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祕/求生求死皆難!武則天酷吏發明十種恐怖枷刑…

武則天時期,就有一個老外不遠萬里來古代中國從事逼供工作,這個人即深目高鼻,滿臉鬍鬚的著名酷吏索元禮。索元禮,胡人也,卒於691年。為武則天的男寵之一薛懷義的乾爹,其性情殘忍凶暴,以誣告陷害他人為能事,死在索元禮之手的冤魂有數千人之多。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唐朝時,同亞非地區許多國家有廣泛而密切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繫。當時的唐朝,國力強盛,經濟繁榮,文化昌盛,引得各國景仰和嚮往,視古代中國為『東方文化大本營』。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勉勵其弟子『學問雖遠在中國,亦當求之』。唐朝對外的政策也十分開明,對『遠夷』不歧視,唐太宗對華夷就一視同仁,因此,唐朝不僅有少數民族官員,甚至有相當數量的外國官員。

根據東北新聞網報導,武則天時期,就有一個老外不遠萬里來古代中國從事逼供工作,這個人即深目高鼻,滿臉鬍鬚的著名酷吏索元禮。索元禮,胡人也,卒於691年。為武則天的男寵之一薛懷義的乾爹,其性情殘忍凶暴,以誣告陷害他人為能事,死在索元禮之手的冤魂有數千人之多。

索元禮經薛懷義推薦入宮後,經手的第一樁案子魚保家的案子。新官上任三把火,索元禮發明了兩大刑訊逼供的法寶:獄持和宿囚。獄持即泥耳籠頭,枷研楔轂,折脅簽爪,懸髮燻耳,臥鄰穢溺;宿囚即晝禁食,夜禁寐,敲撲撼搖,使不得瞑。《新唐書》記載:『元禮揣旨,即上書言急變,召對,擢游擊將軍,為推使。即洛州牧院為制獄,作鐵籠口囚首,加以楔,至腦裂死。又橫木關手足轉之,號「曬翅」。或紡囚梁上,縋石於頭。訊一囚,窮根柢,相牽聯至數百未能訖,衣冠氣褫。後數引見賞賜,以張其威,故論殺最多。』

在魚保家死活不肯招供時,索元禮喝了一聲:『來呀!取我的鐵籠子!』只見一座頂部有一個僅能容納頭顱的小口,旁邊還有一塊上粗下銳的小木橛,用來『楔』進犯人頭部的各個部位的鐵籠被抬了過來。這種新奇的刑具立即把魚保家嚇得招了供,被判處了死刑。後來『來呀!取我的鐵籠子!』便成了索元禮的口頭禪,讓人為之聞風喪膽,後怕不已。

『是時來俊臣、周興踵而奮,天下謂之「來索」。』索元禮開了先河後,一時間酷吏紛紛湧現,其中和索元禮齊名的是來俊臣,二人被合稱為『來索』,即來逮捕的意思。兩人不僅臭味相投,還聯手發明了十種枷刑:一曰定百脈,二曰喘不得,三曰突地吼,四曰著即承,五曰失魂膽,六曰實同反,七曰反是實,八曰死豬愁,九曰求即死,十曰求破家。合編了一套刑訊逼供的教材,取名《羅織經》,共分12卷:閱人卷,事上卷,治下卷,控權卷,制敵卷,固榮卷,保身卷,察姦卷,謀劃卷,問罪卷,刑罰卷,瓜蔓卷。

《羅織經》涉及的內容很豐富,『事上卷』講解如何和皇上相處的秘訣:『上無不智,臣無至賢。功歸上,罪歸己。戒惕弗棄,智勇勿顯。雖至親亦忍絕,縱為惡亦不讓。誠如是也,非徒上寵,而又寵無衰矣。』『瓜蔓卷』講的則是如何無中生有製造大案的秘訣:『事不至大,無以驚人。案不及眾,功之匪顯。上以求安,下以邀寵,其冤固有,未可免也。』《羅織經》堪稱古代中國第一部『厚黑學』著作。據說宰相狄仁傑看完《羅織經》後,出了一身冷汗。武則天看完則嘆道:『如此機心,朕未必過也。』

索元禮此等酷吏敢如此狂妄,與武則天是有著很大的關係。酷吏是在武則天的扶持下興起的。文明元年秋,武則天臨朝不久,徐敬業『據揚州起兵,自稱上將,以匡復為辭』,旬日之間,『得勝兵十萬』(《資治通鑑》卷203)此事後來雖得以平定,但其隱藏的勢力仍很令人擔憂,於是有人建議武則天『盡誅皇室諸王及公卿中不附己者』(《舊唐書》卷183),武則天便開始了扶持酷吏。史載:垂拱元年(685),武則天『疑天下人多圖己……欲大誅殺以威之。乃盛開告密之門,有告密者,臣下不得問,皆給驛馬,供五品食,使詣行在。……所言或稱旨,則不次除官,無實者不問』,於是『四方告密者蜂起』(《資治通鑑》卷203)。

但武則天之所以重用酷吏,其實都是因為政治原因,為的是打擊政敵,鞏固自己的政權。政敵被殺、政局穩定之後,由武則天對酷吏的態度便由重用變成了抑制。酷吏也很快走上了衰亡的道路。史載天授二年(691)武周政權剛剛穩定,武則天即貶殺了酷吏丘神責力、周興、索元禮和傅游藝。《朝野僉載》卷2記載:索元禮『座贓賄』,列於獄中。官吏在審訊索元禮的時候,索元禮還嘴硬,死活不肯認罪,於是『吏曰:「取公鐵籠來!」元禮服罪,死獄中。』索元禮終於嘗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滋味。

神功元年(697)六月,下《暴來俊臣罪狀制》,把來俊臣送上了斷頭台,被斬於洛陽西市。行刑之日,人皆相慶,都說:『從此之後可以躺在床上睡個安穩覺啦!』行刑後,眾人爭著剜眼、剖肝、吃肉,轉眼之間屍體就消失了,又騎著馬踐踏屍骨,夠令人痛苦了。由此可知,酷吏不過是武則天誅鋤異己、打擊政敵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