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又醜又矮又殘暴! 淫亂後宮十餘年的皇后是…

晉代惠帝司馬衷的皇后賈南風。

編按:這是新浪博客福寧客所發表的文章,探討的內容是「醜女皇后賈南風為何能淫亂後宮十餘年」,由新浪網轉載,現在就來看看內容吧!

晉代惠帝司馬衷的皇后賈南風。賈皇后相貌醜陋,而心也是陰毒無比,她是個妒嫉成性的女人,最見不得司馬衷垂愛宮中的其他嬪妃,尤其是見不得別的女人懷上龍種。有一次,有一宮嬪已身懷六甲,因怕賈皇后生氣,一直用絲帶裹著小腹,所以賈皇后一時尚未察覺。賈皇后得知此宮嬪懷孕後,便疾步趕到宮嬪的房間,斥問宮嬪是否懷孕了。宮嬪不敢答是,也不敢撒謊答否,只是低頭不語。賈皇后冷冷一笑:『既然你沒有懷上龍種,那一定是與他人私通,肚裡定是孽種!來人,把這個淫婦的肚子剖開!』侍衛抬手就把手中的戟刺向了宮嬪,鋒利的戟刃把宮嬪的肚子劃開了,胎兒連同一注血水流了一地。宮嬪與小小的胎兒立時魂歸西天,而賈皇后獰笑著飄然遠去了。

東晉時的權臣賈充靠諂媚的伎倆,深得晉武帝寵幸。武帝的兒子太子司馬衷是個白癡,當時司馬衷已十二歲,到了擇偶的年齡,武帝欲為他選衛瓘之女為妃。賈充的妻子郭槐聽說後,暗地裡賄賂宮人,托她們向楊皇后處說合。於是楊后勸武帝納賈女為太子妃。武帝搖手說:『我意聘衛女,不願聘賈女。衛瓘家風好,衛女秀美聰慧,賈充妻善妒成性,其女醜劣,身短面黑,優劣不同,怎麼可以捨長取短呢?』

楊后說:『我卻聽說賈女頗有才德,陛下不應固執成見,以致坐失佳婦。』武帝半信半疑,後來在一次與諸臣宴會時論及太子婚事,荀勖極力吹捧賈女如何賢淑,荀瓘、馮紞兩人也連聲稱讚賈女。說得那麼天花亂墜,武帝也不覺移情,卻不知這幾個人都是賈充門下的走狗。

武帝問:『賈充共有幾女?』荀勖說:『賈充前妻生的二女已經出嫁,後妻生的二女,尚未嫁人。』武帝又問:『這二女多大了?』荀勖又說:『臣聽說他小女兒最美,年方十一,正好入配東宮。』武帝說:『十一歲太小。』荀瓘介面說:『賈氏第三女十四歲,相貌雖不及幼女,才德卻比幼女為優,況且女子尚德不尚色,還請陛下斟酌!』武帝說:『既如此,不如就賈氏三女罷。』於是在酒宴間定下了這一門親事。

賈充妻名叫郭槐,性妒悍,賈充懼內,俗話說懼內者多富,大致不差。郭槐所生的二女,大的那個叫賈南風,小的那個叫賈午。賈南風矮胖醜陋,賈午雖身材短小,但相貌比賈南風還好些。到了司馬衷娶妃那一日,武帝懊悔不迭,不過一蠢一醜,可算是無獨有偶,而且兩口兒十分合得來,郎有情女有意,真是天賜良緣啊!

賈南風心性妒忌,嬪妃罕有進幸的。而且她極為酷虐,曾親手殺死了好幾個受丈夫寵愛的宮女,如果哪個宮女懷了孕,她就以長矛戳其腹部,使這宮女和胎兒立即死亡。武帝聽說了十分憤慨,要廢去賈氏。楊后卻說:『賈充屢有大功於社稷,豈可以其女妒而忘之?』於是武帝才放棄了廢賈氏的念頭。

太熙元年,晉武帝死,太子司馬衷即位,是為惠帝,立賈南風為皇后,已故的武帝妃楊皇后尊為太后。惠帝蠢頑如故,外事悉委太后父楊駿,內政全出賈南風,自己如同木偶一般。惠帝的外祖父楊駿專權,所有詔命,先給惠帝看,再告訴楊太后,其實不過擺擺樣子。

