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最愛暗殺、鐘愛炸彈毒藥 解密以色列版007

特拉維夫,以色列展出摩薩德經典行動生擒納粹逃亡高官、二戰大屠殺『設計師』阿道夫·艾希曼。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華盛頓郵報》17日報導,多名美國政府官員消息源稱,土耳其去(2012)年將多名以色列情報機構『臥底』透露給伊朗,使摩薩德(以色列情報及特殊使命局)蒙受重大損失。在情報界,『摩薩德』不像中情局和克格勃那樣,他們人數極少,卻以作風強悍、組織周密、行動準確著稱,可謂名副其實的以色列007。雖然摩薩德一次次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也曾經歷失敗的打擊。摩薩德近年來最廣為人知的事件就是2010年在杜拜成功刺殺哈馬斯頭目,如果不是攝像頭的出賣,幾乎無人能夠捕捉摩薩德水銀瀉地般的暗殺。

【引子】摩薩德折翼伊朗?

2012年初,在伊朗。據人民網報導,一名伊朗籍摩薩德特務匆匆趕到位於德黑蘭郊區的接頭地點,他發現,那裡早已經有數名同伴在靜靜地等候,其中有些面孔他也是第一次見到。作為隨時深處險境的特務,他們很少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見面,除非有大行動。這一次他們的行動是在2月10日伊斯蘭革命勝利紀念日的前一天暗殺一名伊朗核專家。

雖然位於德黑蘭市郊,但這一接頭據點十分隱蔽安全。在進入前,他們多次確認了四周的安全性。正當他們謀劃如何展開暗殺時,突然有人接近據點,該特務和同伙一剎那間意識到情況可能有變,但為時已晚,伊朗情報人員已經將他們全部包圍。

2012年4月10日,伊朗國家電視台發布這樣一條消息,數月前,伊朗情報機構抓獲了15名『猶太復國運動分子』,除伊朗人外,被抓捕的人中包括數名外國人。報導稱他們當時正在密謀恐怖行動,並且計劃破壞伊朗的基礎設施,他們還利用以色列在西方國家的外交活動做掩護。另外,伊朗情報機構還搗毀了位於德黑蘭市郊的一處以色列間諜據點。

4月18日,伊朗國家廣播公司稱,此次被搗毀的間諜據點正是由以色列間諜機構摩薩德所經營,目的是為了破壞伊朗的利益。間諜們計劃刺殺的核專家很可能是核科學家費雷多恩·艾巴希,此人是伊朗少數幾名掌握同位素分離技術的專家之一,曾是伊朗革命衛隊成員。2010年末,艾巴希曾被安放在車上的炸彈炸傷,他因及時跳下車最終死裡逃生。

【爆料】土耳其出賣摩薩德?

因為特殊的地緣環境,與伊朗接壤,又緊鄰中東最複雜地區,早在1958年,摩薩德就與土耳其情報機構展開合作,為何會反戈一擊出賣以色列?事件並未因時過境遷而被遺忘,今年10月17日,《華盛頓郵報》拋出這樣一則報導,2012年初,土耳其方面故意將10名經由土耳其進入伊朗的摩薩德人員的動向透露給伊朗,導致這些伊朗籍情報人員與其上司被伊朗方面抓獲,使得以色列在伊朗的情報鏈被『整個清除』。

一石擊起千層浪,《耶路撒冷時報》、《以色列時報》等以色列媒體迅速將華郵的爆料與去年4月伊朗抓獲15名『猶太復國運動分子』並清除以色列間諜據點事件聯繫起來,據此推測稱,因土耳其曝光而遭鏟除的以色列情報人員可能就是他們。

