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16世紀老撲克起拍價194萬 由馬糞紙製成

16世紀老撲克。

一副看似普通的撲克牌,起拍價竟達到40萬元人民幣。昨(1)天,第七屆大陸撲克收藏文化博覽會在武漢藍天賓館舉行,300多名撲克收藏愛好者,圍在這副『天價』撲克牌展檯前,細細欣賞,讚不絕口。

16世紀老撲克起拍價40萬人民幣元

根據武漢晚報報導,由大陸收藏家協會撲克牌收藏委員會、全國紙製品收藏聯盟撲克收藏活動委員會和武漢收藏家協會共同主辦的第七屆大陸撲克收藏文化博覽會,除了展覽全國各地的精品撲克收藏外,還有學術交流論壇、收藏講座和撲克交流拍賣等。

最吸引人們的,莫過於展廳裡擺放醒目的一副老撲克,也是此次交流拍賣的近200件藏品中起拍價最高的。

粗略一看,這副天價撲克牌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但與普通撲克牌一對比,其特別之處就顯現出來:一是,只用圖案來顯示點數,邊上沒有數字,普通撲克牌每張都有上下對稱的數字;二是,所有的牌,特別是J、Q、K上的圖案都是單向的,而普通撲克是上下都能識別的雙向圖案。

此牌的收藏者、黃石撲克收藏家周炎林說,我們現在使用的撲克是18世紀印刷技術產生後生產的,而這一副卻是16世紀中葉所生產的古典版刻著色老撲克,是世界上最早的撲克之一。從撲克的色彩可以看出,是手工著色上去的。

讓人感到驚奇的是,儘管這副撲克是使用過的,但稍稍彎曲後,仍能很快恢復直挺。周炎林笑著說,雖說這牌是馬糞紙做的,但紙質相當好。他指著整副牌的『大王』說,你看一下,這木刻圖案精細得很,上面還標有生產國是比利時。

談到如何得到這副撲克的經過,周炎林回憶,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他在上海古玩市場,以3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價格淘了下來。由於此撲克存世量極少,顯得尤為珍貴。

周炎林說:『一般人都認為,撲克是從國外傳到大陸的舶來品,近來,有學術界研究認為,我這副撲克從側面證明,撲克出自大陸,或者其發明至少受到大陸古代「葉子牌」的啟發和影響。你看,這牌上的J圖案,多麼像現存德國博物館的新疆吐魯番出土的一張1150年前的「葉子牌」圖案,只是上面人的臉孔變成了洋人。』

之所以將拍賣底價定為40萬元,周炎林說:目前世界上最早的撲克拍過258萬美元的天價,我這副撲克的收藏和研究價值,大大超過了40萬元人民幣。

武漢抗戰老照片首登撲克

武漢抗戰是大陸抗戰的重要里程碑,如何將這一歷史事件在一副撲克牌中展現,是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昨天的收藏文化博覽會《保衛大武漢》撲克首發儀式上,與會代表翻看著散發著油墨清香的撲克牌,看著上面一幅幅珍貴的老照片,連連稱讚。

這副撲克是在54張牌面上,用71張珍貴的老照片,全景展現了1937年盧溝橋事件後至1938年10月,大陸抗戰進入了以『保衛大武漢』階段的方方面面。撲克牌的『大王』,是發表在美國生活周刊的那幅一身戎裝、目光堅定地望著遠方的《大陸士兵》的經典抗戰照片。

《保衛大武漢》撲克的策劃人、武漢十大民間收藏家郭迅先生介紹,撲克牌是老百姓最喜愛的娛樂專案之一,打從三年前起,他就策劃和啟動了武漢元素系列撲克,先後推出了《武漢舊影》《老武漢民俗風情》《毛澤東與武漢》三副包含武漢元素的撲克,並同時著手如何利用撲克牌來宣傳武漢抗戰。為此,他跑遍武漢的眾多檔案館和圖書館,查閱了大量的歷史資料,也得到眾多專家學者和相關部門的支持,最終選定71幅老照片,精心編排製成《保衛大武漢》撲克。

著名武漢地方史志專家徐明庭先生聞訊,親自提筆撰文為此舉叫好。他說:在過去的七十多年,我讀過和看過一系列關於武漢抗戰的書和圖片展,但利用撲克牌來介紹保衛大武漢這段歷史的,這還是郭迅的首創,禁不住為它叫好。

讓徐明庭感到欣喜的是,撲克中有兩張老照片別出心裁的設計和構圖,令他拍案叫絕。一是中山艦與敵機作戰的照片,左上角有中山艦艦長薩師俊的頭像,二是為當年武漢工廠、學校西遷作出重大貢獻的民生公司輪船的照片,右上角有民生公司創始人、大陸航運業先驅盧作孚的頭像。『薩師俊和盧作孚的頭像雖小,但印製精良,栩栩如生。』徐明庭感嘆。

這副撲克中,徐明庭還意外地發現了幾張前所未見的老照片,比如,1938年4月19日,武漢市民在街頭觀看空戰的四張照片,人們或扶著人力車,或站在廣告柱前,表情或緊張焦急,或驚訝欣喜,躍然於紙上。1938年武漢成為日機狂轟濫炸的目標,武漢抗戰期間,中蘇空軍擊落日機80多架、擊傷9架。

令徐明庭贊嘆不已的還有,這副撲克每張牌背面印著《保衛大武漢》歌詞曲譜:『這首歌像西班牙人民保衛馬德裡的歌聲,當年迅速傳遍了武漢三鎮,郭迅從塵封多年的舊書籍中把這首歌發掘出來,很有深意,既是「武漢保衛戰」的史料見証,同時也告訴現在的年輕人,除了當下的流行歌曲外,在七十多年前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還有響徹雲天的抗戰歌聲。』

收藏撲克第一步 選好題材是關鍵

作為大眾娛樂的工具,撲克收藏吸引了大批收藏愛好者,昨天記者在會上得知,粗略估計,僅武漢地區就有3萬多收藏撲克的市民。但看似簡單的撲克收藏,要想出成績,還是有些小竅門。

湖北省撲克文化收藏俱樂部主任劉福生說,很多市民去某個旅遊景點,喜歡見到撲克就買,然後放在家裡,這樣的純『買』泛泛收藏,是撲克收藏之大忌。我們建議想入門的市民,先選擇一個收藏方向,比如,有搞風光景點撲克收藏的,也有專門收藏名人偉人撲克的,還有的圍繞百家姓撲克來收藏的,這樣,類似於專題收藏,才能邊收藏邊研究,既找到收藏撲克的樂趣,又附帶獲得一定的經濟效益。


76年前武漢市民街頭看空戰。


左邊是普通撲克,右邊是16世紀老撲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