以前武帝活著的時候,侍中和嶠曾對武帝說:『太子樸誠,頗有古風,但末世多偽,質樸如太子,恐不能了陛下家事。』話還算委婉,其實司馬衷白癡有餘,質樸倒談不上。話傳入賈南風耳中,未免記恨在心。惠帝即位後,有一次賈后藏在屏風後,惠帝照著賈后教他的話問和嶠:『你常說我不了家事,現在怎麼樣?』和嶠說:『臣以前曾對先帝有此言,如臣言無效,便是國家有幸了。』惠帝啞口無言。

賈后生性陰鷙,想干預外政,偏上有太后下有楊駿,不能任所欲為,因此積怨成仇。於是慫恿汝南王司馬亮入清君側,司馬亮轉告楚王司馬瑋。永平元年,司馬瑋入朝。賈后派人對惠帝慌稱楊駿謀反。惠帝哪裡知道什麼真假,降詔奪楊駿官。

楊駿得知內變,忙召眾官相商,主簿朱振說:『楚王瑋無故入朝,必有謀明公之心,此定是閹豎為後謀,不利於明公。而今之計,宜速燒雲龍門以脅之,索造事者首,引外營兵擁皇太子入宮取奸人,殿內震恐,必斬送之,不然無以免難。』楊駿平日驕愎無比,此時卻狐疑不決,他囁嚅說:『雲龍門建造時工費巨大,怎麼可以遽然燒了?』侍中傅祗見楊駿無能,便起座對楊駿說:『我入宮看看形勢。』又掉頭對群臣說:『宮中不可無人。徒然在此聚議,沒有什麼用處。』

群臣起身皆走,只剩下尚書武茂還呆坐著,傅祗瞪眼看著武茂說:『公非朝廷大臣嗎?今內外隔絕,不知天子所在,怎得安坐?』武茂才驚起,隨眾同出。大概這傅祗算得上天下第一聰明人了。可見楊駿已是眾叛親離。

賈后恐楊太后救父,派心腹密去監視,果然有楊太后寫的帛書,從宮中射出城外,上面寫著:『有人救得楊太傅者千金,賞萬戶侯。』賈后便宣言說太后同楊駿謀反。不久,藏在馬廄中的楊駿被亂兵刺死,其手下連同家屬被殺超過三千人。

賈后將楊太后徙至永寧宮。她暗中復唆使群臣糾彈太后。不久詔書廢楊太后為庶人,禁錮在金墉城中。賈南風心如蛇蠍,又唆動狐群狗黨,將楊太后的母親龐氏梟首宮門。臨刑,楊太后抱持號叫,並剪下自己的頭髮,上表賈后,自稱為『妾』,乞求放其母龐氏一條生路。廢太后拼命哀求,賈后反加催促,刀光一閃,龐氏的頭掉了下來。除掉楊駿後,朝臣推舉汝南王司馬亮和元老衛瓘共同輔政,賈后仍未完全掌權。司馬亮漸漸自用自專。賈后欲除司馬亮而後快,她自草密書,脅令惠帝照寫。然後把詔書交給楚王司馬瑋,密令他殺掉汝南王司馬亮和衛瓘。

司馬瑋得惠帝手書後召入禁兵五百人,捉拿住司馬亮。司馬瑋下令軍中:『斬司馬亮者,賞布千匹!』亂兵一齊下手,有的割鼻,有的劈耳,有的砍手足,霎時間將司馬亮亂刃分屍。誰知螳螂撲蟬,黃雀在後,賈后派人持幡對跟隨司馬瑋的兵士說:『楚王矯詔殺人,你們如何盲從?』話未說完,兵士都嚇跑了。司馬瑋左右沒有一人,窘迫不知所為,衛士立刻把司馬瑋拖落車下。又一道詔書頒下,說司馬瑋擅殺大臣,謀圖不軌,立即斬首,可憐司馬瑋死得糊塗。

從此賈后專權朝政,開始肆無忌憚地妄為。廢太后楊氏幽居金墉城,尚有侍女十餘人,不久那些侍女都為賈后所殺,以致楊氏數日沒有一口飯吃,一代母后最後竟餓死了事。真所謂養虎自噬。