摩薩德前要員亞托姆接受《以色列時報》採訪時表示,如報導屬實,以色列將會和美國緊急磋商,『土耳其很可能再也不能和西方情報機構合作了。土耳其的行為讓西方擔憂其不知何時會再次使出這種骯髒把戲。』亞托姆認為,如果2012年伊朗真的抓住了為摩薩德工作的伊朗人,他們很可能已被處死了。對於以色列來說,被土耳其報復尚屬小事,可怕的是在伊朗的間諜網可能全軍覆沒。在此之前,以色列與土耳其已有超過50年的情報合作經驗,如果真的是土耳其通風報信,今後這種合作可能再也無法實施。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早在1958年,土耳其和以色列兩國首腦就舉行秘密會議,雙方同意成立『以色列-土耳其情報聯盟』,讓摩薩德與土情報機構MIT展開合作,當時負責這一工作的是摩薩德締造者羅文·希洛。《每日電訊報》分析稱,與土耳其合作是因為其地緣優勢。土耳其緊鄰黎巴嫩、敘利亞等中東最複雜地帶,且與伊朗接壤,為摩薩德情報人員進入伊朗打開方便之門。事實也是如此,每當摩薩德需要向伊朗派遣特務時,就會由土耳其進入伊朗,在土耳其、伊朗交界處的摩薩德情報站監控著伊朗的一舉一動,與土耳其合作讓以色列順利打通中東情報網。

 

一名消息人士稱,在50多年的情報合作中,摩薩德從沒想到土耳其會出賣他們。即使在雙方關係最緊張時期,兩者也在對待共同敵人—伊拉克、敘利亞和伊朗上保持情報合作與資訊交換。《華盛頓郵報》猜測稱,土耳其可能是為了報復馬爾馬拉號事件,2010年,以色列海軍襲擊駛入加沙沿海地帶的土耳其籍救援船隻馬爾馬拉號,造成9名土耳其人死亡,以色列官方對此遲遲不肯道歉。

【背景】 最愛暗殺的情報機構?

炸彈和毒藥是摩薩德最常用的刺殺手段,真主黨和哈馬斯頭目均因此斃命,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也差一點被摩薩德藏在書中的炸彈炸死。雖然摩薩德遭受重創,但仍無損其作為世界上頂尖情報機構的稱號,摩薩德的正式名稱是『以色列情報和特殊使命局』,以大膽、激進、詭秘稱著於世。與美國中情局、英國軍情六處、克格勃並稱為『世界四大情報組織』。

據說,摩薩德總部坐落於特拉維夫市南端海濱的一座陳舊的灰褐色大樓裡,《對抗世界末日的間諜》一書中稱,摩薩德的運營經費由以色列內閣負責,直接受命於以色列總理。在2010年之前,摩薩德特務主要招募有以色列國防軍經歷的猶太人,特種部隊老兵和軍官是首選。

在全球情報機構中,摩薩德的規模算是麻雀級的。據報導,目前摩薩德只有約2000名員工,由秘密情報和特殊使命處、調查處、戰術行動處、技術事務處等9個行動機構組成。由於猶太人遍布全球,很多摩薩德特務在歐美出生,就精通多種語言,所以被稱為最難識別的特務,他們的公開身份上至外交官、巨賈富商,下至服務員、司機,幾乎無所不在。除歐洲外,肯亞、賴比瑞亞、奈及利亞已成為摩薩德在非洲三大基地。一些亞洲國家也與摩薩德有合作。

摩薩德情報搜集能力十分強悍,其潛伏境外的特務主要進入所在國核心、秘密部門竊取情報。情報以軍事情報為主,政治情報為輔。軍事情報用以應對阿拉伯國家的潛在威脅,政治情報則為以色列外交決策服務。與其他國家情報機構相比,缺乏安全感的以色列更喜歡斬草除根,這也是摩薩德為何頻頻使用暗殺手段來消滅敵人的原因之一。

