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回眸一笑百媚生 龍床上敢奴役皇帝的美女是…

蕭寶卷死心塌地專情於潘玉兒。

『六朝金粉』、『金陵粉黛』,可見當年的金陵古城的聲色犬馬、紙醉金迷。金陵就是今天的南京,歷史上東吳,東晉,南朝的宋、齊、梁、陳,連續定都於此,統稱六朝。於是,六朝金粉名揚天下,而潘玉兒無疑是六朝金粉中最為出色的一個。潘玉兒何許人也?先請看初宋文人毛熙震的《臨記仙》一詞:『南齊天子寵嬋娟,六宮羅綺三千。潘妃嬌豔獨芳妍。椒房蘭洞,雲風降神仙。縱態迷觀心不足,風流可惜當年。纖腰婉婉步金蓮。妖君傾國,猶自至今傳。』詞中的潘妃就是南齊少帝的寵妃潘玉兒。那麼,這位潘妃為何敢在龍床上奴役擁有生殺予奪大權的九五至尊的皇帝呢?這還要從這位美豔少婦的身世說起。

一、俞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根據趣歷史報導,潘玉兒,原來姓俞,父親俞寶慶一個小商販,因識字不多,便給女兒起了一個非常俗氣的名字,叫做妮子。然而,這俞妮子名字雖俗,但長相卻不俗。十四、五歲的時候,便出落得明眸皓齒,玉肌冰膚,花容月貌。俞妮子小時家境貧寒,經常去集市幫父親擺攤賣貨。直到自從母親做了太子蕭寶卷的幾年奶媽後,生活才見好轉。眼見得女兒日益長大且出落得花明雪豔,宛若仙子,俞寶慶便吩咐俞妮子不要再到集市上拋頭露面。俞妮子既不喜歡女紅,也不喜歡讀書,只是整天趴在樓上羨慕地觀看來來往往的人群。

二、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南齊建武五年,即498年,齊明帝蕭鸞駕崩,十六歲的太子蕭寶卷繼位。這蕭寶卷本是一個喜好風花雪月的皇帝,當太子的時候就經常聽奶媽誇讚俞妮子貌美如花,風姿綽約,是個萬里挑一的小美人。於是,她便讓奶媽把俞妮子陵進宮來。等到俞妮子走進皇宮,來到蕭寶卷的面前時,這位少年天子直看得目瞪口呆,魂飛天外。只見俞妮子臉似含花,豔斂蕊中未吐。髮綰烏雲,梳影覆額垂肩。肌如白雪,粉光映頰凝腮。肢體輕盈,三尺低垂弱柳。

蕭寶卷不由心蕩神迷,難以自持,便將俞妮子封為貴妃。蕭寶卷小時侯聽母親提起宋文帝劉義隆因為有潘淑妃才得以在位三十年,很是羨慕,又見俞妮子肌膚晶瑩如玉,於是改俞妮子為潘玉兒。

三、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潘玉兒不僅擁有玉肌冰膚,美豔無比,而且有一雙妙足,柔若無骨,狀如春筍,誘人心魄,更讓蕭寶卷如癡如醉。蕭寶卷就特地為她修一座『玉壽殿』,壁嵌金珠,地鋪白玉,又鑿地為蓮花,用粉紅色美玉裝飾,讓潘妃赤裸腳踝在上面珊娜而行,婀娜多姿,蕭寶卷瞇起雙眼,恍惚看到一個綽約的仙女,香風過處,遍地蓮花綻放,因而大發感嘆:『仙子下凡,步步生蓮』。於是,『步步蓮花』的下凡仙子潘玉兒,讓蕭寶卷整日魂不守舍。潘玉兒第一次被蕭寶卷撫摸、親吻小腳,羞得臉色通紅,又癢得咯咯嬌笑。這一笑直笑得芙蓉出水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蕭寶卷荒淫無度,後宮嬪妃宮女無數,即便在民間廣選美女也常常是始亂終棄。但自從見到潘玉兒之後,看到她美豔動人、妖冶風流,就像是遇到了剋星一樣,死心塌地專情於潘玉兒。

四、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自古以來,將三千寵愛集一身的專情帝王大有人在,但像蕭寶卷那樣樂於被潘玉兒驅使和奴役的皇帝,實在是難得一見。在後宮中,蕭寶卷時常以奴僕自居,為潘玉兒端茶送水,捏腳捶背。他們出外遊玩時,他讓美人坐在可以躺下睡覺的舒適轎子裡,自己卻騎著馬,像個奴僕似的跟在後頭,即使朝野上下議論紛紛,他也毫不在意。

