禱等活動,希望從神那裡得到力量,主要是得到自信。當他以為得到神的幫助或救助以後,他對性交就會自信得多,他藉神的名義來給自己打氣。性能力缺失的人,在各種醫療手段失敗之後,更希望從神那x裡獲得救助,這種慾望和能力之間的差別促使日本人強烈地崇拜著性神。於是日本人給陰莖取了許多美妙的名字,如『塞神』、『幸神』、『金精神』、『道鏡神』等,並給它們雕塑了精致的神像——陰莖模型(也有一些是粗獷的天然石頭),修建了別致的神社。

這些大神遍及日本各地,無論是在九州、信州,還是在名古屋、土佐。不僅男人對於它們特別地虔誠,在一些盛大的節日,婦女們也爭先恐後地去神廟向這些男性生殖器狀物頂禮膜拜。日本男人這類有關陰莖的『祭』中總有日本女性觀看,甚至有抱著陰莖模型親熱的。

 

縱觀日本歷史,世人可以感受到日本人好色的文化和追求,審視日本歷史也許更能了解日本民族的審美價值取向。作為日本神道經典的《古事記》和歷史經典的《日本書紀》,其中有許多關於性行為和性器官的描寫,那些不僅是他們情感的放縱,也是他們歷史的經驗。從《古事記》所記載的那些日本人極其崇拜的『八百萬諸神』身上,從那些神的性行為上,世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日本人好色的影子。

在《古事記》和《日本書紀》這兩部經典中,日本民族對於男女性器官都表現出了極大的關注和興趣。兩書開篇就是描寫男神身體『多長了一處』的陰莖和女神身上『少長了一處』的陰道,以及他們如何把『多長了的一處』和『少長了的一處』相結合的故事。還有日本國土生成神話中描繪的被燒壞了的女性生殖器,高天原裡被梭子刺穿了的織女的生殖器,當眾展示自己乳房和陰部的女神,以及男神們那一雙雙盯著女神那神聖的生殖器的眼睛,和那爆發出的一陣陣令整個宇宙都能聽見的狂笑……。

從《古事記》和《日本書紀》的這些描寫裡,從日本民族『神的鏡子』中,世人可以看到日本人放縱、侵犯之性文化,可以看出日本人性放縱、性侵犯的根源,可以看出日本人性生活中的虐待和受虐傾向,可以了解『二戰』期間日本兵在外國性殘暴的精神支援。

由於這樣的宗教教化和歷史教育,自然有他們越來越多的日本人模仿他們的祖神的行為方式。因為沒有來自宗教和道德的禁忌,當然也感受不到性壓抑,只要有衝動,日本人就會尋找釋放的對象和機會,甚至是放縱。由此我們也不難理解為何在日本會出現『從軍慰安婦』,法西斯政府就是在為他們的『勇士』創造發洩性慾的各種機會。本文摘自:《日本人的色道》,作者:郝祥滿,出版:湖北人民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