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 /國外大學錄取潛規則 海外名校捐款就能上?

國外大學錄取究竟看什麼。

國外大學錄取究竟看什麼

國外大學在錄取學生時有一條廣為人知的潛規則,即著重考慮這個申請者能否給學校帶來更大的利益。於是有人猜測:潘石屹是為了兒子留學而捐資給哈佛和耶魯。

海外名校,捐款就能上?

根據經濟周刊報導,10月29日,SOHO大陸基金會與耶魯大學簽訂了金額為1000萬美元的『SOHO大陸助學金』協定,用於資助在耶魯大學就讀的大陸學生。此前,SOHO大陸基金會曾向哈佛大學捐款1500萬美元,耶魯大學是繼哈佛大學之後接受此助學金捐助的第二所大學。在捐款簽約儀式上,SOHO大陸董事長潘石屹表示,SOHO大陸助學金致力於『給大陸最優秀的學生提供最好的教育機會,讓他們的個人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更好地為社會進步與發展做出貢獻』。

儘管潘石屹一再堅稱捐款的目標和初衷是為了幫助留學海外的貧困大陸學生,但是自SOHO大陸基金會今(2014)年7月捐款哈佛後,關於潘石屹為名校捐款給兒子買『入學門票』的質疑就不絕于耳。雖然潘石屹事後向媒體回應說哈佛、耶魯都有自己的選人標準,不會因為捐款就決定錄取,但是外界對於潘石屹捐款的動機仍然好奇不已。

還記得曾經風靡一時的美劇《緋聞女孩》嗎?第一季開始的時候,男女主角就讀的私立高中 Constance-St.Jude’s就為臨近畢業的學生們舉辦了一個叫做『常春藤聯盟周』的活動。學校邀請來自各個常春藤聯盟大學的教授們與學生互動,讓學生有機會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從而為能夠進入常春藤大學加分。

與大陸國內以大學成績招生不同,國外大學的錄取標準講究多樣化。以美國大學為例,招生的考查範圍中涉及到一個學生的學術能力評估測試 (SAT 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成績、過去幾年的每個學科的成績、自我陳述、愛好特長以及在其他方面取得的成績、推薦信等。一般來說,美國大學的招生辦公室會根據所有材料來綜合評定一個學生的學習成績、品格及潛力,然後再做出決定。

與大陸國內學生必須參加大學聯考相同的是,美國的高中畢業生都需要參加SAT。幸運的是,這場考試並不是『一場定終身』,一年有若干次考試機會,每個人可以想考幾次考幾次,直到自己認為滿意為止。其中,除卻對英文和數學的基本測試SAT (I),含英文寫作、數學、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外文的專科考試SAT (II)是根據不同大學的專業要求而定的。

SAT的考試成績固然越高越好,但是這並不會影響招生工作人員對學生其他方面的考核。有媒體報導說,普林斯頓大學拒絕了一半以上SAT成績接近滿分的申請者。公開資料顯示,哈佛的SAT平均錄取分數只有2250分;麻省理工學院的錄取平均分也只有2200分;其他知名大學如哥倫比亞大學、美國西北大學都在2100分左右,而SAT的滿分成績是2400分。除了綜合成績考核,美國大學每年還會招收一部分體育特長生,而且提供運動員獎學金。與大陸國內很多運動員都是退役後去讀書不同,美國大學可謂是體育明星的盛產地。例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學生在1928~2008年期間的奧運會上,獲得了214枚奧運會獎牌,其中,包括106枚金牌。迄今為止,該校已經為NBA輸送了70多名球員。

但是,學生們並不因為是體育特長生就忽略其他方面的發展。NBA球星林書豪是哈佛的高材生,他曾經製作過一段影片放到YouTube上,主題是『我是怎麼進哈佛的』。影片中林書豪調侃道:『進哈佛有5個基本步驟:1.去配一副眼鏡;2.要會演奏樂器,不過鋼琴很多人都會彈,要嘗試一些特別的樂器;3.提高考試技能;4.學中練,練中學;5.關心時事。』林書豪雖然是在開玩笑,但是這段影片卻反映出學校招生時考慮的主要因素,優秀的成績和突出的個人能力。

