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各朝代審美觀大不同~古典美女形體圖大公開

古典美女形體圖。

古代中國的各朝各代對美女的審美觀念的內容不盡相同。唐代的美女形象,在婉麗溫雅外,又強調體態豐肥的健美。

根據詩詞美文報導,宋以後,盛唐時期的陽剛之美讓位於宋代陰柔之美;開闊豁達的心胸代之以哀婉幽怨的柔腸;體態豐滿、儀容典雅的豐碩之美,讓位於孱弱纖細的清臒之美,女性病態美日漸成為女性美的模式。

《西廂記》中崔鶯鶯是『淡白梨花面,輕盈楊柳腰』,『翠裙鴛繡金蓮小,紅袖鸞銷玉筍長』,『解舞腰肢嬌又軟,千般裊娜,萬般旖旎,似垂柳晚風前。』

明代以來,人們開始注重女性形體的完整的美,明代才女葉小鸞著有《豔體連珠》,分別吟詠婦女的髮、腰、足和全身。葉小鸞的母親沈宜修又作《續豔體連珠》除髮、腰、足外,又吟詠了婦女的眉、目、唇、手四個部位或器官,使得女性人體美更為完備。

葉小鸞所吟詠,描繪的女性髮、腰、足之美,正是明代重視纏足時期,士大夫們欣賞女性形體美的最重要的人體部位。頭,腰,足三者皆美,則女性的整體形象也必然是美的。黑而長的秀髮,柔軟纖細的腰身,纖細窄小的腳就構成了明代標準的瘦美人。葉小鸞特別注意到女性全身整體形象的美:蓋聞影落池中,波警容之如畫。步來簾下,春訝花之不芳。故秀色堪餐,非鉛華之可飾;愁容益倩,豈粉澤之能妝?是以蓉暈雙頤,笑生媚靨,梅飄五出,豔髮含章。

身為女性,而且是容貌出眾,才華超群的少女葉小鸞,她的女性美觀念,比起當時的士大夫、文人來要進步得多。她不是從觀賞、玩弄女性的角度來看待女性美,而是把女性美看作一種客觀存在的、和諧的整體美,自然美與內在美相一致的完美形象,這是難能可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