惠帝好似一個傀儡,事事唯賈后所命。這一年發水災,四方飢饉,惠帝聽到這個消息,隨口說:『百姓沒有吃的,為什麼不吃肉糜?』左右都掩口失笑。惠帝曾遊華林園,聽到蝦蟆的叫聲,便問左右:『蝦蟆亂鳴,為官呢?為私呢?』左右又笑不可抑。有一人說:『在官地為官,在私地為私。』惠帝還一再點頭。

凡軍國重權,全在賈后一手遮天,甚且床笫間,也有人替惠帝效勞。惠帝卻全然不知,任憑賈后擇男寵侍寢。太醫令程據相貌英俊,身材偉岸,賈后藉醫病為名,一再召診,並要他值宿宮中,連宵侍奉。程據屈服賈后的淫威,不得已夜夜在繡枕上拼命。賈后令心腹侍女在洛陽街市招尋美少年入宮交歡,她為了滿足性慾,和這些男子通姦,可是又怕走漏風聲,有損名譽,就將伴寢男子一一殺以滅口。

洛陽有一個盜尉部小吏,長得面目韶秀,像女孩一樣,只因家境貧窮,一向褸樓垢穢。有一次他失蹤了好幾天,當他重新出現時,身上穿著宮錦製成的華麗衣服,有人問他衣服從哪裡來?小吏不肯說實話,大家都懷疑他偷的。正好賈后有個遠親家裡被偷,遂懷疑這個小吏。小吏被抓起來,才招供說:『不久前,我曾遇到一位老婦人,她對我說,她的家裡有個重病人,巫師占卜後說,要找一個家住城南的少年去沖邪,病才能痊癒。她說麻煩我跟她去一趟,事後必當重報。我見她說得懇切,就隨她上了車。我剛上車,車上的帷幔就放了下來,還讓我坐到用竹篾編織的大箱子大約走了十幾里。過了六七個門檻,老婦人才打開箱子讓我出來。我抬頭一看,頓時驚呆了,只見亭台樓榭,雕梁畫棟,金碧輝煌。我問這是什麼地方。老婦人說在天上。隨後便讓我用香湯沐浴,並為我拿來好衣美食。當我吃飽喝足了,也穿戴整齊了,老婦人就把我帶到一間富麗堂皇的屋子裡,那裡面坐著一位貴婦人,年約三十五六,身短且胖,面色青黑,眉有贅瘤,她約我同席共飲,同床共寢。臨別時贈此華衣,並不讓我在外邊說,她說若我轉告外人必遭天譴。』說至此,原告人不禁面紅耳赤,已都知道是賈皇后,盜尉令告誡小吏以後不得再說這件事,接著便一笑退堂了。大概賈后常以這種方法載男子入宮,不中意而死者甚多。獨此小吏,賈后因愛之而得全。於是洛陽城內都知道了此事。

賈后淫虐日甚,穢聞中外。每次惠帝臨朝,賈后必在珠簾後面坐著。賈氏子弟恃權借勢,賣爵鬻官,南陽人魯褒做《錢神論》譏諷時事:『錢字孔方,相親如兄,無德反尊,無勢偏熱,排金門,入紫闥,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無論何事,非錢不行。洛中朱衣,當塗人士,愛我家兄,皆無已已。』時人俱為傳誦。關內侯索靖知天下將亂,過洛陽宮門的時候,指著銅駝,嘆息說:『銅駝銅駝,將見你在荊棘中了。』

太子司馬遹非賈后所生,每天與宮妾嬉鬧度日。賈后想廢去太子,就讓黃門李已、閹宦劉才慫恿太子:『殿下富有天下,貴為太子,誠可及壯時極意所為,何故自為拘束?』司馬遹於是慢傲益彰,他好繕壁修牆,在宮中建了一個買賣的市場,他每天在那裡賣肉為樂,他以手估摸斤兩,竟能做到分毫不差。舍人杜錫常勸太子修德進善,太子反恨他多言,等杜錫入見時,先在椅子上插針數枚,杜錫一坐下便被針刺臀,血流滿了褲襠。從此無人敢諫,言路阻塞。