潘玉兒出身市井,很是懷念當年的市井生活。蕭寶卷為了讓她重溫舊夢,特意在皇宮中搭建了一個市集,賣肉賣酒賣雜貨,煞有介事地做起了小生意。他還讓潘玉兒做自己父親以前最為羨慕和懼怕的市令,這個市令就是今天的城管領導,而自己充當城管小頭目,執行罰款事宜。如果有什麼糾紛,就由潘玉兒來裁決。每當蕭寶卷時不時地扭送幾個『打架爭吵』的『商販』到潘玉兒面前接受調解和處罰。看到小商販誠惶誠恐的樣子,潘玉兒笑得花枝亂顫。蕭寶卷也是滿面春風,得意洋洋。

潘玉兒還在小酒館內當老闆娘學卓文君當壚賣酒,蕭寶卷站在肉案後當屠戶切肉。為了真實再現市井生活,蕭寶卷動用了數千宮人前來充當市井百姓。這事兒在民間也鬧得沸沸揚揚,百姓為此編了首民間小調:『閱武堂,種楊柳,至尊屠肉,潘妃沽酒。』

五、縱態迷觀心不足,漫說風流惜當年

蕭寶卷平時稱呼潘玉兒的父親俞寶慶為阿丈。在俞寶慶家裡,他又是幫下人打水掃地,又是給廚子幫忙打雜,忙得不亦樂乎!就像現在的未來女婿到了岳母家裡一定好好表現一樣,倒是沒有一點帝王的架子。潘玉兒小時家裡沒錢給她買新衣服,很是羨慕別的女孩身上紅紅綠綠的衣服。現在貴為皇妃,自然有條件打扮得花枝招展,衣服只穿嶄新、華麗、精美的錦羅綢緞。對於潘玉兒的要求,蕭寶卷是有求必應。潘玉兒喜歡貴重的首飾,蕭寶卷於是專門花費了一百七十萬給她打造了一支琥珀釵。

潘玉兒喜歡花草樹木、園林景緻,蕭寶卷就把閱武堂改建成芳樂苑,三伏六月天栽樹種花植草。白天花朵還奼紫嫣紅呢,下午葉子、花瓣就枯黃萎落,第二天還得重新移栽。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到百姓家刨樹抱花。幾人合抱的大樹,費盡人工移至宮內。潘玉兒沒看上幾眼就落葉紛紛,僅供瞬間的賞樂。階庭之內芳草萋萋,綠色茵茵,都是刮取的草皮覆蓋其上以保持觸目皆綠。潘玉兒又怪綠色太過單調,蕭寶卷下令把園林山石都塗上五顏六色。又建紫閣等台閣,牆壁上繪滿春宮圖畫,以供淫樂觀賞之用。

一次蕭寶卷和潘玉兒在外遊玩,宮殿內火光沖天。當時宮門緊閉,宮內的太監、宮女們被燒得體無完膚。宮外的人心急火燎,可沒有命令都不敢越雷池一步。殿內橫七豎八,到處是燒焦的屍體。其後的火勢更猛,璇儀、曜靈等十幾個宮殿、三千多間房屋化為灰燼。於是,蕭寶卷專門為潘玉兒建造神仙、永壽、玉壽三座宮殿。宮殿金碧輝煌,五彩絢爛。玉壽殿中的飛仙帳,全是錦繡,窗間盡畫飛舞飄蕩的神仙、靈獸。殿內一切書字、靈獸、神禽、風雲、華炬等等都是用純金純銀打製,牆壁全用麝香塗抹。蕭寶卷還命人把宮內外古代文物中的玉飾和佛寺中的寶物全部鑿剝下來,重新裝飾潘玉兒的宮殿。

六、曾經滄海難為水,玉奴終不負東昏

蕭寶卷甘受潘玉兒奴役,如此此的瞎折騰,終於給自己帶來滔天大禍。南齊永無二年,時任雍州刺史的蕭衍統率大軍,直逼都城建康。蕭寶卷擁兵十萬,固守建康,蕭衍大軍將建康團團圍住。南齊將軍王珍國唯恐大禍臨頭,便打開城門投降,致使南齊不戰而敗,蕭衍大軍直入建康,蕭寶卷被廢為東昏侯,不久,便被城內的叛兵殺死。而潘玉兒這位絕色佳人被蕭衍當作戰利品賞賜給將軍田安啟。這一天,田府內,張燈結彩,處處歡聲笑語。紅燭下,滿身大紅的潘玉兒面如梨花帶雨,淚濕衣襟。大廳內,賓客們舉杯祝賀田將軍得到絕色佳人,紛紛央求一睹國色。然而,當這些客人進入洞房之時,個個竟都呆若木雞。只見新房中潘玉兒高掛房樑,已經氣絕身亡。死後仍然顏色如生,光彩照人。

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潘玉兒的香消玉殞,讓人們看到了她身上僅存的一點點光輝。北宋著名詩人蘇軾的『月地雲階漫一樽,玉奴終不負東昏。臨春結綺荒荊棘,誰信幽香是返魂』一詩,也算是給了她一個正面評價。但是,潘玉兒和無數女人一樣成為王朝更迭的替罪羊,千載以來默默地背負著『紅顏禍水』的罵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