摩薩德的暗殺對象從成立之初的潛逃納粹分子,逐步演變為其在中東的敵對勢力,例如,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真主黨頭目穆薩維以及伊朗核專家等,如果被摩薩德列入紅色頁暗殺名單,就意味著此人『必死無疑』。炸彈是摩薩德最常用的暗殺手段之一,各種偽裝的炸彈讓目標防不勝防。1985年,他們曾將炸彈塞進《可蘭經》中寄給伊朗駐敘利亞大使。去年,以色列在一段紀錄片中披露,上世紀70年代,摩薩德曾試圖用這種手法刺殺薩達姆·海珊,但多疑的薩達姆讓一名官員代勞,那名官員當場身亡。

據報導,摩薩德自2007年起開始暗殺伊朗核專家,主要透過摩托車手給汽車安裝炸彈炸死目標。2008年,摩薩德在大馬士革成功暗殺黎巴嫩真主黨二號頭目穆格尼耶,穆格尼耶被認定策劃了以色列駐阿富汗使館被襲事件。穆格尼耶最終被安放在汽車座椅內的炸彈炸死。

毒藥是摩薩德的又一致命武器,1978年,以色列特務用有毒巧克力殺死了巴解組織頭目哈達德。當然,下毒也有不成功的時候,1997年,摩薩德試圖用神經毒素暗殺哈馬斯領袖馬沙爾,但是行動失敗,特務被約旦警方逮捕,作為交換特務協定,摩薩德不得不提供神經毒素的解藥,並釋放哈馬斯領袖亞辛,亞辛於2004年被以色列武裝直升機定點清除。

除此以外,美女間諜、易容術等手段也是摩薩德慣用的暗殺手法,在多次行動中發揮奇效。2010年,震驚世界的杜拜刺殺事件中,摩薩德就使用美女、易容、下毒等手段成功暗殺哈馬斯高級成員馬巴胡赫。《每日郵報》報導稱,情報機構只有在出現失誤或需要用勝利震懾敵人時才會高調行事,摩薩德也是如此。對杜拜行動而言,兩個因素應該都被涵蓋其中。當然,如果沒有監控攝像,行動堪稱完美。

 

【刺殺】 只有攝像頭能打敗摩薩德?

2010年,摩薩德特務在杜拜成功刺殺哈馬斯要員,這場勝利唯一的不完美就是被攝像頭完美記錄。近年來,摩薩德最為引人注意的行動莫過於暗殺哈馬斯高級軍事領導人馬巴胡赫,刺殺過程比007電影還驚心動魄。馬巴胡赫因殺死以色列士兵並進行虐尸而被列入必殺名單,這意味著他將被摩薩德追殺至天涯海角。2010年1月19日晚20點30分左右,杜拜五星級酒店『布斯坦·魯塔納』的大廳內,伴隨輕柔舒緩的音樂,身著盛裝的酒店客人們正在享用豐盛的晚餐。這時一個中年男子走向自己的房間230,當他打開房門時,4個陌生人已恭候多時了。

隨著房門的緊閉,他們將中年男子拉進房間,飛快地將琥珀醯膽鹼(短時高效的肌肉鬆弛劑)注射到他的腿上。藥效迅速發揮作用,他的呼吸和心跳很快就會停止。但4名殺手等不了那麼久,時間拖得越久越危險,1名殺手拿起枕頭將男子的臉死死蒙住。當確認男子死亡後,他們嫻熟地掏出準備好的藥瓶放到床頭櫃上,還將一部分藥灑出來,偽裝成該男子因為心臟病突發而去世的場景。隨後,他們為男子換上浴袍,偽裝成他剛洗完澡躺下休息的樣子,將枕頭放回原位,但沒人注意到,枕頭的一角已沾上受害人的鮮血。

幾分鐘後,4人在房門外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後,就離開了酒店。數小時內,執行刺殺任務的特務們全部離開了杜拜。第二天13點30分,在多次電話聯系未果後,酒店人員打開了230的房門,門從內部被門栓和鏈子鎖著,裡面的男屍正是被以色列追殺20年之久的馬巴胡赫。醫生初步檢測表示馬巴胡赫死於心臟病突發。如果沒有監控攝像頭,這次行動堪稱完美,但酒店的攝像頭暴露了摩薩德特務的一舉一動。

