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斌:金融改革決定自貿區實體命運

「自貿區不僅大陸在搞,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搞,包括發達國家,也都有自己的自貿區。在功能和規模上,它們不完全相同,但卻有一個共同點:海外很多自貿區基本特徵是在吸引外資,在推動貿易方面給了稅率的優惠,給了海關通關的方便。」大陸國務院參事、南開大學國家經濟研究院院長夏斌表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自貿區不僅大陸在搞,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在搞,包括發達國家,也都有自己的自貿區。在功能和規模上,它們不完全相同,但卻有一個共同點:海外很多自貿區基本特征是在吸引外資,在推動貿易方面給了稅率的優惠,給了海關通關的方便。』在大智慧舉辦的大陸絕對收益投資國際高峰論壇上,大陸國務院參事、南開大學國家經濟研究院院長夏斌表示。

根據國際金融報報導,『因為,成熟市場經濟國家設立自貿區,其金融背景是:匯率、利率是開放的、市場化的,資本帳戶管制基本上也是放開的。因此他們設立自貿區,不存在金融改革重大制度調整的需要。』夏斌說,『但當前,大陸的情況卻不是這樣的。』

《國際金融報》記者此前參加了一場地區的內部研討會,上海一位官方人士曾在該研討會透露,大陸(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下稱『上海自貿區』)未正式掛牌前,有人提出,是不是要像深圳前海那樣,給予企業15%的稅收優惠,『但最終,官方並未提及這一點』。

『這實際上顯示出,官方關注更多的還是制度變化。比如,自貿區的改革意義大於發展意義。』上述人士說。

值得注意的是,夏斌也坦言,大陸除了需要上海自貿區,需要在投資方面實行負面清單,在投資貿易、海關、行政審批等方面進行一系列的改革之外,還要進行另一些改革,如金融制度上的改革,『因為,在目前的狀況下,大陸的利率、匯率,市場的准入,與國際市場的連接等方面都沒有完全解決。所以,在自貿區的方案中,利率市場化、金融創新,在國際金融市場的融資等各種問題上,都要先行先試。換句話說,就是「都要放」』。

『那麼,從理論上看,如果金融適應了上海自貿區內實體經濟的發展,比如,上海自貿區內利率、匯率對外開放,那麼,上海自貿區外和境內就會產生利息差,產生匯差。進而,在自貿區內的機構就會利用匯差,在國際市場上籌資,紛紛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區外、境內。最終,大陸對區外、境內貨幣調控、宏觀經濟投資的平衡就會形成壓力。』夏斌說,總之,這種資金的流動會給中央銀行的宏觀貨幣調控形成壓力,『為了減輕壓力,央行必須加大促進外匯流出去的對衝實施力度,必須加大非自貿區相關的金融改革』。

在夏斌看來,上海自貿區內實體經濟的發展,必然會推動『全大陸資本市場開放的速度』。『在上海自貿區形成中,投資貿易、航運、海關改革都很重要,關鍵是決心,魄力,是放權。但對於金融改革,由於是涉外方面的改革,這不僅是決心、魄力能形成的,其需要基於宏觀經濟的準確判斷,把握好資本帳戶開放的力度。』

『因此,在我看來,上海自貿區實體經濟真正能走多遠,取決於金融改革。』夏斌說。

據《華爾街日報》昨(28)日報導,上海市市長楊雄在回答『自貿區將給人民幣交易帶來何種影響』的問題時則說,『希望冷卻大家對金融服務寄予的熱望。金融服務是為了促進貿易,而不是服務於金融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