賈后的妹妹賈午生下一男嬰,賈后將男嬰弄入宮中,佯稱自己懷孕所生。她囑令內史,暴揚太子的惡行,以為廢去太子做準備。元康九年內廷下密詔,說是皇上有病,令太子立即入朝。太子不知是計,到了宮中,有內侍出來引他暫憩別室。剛坐定,一個宮婢詐說聖上命賜酒三斤。太子酒量淺,飲了一半,已是醉意醺醺,便搖手說:『我不能再喝了。』那宮婢瞋目呵斥:『天子賜殿下酒,殿下不肯飲盡,難道是怕酒中有毒嗎?』太子只好把餘酒一吸而盡,飲完後大醉。

又一個宮婢持了一張紙,讓太子照寫一份。太子醉眼模糊,也不看是什麼字,依次照錄,字跡歪歪斜斜。寫完後酒尚未醒。第二天,惠帝拿出那張紙,遍示群臣說:『太子不仁,其書如此,將欲弒朕,合當賜死。』百官接閱,紙上寫著:『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當為了之。中宮亦宜速自了;不自了,吾當為了之。與謝妃共安,克期而發,掃除患害。』 大臣看完,彼此面面相覷,不發一言。殿後卻趨出內侍,奉賈后命,取了太子平日手書的十餘箋,令群臣對核筆跡。大臣皆依違兩可,聚訟不決。賈后看日影西斜,還是沒有結果,即令侍臣草表,免太子為庶人。惠帝便依議,拂袖退朝。廢太子司馬遹為庶人,遷往居金墉城。將太子母謝玖賜死。太子岳父王衍恐株連及禍,急忙表請離婚。有詔准議。於是太子妃王氏慟哭一場,與太子永訣。

第二年,賈后仍不放心,又囑使黃門自首,詭言與廢太子司馬遹謀逆。有詔命衛士押徙太子,禁錮在許昌宮。不久賈后又派內侍去許昌毒死太子。那內侍徑持毒藥入,逼令太子吞下。太子不肯照服,托詞去廁所。內侍從袖子裡取出舂藥杵錐,從太子背後擊過去,太子中杵倒地,內侍用力猛捶,太子大聲哀呼,聲徹戶外,一聲慘號,氣絕而逝。

賈南風皇后的惡行引起了朝臣的不滿,趙王司馬倫早有意除去賈后,只等賈后毒殺太子後作為證據。這時賈后一殺太子,趙王倫立即矯詔三部司馬及左右二衛入廢中宮。兵士衝入宮中,賈后慌忙出視,正與齊王冏相遇,便驚問:『卿來此做什麼?』齊王冏說:『有詔令臣拘捕皇后。』賈后說:『詔當從我發出,這是何處詔旨?』齊王冏不理會,派兵將賈后拘住,不久廢賈后為庶人,遷往金墉城。賈后族人盡被屠戮。司馬倫殺得性起,晉宮內血流成河。

趙王司馬倫遣尚書劉弘,齎毒酒至金墉城賜賈后死。賈后無可奈何,大罵趙王司馬倫逆賊,飲酒而死。一代悍后,至此而終。但晉室江山,已被她收拾了一半。趙王倫自專國政,總握兵權,不久廢惠帝自立。東晉的『八王之亂』達到最高潮,在兵亂中惠帝被毒死,趙王司馬倫死於兵禍。這時離西晉滅亡也不遠了。

歷代皇后母儀天下,多具有象徵意義,且大多出身高貴,然而在相貌上未必出眾,因為她們是在很小的範圍內選擇出來的,大多相貌平平,如賈后這樣還不及於常人。賈南風之父是西晉的開國元勛賈充,這是她能夠與皇太子聯姻的主要原因。史稱賈南風『妒忌多權詐』。《晉書•惠賈皇后傳》記載:『初武帝欲為太子娶衛瓘女,無意納賈,郭親黨之說,欲婚賈氏,帝曰,衛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衛家種賢而多子,美而長白,賈家種妒而少子,醜而短黑。』後來因胡作非為而引起西晉『八王之亂』的賈南風被晉武帝不幸而言中了。《豔異編》記有賈后淫亂之事,大約晉惠帝實在太愚昧,被賈后玩於股掌,平白送了許多綠頭巾。

註:微博原文網誌: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07f9150102v6k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