早在馬巴胡赫抵達迪拜前,摩薩德特務們就已跟蹤他近20天。特務們持有各國護照,這些護照都是偽造的。由於馬巴胡赫繁往返杜拜,特務們也數次前往迪拜踩點。1月19日,杜拜機場攝像頭記錄下了摩薩德特務的身影,他們是先遣隊,隨後負責不同暗殺步驟的同伴們陸續抵達。他們分散住在不同的酒店,這些地方都可能是目標選擇下榻的住所。

19日行動前,參與行動的人員之間幾乎沒有電話聯繫,但他們頻繁撥打位於奧地利的電話號碼。杜拜警方推測摩薩德此次行動的指揮中心可能不在杜拜,而是設在奧地利。行動中,特務們彼此多透過手機簡訊聯繫,很少通話。監控攝像頭顯示,一名持有愛爾蘭護照的摩薩德女特務在易容時已明顯感覺到攝像頭的存在,但完全不想迴避。《每日郵報》稱,殺手們可能低估了杜拜警方的能力,沒想到警方會從成百上千的影片圖像中找到他們。

馬巴胡赫最終選擇了五星級酒店『布斯坦·魯塔納』,沒人知道他杜拜一行的目的,他用化名開房,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被以色列列入了暗殺名單,2009年接受半島電視台採訪時,馬巴胡赫曾炫耀說:『他們叫我狐狸,我警惕性很高,以色列人至少有3次想要我的命。』雖然在登記開房時,馬巴胡赫十分警惕,但他還是百密一疏,兩名喬裝成網球運動員的特務已悄悄接近他,和他一同進入電梯,確定他所住的房間號碼。

1月19日,行動的日子到了,當確定好馬巴胡赫的房間沒有變化後,位於另一酒店的特務預訂了馬巴胡赫對面的270號房間。幾小時後,馬巴胡赫離開酒店。這段時間裡,一部分特務搬進270號房間,作為監視據點。易容的女特務則遊走在一樓與二樓之間。

19日18點32分,完成最終刺殺的4名特務攜帶挎包出現在酒店監控錄影中,4人壓低棒球帽遮住臉孔。警方資訊顯示,他們曾試圖透過電子手段重置馬巴胡赫房間的電子鎖,但沒有成功,沒人知道他們怎麼進入房間的,拐角處的攝像頭僅僅記錄了他們走向房間的背影。30分鐘後,這個攝像頭也記錄下了馬巴胡赫最後的身影。對於摩薩德的高調暗殺,《每日郵報》稱,情報機構只有在出現失誤或需要用勝利震懾敵人時才會高調行事,摩薩德也是如此。對杜拜行動而言,兩個因素應該都被涵蓋其中。當然,如果沒有監控攝像,行動堪稱完美。

王牌間諜

伊利·科恩:被摩薩德稱為無可匹敵的情報專家,享有『西方佐爾格』的美譽。他以阿拉伯大亨身份只身潛入敘利亞,廣泛結識軍政要員,出入於政府首腦機關,竊取大量絕密情報,他使敘利亞幾乎沒有任何軍事秘密可言。科恩後來因疏忽而被捕,以色列動用十幾個敘利亞間諜和百萬美元希望能贖回他,營救未果,1965年5月他被當眾絞死。

沃爾夫岡·洛茨:1962年被摩薩德派往埃及。他以『德國遊客』和『養馬專家』為身份掩護,廣交埃及上層名流,從中獲得埃及最新式導彈、火箭、飛機製造等情報。由於這些情報,幫助以色列在中東戰爭中占據了主動。1965年3月,洛茨被捕,被處以終身監禁。1968年以色列用戰俘將他換回。



暗殺馬巴胡赫的摩薩德女特務,右為其假護照上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