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殘暴! 挖美女眼睛上癮的亡國之君…

孫皓粗暴驕盈。

編按:這是新浪博客福寧客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挖美女眼睛上癮的殘暴亡國之君」,由新浪網轉載,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孫皓字元宗,是三國時吳主孫權的孫子,孫休的侄子,又名彭祖。孫休當了國君後封孫皓為烏程侯,並遣他去藩國就任。一個叫景養的西湖人給孫皓看相後說他將來的前程不可限量。孫皓心裡十分高興但是不敢向外人洩露。孫休去世的時候蜀國剛剛滅亡,左典軍萬彧以前做過烏程令,與孫皓私交很好,他稱讚孫皓才識明斷,而且勤奮好學,屢次對丞相濮陽興和左將軍張布提起孫皓。二人計議認為當下正是多事之秋,太子幼弱恐怕難以保國,不如迎立孫皓,便勸皇后朱氏以孫皓為嗣,朱氏一個女流沒有什麼辦法,只好流淚說:『我是一個婦人,哪裡知道社稷之慮,只要吳國無損,宗廟有倚靠就行了。』於是朝臣迎立孫皓為吳主,當時孫皓二十三歲。

孫皓即位不久便下詔開倉濟貧,出宮女以配民間無妻者,宮苑裡的禽獸都放歸野地。當時朝野都稱他為明主。但是過了沒多久,孫皓的真性情便暴露出來。孫皓嗣位照例應尊孫休的皇后朱氏為太后,群臣也已將太后璽綬準備好了送入宮裡。不料孫皓貶稱朱氏為景皇后,卻謚他的父親孫和為文皇帝,尊其母何姬為太后,那個本來應該當國君的太子封為豫章王,趕出朝廷到藩國就任,立妃滕氏為皇后。

孫皓粗暴驕盈,整天沉湎在酒色中,朝廷上下都對他很失望。濮陽興和張布私下也說了許多後悔立孫皓的話,有人將這些怨言告訴了孫皓,十一月孫皓誅殺了濮陽興和張布。孫皓還逼殺了太后朱氏,治喪不在正殿,選了苑中一間簡陋的小屋,朝臣知道太后不是得病而死的,都非常痛切。孫皓又將故主孫休的四個兒子送去吳國的一座小城,不久又派兵在路上追殺了年紀大的兩個。

孫皓派遣黃門遍行州郡挑選美女給他享用,大臣的女兒必須每年報一次,年紀到了十五六的先讓他檢閱,看不中的才允許出嫁。後宮的美女已經有好幾千,孫皓還是嫌少。孫皓給後宮所有的美女都佩帶上皇后的印綬,這樣皇后滕氏空有皇后之名而沒有了皇后之實。

孫皓的愛妾指使近侍到集市上搶奪百姓的財物,司市中郎將陳聲以前是孫皓的幸臣,他倚恃孫皓的寵遇,將搶奪財物的人繩之以法。愛妾向孫皓訴怨,孫皓大怒,假借其他事端逮捕了陳聲,命武士用燒紅的大鋸鋸斷陳聲的頭,將屍體投到四望台下。孫皓以殺人為樂,他引外面的水入宮,后妃、宮女、內侍有不合意的就立刻殺了扔進水裡漂走,或者剝去面皮,挖鑿眼睛成窟窿。

丹楊刁玄出使蜀地,聽到了司馬徽與劉廙論運命歷數等事。回來後刁玄添油加醋哄騙國人說:『黃旗紫蓋見於東南,終有天下者是荊揚的君主啊!』刁玄又得到從晉國投降過來的人,逼迫他們偽造了壽春童謠說『吳天子當北上』。孫皓大為高興:『這是天命啊!』隨即用車子拉著其親母妻子及後宮數千人,沿著牛渚陸道西上去洛陽以順天命。路上遇到大雪,道途陷壞不能走,兵士披甲持仗,一百人共拉一輛車,寒凍而死的不計其數。兵士不堪忍受,都說:『若遇到敵人就倒戈投降吧。』孫皓聽到了這樣的抱怨才停止了北上洛陽的荒唐事。

