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大時代/價格談/要控制物價 農產品流通需政策關注

姚景源在說,大陸物價上漲具有結構性特徵,越貼近民生的漲得越厲害,食品和農產品價格上漲對推高CPI占70%以上。由於大陸農業基礎薄弱,一方面是千家萬戶小生產,另一方面是千變萬化大世界。農民自身難以解決二者對接問題,所以農產品流通體系尤其需要政策層面關注。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由大陸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經濟之聲、央廣網財經主辦的《大國大時代──大陸經濟十月談》系列時事報告會第三場正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今天的主題是《價格談:物價漲到何時休?》。大陸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國家統計局原總經濟師姚景源在報告會上說,大陸物價上漲具有結構性特徵,越貼近民生的漲得越厲害,食品和農產品價格上漲對推高CPI占70%以上。由於大陸農業基礎薄弱,一方面是千家萬戶小生產,另一方面是千變萬化大世界。農民自身難以解決二者對接問題,所以農產品流通體系尤其需要政策層面關注。

根據中國廣播網報導,為什麼食品和農產品價格,有這樣一個上漲的狀況?非常重要的原因還是農業技術薄弱,大家知道,大陸農業是個什麼狀況呢?一方面,是千家萬戶小生產,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對應的是千變萬化的大市場,所以千家萬戶小生產要和千變萬化大市場對接。把對接這一副千斤重擔交給了農民去挑,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就是說農民他挑不了這樣重的一個擔子,農民自身解決不了我們千家萬戶小生產和千變萬化大市場的這個對接。所以我覺得我們要高度的去關注農產品流通體系的問題,總理在我的報告上批示,他說是應當重視關於農產品流通體系薄弱的建議,他說這確是我們的薄弱環節。

價格決定下期產量,也就是說,農民,養的、種的今年賺了錢,下一個周期就會都去養、都去種,大家都去養都去種,下一個周期產量就會增加,產量增加價格就會下行,價格下行就會出現虧損,然後大家看到虧損,於是就不再幹了,於是在到下一下周期,產量又會減少,所以這就是本期產量決定本期價格,本期價格決定下期產量,按照這個理論去分析的話,能看到農產品的周期性。

近幾年來生豬的價格大家都有明顯的體會,一段時間猛漲,然後再跌,再漲、再跌,就形成這樣一個周期,為什麼是這樣一個周期?最主要的就是千家萬戶小生產,比如生豬,超過60%是處在散養階段,那麼這種散養狀況的話,最終就是農產品周期性的規律日趨明顯,所以採取了很多調控措施,但是,結果我們都躲不過蛛網理論對價格形勢的左右。這種狀況下,同時流通體系薄弱,結果就會出現,當農產品價格上漲的時候,農民並沒有真正多少多大的好處,好處都在中間環節,當農產品價格大跌的時候,下行的時候,城裡的消費者也沒得到好處,好處也是留在中間環節。

所以解決物價問題,重在解決食品和農產品價格,解決農產品和食品價格,又重在解決農產品流通體系薄弱的問題。我曾經講過,如果用同樣的辦法去抽樣調查,我相信全大陸沒有一個農民說是漲價不對,但是,現在其實農民沒有話語權,大陸農民還是沒有話語權,盡管我們天天講,說三農問題是全大陸整個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特別是農民增收問題是我們各項工作的重中之重,但是農民還是沒有話語權。

我們要努力的去提高農業的組織化,去提高農產品流通的這種專業化,我們還是要幫助農民,我們來解決我們農產品的食品流通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覺得對於大陸價格的上漲的問題,他推高是能占到70%左右這樣一個狀況,需要我們加大力度,去解決我們農業基礎薄弱問題,而解決農業基礎薄弱問題,如果涉及到價格問題上,更重要的是要解決流通問題,這是應該是一個我們非常重要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