國外大學也『拼爹』

雖然美國大學是自主招生,但是所有大學使用的是全美統一的申請表格。在這個表格的第二頁,有許多針對學生家庭情況的問題,例如父母就讀大學的名稱、學位,目前所處的婚姻狀態、目前所居住的場所、目前所從事的職業,以及職位等。在美國,招生考核中有兩個很重要因素。一個是如果某個學生的父母或者其他家庭成員曾經在這所學校就讀,那麼這個學生在申請這所學校的時候就會得到一定程度的優先照顧。這種情況在美國的私立大學,尤其是常春藤聯盟大學中極為尋常。另一個則指美國大學在錄取學生時,對於來自少數族群(針對在美國來說)如亞裔、拉丁裔、黑人及一些貧困家庭學生的一些特殊照顧。

在國外很多大學,校友會是一個很重要的資源,大部分大學都會花很多人力、財力去維護校友會的運作,舉辦活動來加強校友之間的聯繫。由於國外的很多優秀大學是私立大學,政府撥款並不充沛,因此,來自校友的捐贈就成為大學運作的主要資金來源。國外大學常常會有一家幾代都就讀於同一所大學的情況。如美國的兩任總統老布希與小布希都曾就讀於耶魯大學。此外,校友會在美國已經逐漸成為一種文化,在同一家公司或同一個領域的校友也會互相照顧,資源共用。

美國曾經有媒體報導過常春藤聯盟之一的達特茅斯大學公布的招生錄取率。據該校招生部門前負責人透露,達特茅斯大學的總體錄取率是10%,而來自校友會子女或親屬的申請錄取率高達45%。無獨有偶,根據耶魯大學網站上公布的資料顯示,在過去10年,來自校友會子女或親屬的申請者佔新入校學生的比例保持在13%~15%。至於對少數族群的特殊照顧,美國大學在錄取時會考慮到學校學生的多樣性和社會公平性。學校認為透過招收不同族裔的學生有利於學校內不同文化的交流,並且招收不同階層的學生,也會對整個社會的公平性做出貢獻。

捐款真能上大學?

華裔脫口秀演員黃西(Joe Wong)在一次美國電視記者年會上講過一個段子:『在美國,人人生而平等。但出生之後,人們的生活將取決於他們父輩的收入、所受的教育和醫保。』黃西雖然是在拿代際收入差距說事,但是這種情況同樣存在於大學錄取過程中。國外大學在錄取學生時有一條廣為人知的潛規則,叫做『This applicant brings more to the table』(這個申請者會給學校帶來更大的利益)。

今(2014)年熱播的美劇《女國務卿》中有這樣一個情節,新任國務卿的大女兒由於帶頭組織罷課而被媒體大肆報導,其罷課的理由是因為所就讀的大學要求,今後的大學申請者都必須在表格中說明家庭的財務狀況。事實上,這種情況在國外大學並不罕見。招收付得起錢的學生成為很多大學不得不考慮的因素。

很多人都還記得,當年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後第一件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就是讓他的兩個女兒進入美國最知名的私立學校——西德威爾友誼中學就讀。作為全美最著名的私立中學,西德威爾友誼中學曾培養了眾多政要的子女。10 多年前,美國的前總統克林頓的女兒切爾西、前副總統戈爾的兒子也都就讀於這所學校。而這所學校的大學錄取率也自然在全美名列前茅。

除了顯赫的出身,一份『重量級』的推薦信也是是否能被國外大學錄取的重要因素。在美劇《紙牌屋》中,弗蘭克就利用關係解決了白宮幕僚長琳達兒子上大學的問題,以此來獲得權力結盟。而大陸國內前某政要的兒子在被牛津大學開除後,也憑藉末代港督彭定康的介紹轉學去哈佛大學就讀。

捐款也是國外大學會考慮的一個因素,但是會不會是決定性因素,就要見仁見智了。潘石屹的兒子最終會不會申請耶魯或者哈佛尚未可知,但是可以猜測的是,來自他爸爸的這兩份捐款無疑為他的申請加重了砝碼。『在美國,人人生而平等。但出生之後,人們的生活將取決於他們父輩的收入、所受的教育和醫保。』——華裔脫口秀演員黃西