吳國的忠諫者被誅殺,讒諛者可以加官進爵,朝政日益腐敗。孫皓喜歡宴請群臣狂飲,每次宴會都要強逼大臣喝醉,旁邊置十個黃門郎侍立,終日作為司過之吏,監視那些不喝酒的大臣。宴會結束後,命喝醉的大臣彼此揭發他人的缺失,比如什麼時候迕視過孫皓,什麼時候說過孫皓的閒話之類,誰要是不幸被揭發出來,孫皓便一刀將他砍了。受到孫皓邀請參加赴宴的人個個膽顫心驚,臨赴宴前大多要與妻子兒女含淚相別。有個叫韋曜的侍中,孫皓因為修史的事情生他的氣。他規定每人在宴會上必須喝夠七升酒。韋曜本來酒量極小,最多只能飲二升,便偷偷以茶代酒。孫皓責罵他違抗命令,把他抓起來殺了。還有一次在宴會後常侍王蕃醉倒在大殿上,孫皓便將不省人事的王蕃殺了。

會稽太守車浚為人清忠,有一年會稽郡發生旱災,百姓無力交納資糧,車浚上表請求振貸。孫皓說車浚想樹私恩,派人割下了他的頭。尚書熊睦見孫皓酷虐便婉轉地勸諫,孫皓派人用刀環撞殺了他,死後體無完膚。

巫史說都城在建業不吉利,孫皓便遷都到了武昌,揚州百姓要逆流輸送大量物資去武昌,負擔極為沉重。遷都回建業後,他又大造新宮——昭明宮,供自己與后妃淫樂,二千石以下的官員都必須進山裡監督工役伐木。為了造宮殿他還下令破壞軍營獲取木材、派大開苑囿、修建土山樓觀,窮極伎巧,功役之費以億萬計。昭明宮包括大小殿堂幾十處,正殿叫做『赤烏殿』。每座殿堂都雕樑畫棟,奢麗非常,壁上繪有以神仙雲氣為內容的大幅精美壁畫。在殿堂外壘土成山,山上蓋起高聳入雲的樓閣。這些樓閣都用珠玉裝飾,四周點綴著許多奇山異石。他還命令士兵從事繁重的雜役,甚至徵調長江邊的戌卒為他捕捉麋鹿以供享樂。

孫皓性情昏暴,他不信佛教,有一次管理花木的內侍在苑裡掘到一尊數尺高的純金佛像,孫皓將佛像放到廁所裡,召來諸臣以尿澆淋為樂。孫皓的殘暴荒謬統治引起許多將領的不安,他們陸續舉家投降了北方的晉國。晉武帝派賈充為大都督南下滅吳,王浚在蜀地建造樓船準備沿江而下,吾彥對孫皓說:『晉國一定有攻吳之計,應該增兵建平,建平攻不下晉國肯定不敢渡江。』孫皓以為長江天險固若金湯,絲毫沒有理會。待王浚所率的舟船抵達了石頭城下,孫皓只好叫人反綁了自己的雙手,抬著棺材到西晉軍門前去投降。孫皓、滕皇后與後宮五千多美女都被王浚送到了晉國的洛陽。

另據《唐書•五行志》記載:孫皓寶鼎元年,丹陽宣騫的母親年已八十。有一天她在家洗澡,洗著洗著,突然變成了一只黿。她的兒子們趕緊把門窗關上來保護它,又在廳堂裡挖個大坑灌上水。黿爬入坑中玩了兩天,就伸著脖子往外望,一看門有個小縫,就跳躍著跑走了。跳進遠處的一個水潭中,再也沒有回來。這與漢靈帝時,黃氏的母親所變化的一樣,是吳國滅亡的前兆。

晉武帝沒有殺孫皓,賜他為歸命侯並閒養到死。《三國志》記載了吳亡後,晉侍中庾峻還特意問起吳國侍中李仁孫皓喜歡割人面、刖人足的事。

據《世說新語•排調》說:『有一次晉武帝在宴會上問孫皓:「聽說南邊人好作《爾汝歌》,你能作一首麼?」孫皓正在飲酒,舉起酒杯對帝說:「昔與汝為鄰,今與汝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壽萬春!」』沒有心肝到這個地步,專制與奴性實際是一件事物的兩面。

註:微博原文網誌: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07f9150102v5f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